見齊文濤面色青白,二長老關切道:「陛下這是怎麼了?臉色似乎不太好?」

「咳~咳!」盛帝輕咳兩聲,臉色又白了幾分,虛弱道:「我怕是命不久矣!」 「怎會如此,昨日靈敏不是已為陛下求來靈丹?」三長老皺眉問道。 「事關緊急,又有些複雜,文濤便長話短說,我現在的身體情況最多能再活兩三天,其中原因在我看來有兩種可能。一是被人動了手腳,此時正好毒發,或是靈敏求來的靈丹成了引子,將體內之毒引發,這種情況明顯就是針對我,想要我死。」 說道這齊文濤神色冰冷,不管靈丹是不是引子,他體內肯定是被人下了劇毒,下毒之人大概率也只能是他的幾個子女,有奪嫡希望的那幾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下毒之人為了繼承帝位,卻是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當真是心狠手辣。 「第二種可能~」齊文濤先是看了眼三長老,才繼續說道:「靈敏帶來的靈丹或有問題……三長老先勿動怒,待文濤說完。」 「若是靈敏帶來的靈丹有問題,這裡也有很多可能,可能是半路被人調包,也可能我的病與靈丹存在衝突。若是靈敏想要用靈丹來害我,這手段未免太過稚嫩,萬里迢迢奔走到頭來還潑自己一身泥,明顯說不通。」 「所以我傾向是有人針對靈丹做的局,要我命是前提,在這個基礎上能打擊到對手那就更好了,這樣一來靈敏也是受害者,反能排除嫌疑。」 齊文濤心中雖然大概率相信大女兒齊靈敏,相信齊靈敏的萬里奔波是出於孝心,是為他這做父親能夠康復身體,但帝王之家最是無情,哪怕只有一絲嫌疑,齊文濤也不願放過。說不定便是齊靈敏的反智之計,以最大的嫌疑洗去自身的嫌疑,用最笨的手法下最秒的棋,若真是這樣,這清平府孟氏也真是果敢狠毒。 常言道命運弄人,如今的情況其實是那私吞靈丹的道童,將大還丹換成小還丹后造成的連鎖反應。 大還丹與小還丹只有一字之差,效果卻儼然不同,玄袍男子賜予三皇子齊臨逸的符水,便是針對靈丹中的藥力,藥效越強,發作越快,若齊文濤服用的是大還丹,服丹后他便當場暴斃了。 小還丹將他的頑疾治好了七八成,讓他面色一度紅潤起來,低藥效也使得他體能脹氣沒能瞬間發作,陰差陽錯之下,多了幾日的壽命。 現在他內體的脹氣任在,小還丹也在加劇脹氣的發作,原本符水七日發作的效果,加劇為了三日,此時他最多還能再活兩天。 五位長老都明白,齊文濤所懷疑的幾位嫌疑人是如今成年有資格繼承大統的四位皇子女,帝王之家內部爭奪皇權的血腥與骯髒歷史上數不勝數,算是生在帝王之家的一種悲哀。 大長老睜開渾濁雙眼:「陛下,你的身體?」 齊文濤搖了搖頭,進這院子之前,他便讓宗人府中精通醫道的十境族老看過,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最清楚,如今想要逆天改命,除非青玉真觀中的修真境仙人親至,否則無力回天。 青玉真觀高懸天上靜看人間數千年,非人間驚變不出,又豈會為他所動,一國之主死了,換一個人便是。 大長老見此,本就佝僂的身子,似乎又塌下去了幾分。他十八歲之前,這個國家還叫做雲國,他還是國相齊氏族裡的一位年輕子弟,一百五十年的時光匆匆而過,就這麼在他身上流淌了下來。 修真界有『坐枯』一說,指得是壽元將盡,又無法突破天地桎梏破鏡之人,只能坐等枯萎。 十二境壽三甲子,以他的身體狀況,如今便是『坐枯』狀態,剩下最多有十年壽命,破鏡無望。便是出手,也最多能和十二境初期爭鬥一番,斗罷還少不了再減去幾年壽命。 此生也別無追求,該經歷的都經歷過了,心中只願盛國齊氏一族興盛,能守護一分,便守護一分。 原本以為齊文濤將是自己守護的最後一位國主,沒想到又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同輩中人早已離去,他已經記不得自己送走了多少後輩子弟,很多人甚至是記都記不起來。 谈情 記憶中最深刻的,唯有一百五十年前,族長登基時齊氏一族的風光無限。 那時有位風華正茂、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青年,似乎……是自己呀! 。 羅空看著遠處的大雪山,逐漸冷靜了下來。 他呢喃道: 「是時候痛擊敵人了。」。 羅空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想法,他身形一閃,下一刻便來到了大雪山上。 這一夜,羅空和冬雀聊了很多,雖有很多分歧,經歷一整夜的討論,他們還是整理出了一整套比較合理的方案。 二人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對面能夠隨意進入風雪城,背後一定是有內奸在作祟的。 三天後,冬雀下山,將所有事情都移交給了其他人去做,同時,他宣布,自己將在近日去嘗試突破神級,此消息一出,整座風雪城都沸騰了,大家紛紛猜測,冬雀會有這個舉動是與三天前的襲擊有關,因此,也有一部分人指責冬雀不負責任,在這種關頭竟然選擇突破,這是置所有人的性命與不顧,對此,冬雀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不是你們的爹,沒有理由保護你們一輩子。」。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他們生怕惹惱了冬雀,被他趕出風雪城。 七天後,冬雀準時出現在大雪山巔,他將一件件至寶擺放在地面上,又提前在口中塞了幾顆恢復魔力的藥丸。…

How To Make Money With Inventory Options

The numerous Moving companies in San Diego should be checked out prior to choosing one. A great company will bubble wrap all fragile products, offer free wardrobe boxes, pad wrap, disassemble and reassemble all furniture.…

Saree As The Brand New Image Of Vogue…

Indian ladies are actually getting addicted to the charm of parties. Saris are worn on the various events. Out there in all doable designs and colours, these occasion wear sarees present the wearer with the…

跟她一起來的女伴更是震驚得表情都變了,直到梅里去領取紀念禮物的時候,才勉強回過神來。

就連負責發放禮物的人,見到這位一戰成名的女士,都忍不住跟她多聊了兩句。 「恭喜你,梅里女士。第一次來就能拿到第三名,絕對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明年還會再見面的。」 聽她這麼說,梅里臉上的激動之色更濃,她勉強克制住不斷上揚的嘴角,謙虛一陣后,接過了禮物盒。 禮物盒很輕,拿起來幾乎像是沒裝什麼東西的樣子。 但梅里不在意。 單是明年還有很大概率收到邀請這件事,就已經足夠令她開心了。 與之相比,禮物什麼的,都不過是附贈而已。 感知到主人的心情,墜星發妖晃晃腦袋,手中也跟著帶起一片跳動的星光。 評選結果出台以後,學術交流會就正式結束了。 塞薩爾多用水鏡觀察著自己走後會場中發生的一切,見事情逐漸朝阿爾法那想要的方向發展,忍不住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也逐漸變得複雜起來。 這時候的他,遠沒有跟「雷霆暴君」費利克斯交鋒時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避開其他賢者以後,塞薩爾多終於在獨處時,展露出了自己對於未來的擔憂。 阿爾法那拱了一手好火,就今天這個架勢,連傻子都能看出來,墜星發妖在人們心中點起來的小火苗,已經無法被輕易熄滅了。 這星星之火,只可能會越燒越旺。 等消息傳播出去,他甚至都很難想象,當選育屋正式推出這種魔寵的時候,會導致什麼樣的場面。 儘管對方的身價,可能會十分驚人,但塞薩爾多並不認為這種魔寵的高昂售價,會成為什麼像樣的阻礙。 拉萊耶城的學術交流會,邀請的可是來自整個人族領地內的學者們。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握有至少一項,在拉萊耶城的評價系統中,價值不低的學術課題。 而但凡是研究,十之八九都是吞金獸。 所以這些能供得起自己研究的參會者,大部分都是不差錢的主。 即便是剩下那一少部分缺錢的,也很快就可以改變自己的處境。 因為他們來這裡,本身就是在將自己所掌握的知識變現。 就算來的時候囊中羞澀,走完這一遭,回去的時候也絕對算是小有身家了,墜星發妖的價格雖然昂貴,但咬咬牙,也不是負擔不起。 而這也正是阿爾法那想要看到的。 他想要打破人族的那種「純潔性」,或者應該說,是自以為的「純潔性」。 身為議會長之一,塞薩爾多當然是了解阿爾法那經歷過什麼的,他多少能猜到對方這麼做的理由。 之所以沒有阻止,不過是因為站在人族發展的角度上,這種推動利大於弊,所以他才選擇了按兵不動。 只是事情鬧到這麼大,塞薩爾多還是有些苦惱的。 薇娜 儘管在多次模擬中,魔寵跟人族的相性都遠遠超過了標準值,但實驗數據終究只是實驗,沒有事實來的有說服力。 魔寵和人之間,到底能不能和諧共處,還是要看現實情況。 想了想,他略顯遲疑地點開水鏡,把目標定為在了上交來的調查信息中,猴子魔寵們的購買者身上。 …… 拉萊耶城,聖瑪利大街。 一位梳著高馬尾,正在盤發的女士怒氣沖沖地從房間中走出來,朝女兒大喊道。 「聽著,安潔莉卡!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別再讓我看到你那些煩人的小猴子出現在我的院子里,如果有下一次,你就跟它們一起滾蛋!」…

它們畢竟不是真正的鬼,不具備抵抗的能力。

這時候,蘇遠目光一凝,看向了黑暗的深處。 黑暗中人影晃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靠近,在窺視這裡。 最先被鬼燭吸引來的不是真正的厲鬼,而是死在這起靈異事件中的人,他們淪為了鬼奴。 或許連他們自己都沒有發覺自己已經死了,依舊按照原本的生活軌跡,生活在由鬼域虛構出來的環境下,可一旦平衡被打破,很快就會暴露真實的面目。 如此大規模的數量,對馭鬼者來說也同樣是很危險。 「那些鬼奴過來了,數量還不少,真麻煩!」 蘇遠聽到了動靜,皺起了眉頭。 此刻不單是前面,就連身後也傳來了腳步聲,四年面八方都有詭異的動靜傳來,顯然是在鬼燭的作用下,都被吸引了過來。 蘇遠並不擔心這些鬼奴的存在,他只是在想,要是再讓俊雄清場一次的話,是否會像方才那樣,又出現一次詭異的重置現象。 這種現象並不是重啟,而是某種無法理解的靈異。 如果說是源頭的厲鬼能夠重啟,蘇遠還不覺得有什麼,但是連數量眾多的鬼奴都能一起重啟,那就太扯淡了。 7017k 隨後,一個帶著帽子,一看就是領導的人進來了。 看著蹲在地上的三個人,他並沒有管他們,而是向旁邊的手下吩咐道: 「去把老吳接出來。」 「是!」旁邊的一個士兵聞言離開了,向剛才的牢房走去。 然後才看向秦炎。 「你厲害啊,我們的人你也敢動,」他走近秦炎,用手抬起他的臉,道:「我怎麼看你有些熟悉呢……」 「這不就是我們前幾天排出去人要抓的人嗎?這當時抓著,自己送上門來了。」 「全都給我綁上!」 「是!」幾個手下過來,給三個人紛紛綁上了,秦炎已經告訴了兩個女的不要反抗,一切等他想辦法。 見到他們三個如此配合,這個長官有些意外,不過他也知道,這秦炎並不會真正的心服口服,肚子里的壞水多著呢。 便警告道:「別想著能夠逃出來還是怎麼樣,別想了,這次抓住你之後,就不會給你回去的機會了,直接拉去實驗室!」 一個士兵拉起繩子,剩下的士兵在四周警戒,三個人先後跟著士兵走著。 「我說最近怎麼總感覺有一種危機感,原來在這……」 秦炎雖然嘴上安慰兩個人自己會想出來辦法帶著兩個人離開,其實他自己知道,這一次大家都生死難料,很難再有翻身的機會。 剛才被秦炎關起來的「老吳」此時已經被帶出來了。他看著秦炎,一臉不屑。 「小子,你不是很強嗎?你不拿槍指著我嗎,來啊,再囂張啊。」 「行了老吳,差不多得了,和一個將死之人,廢什麼話。」領導皺了皺眉,說道? 聞言,老吳立刻回到領導的後面,諂媚地笑了笑:「老大教訓的是,嘿嘿……」 「嗯,繼續去看你的監控去吧,這裡沒有你的事了。」 老吳走了之後,這老大繼續押著三人向前走。 一個個彎彎繞繞之後,秦炎三人來到了在監控室上面看到的角斗場,上一個修士已經死亡,屍體被清理人員拖走,下一個修士正等待入場。 不知道這老大是不是故意讓他們見識一下這個場面,看到秦炎擔憂的眼神,他嘴角升起一抹微笑。 「哼,這裡就是你們最終的宿命。動了我們組織的人,就別想走好下場。」…

「還麻煩兩位,把我那小嬸帶到那婆子面前,讓她好好看看,那婆子的下場!」

瘋了瘋了,言清喬瘋了! 連曉曼腳軟腿軟,腦子裡就只剩下了這個念頭。 「不是不是,你們不能打我,我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老太太嚇傻了,連忙撇清關係。 「奶奶,你不能不管我啊。」黃藍聽到老太太說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真是好氣又好笑,果然,要錢的時候,她就是她養大的孫女,有人來追債了,就不承認她這個孫女了,這老太太,果真是夠讓人心寒的,這可真是,沒有最心寒,只有更心寒啊。 「你是她的奶奶?」杜六的目光,在老太太身上轉了一圈,「黃藍的家庭地址,我已經查過了,聽說她父母每個月都有幾千塊的撫恤金到賬,那筆賬,記得按時上繳,還有她家的房子,也要抵押出去,總之,她欠的債必須還。」 「什麼?那撫恤金可是我的養老錢,你們不能拿去,既然是那死丫頭找你們借的錢,你們找她去,幹嘛要抵押我們家的房子,幹嘛要拿我們的撫恤金?」老太太顧不得害怕了,連忙據理力爭,若是房子被抵押了,撫恤金也拿不到手了,那還得了? 「廢話少說,要不給錢,要麼等着我們上門收房子,」杜六喝道,「兄弟們,給我搜,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我找出來,我們老闆的賬,也是她能賴的嗎?當我們是死人嗎?」 「是。」滕七一揮手,一眾保鏢就開始在房子裏搜尋,最後,他的目光落在老太太帶來的行李袋上。 滕七走過去,就要去翻她的行李袋,老太太嚇得連忙撲過去:「你們不能動我的東西,這是我的東西,跟那死丫頭沒有關係。」 「死丫頭,今天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杜六說着,又一棍子砸在酒店的床頭柜上,好好的一個床頭櫃,頓時四分五裂。 老太太嚇得臉色蒼白,她瞪着黃藍,怒道:「死丫頭,你為什麼要借人家那麼多錢,你是想害死我,害死我們全家嗎?你這個死丫頭,早知道當初就把你送孤兒院去,省得你禍害家人。」 奶奶......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想吃好吃的,借網貸來錢又快,我就直接借了,當時我沒想這麼多,奶奶,我已經在努力賺錢還給人家了,相信過個十年八年的,就可以還清了,奶奶,您放心,只要你把我爸媽的撫恤金拿出來幫我先還債,我以後一定好好孝敬您。」黃藍怯生生地道。 「閉嘴,什麼撫恤金?家裏的撫恤金,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孫女,我們家沒有你這個不肖子孫。」老太太惡狠狠道。 她轉向杜六,嚴肅道:「這位大哥,你聽到了?我跟這個死丫頭已經沒有一點關係了,你們要追債就找她,她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在村裏面也沒有房子,對了,她有個有錢的男朋友,你找她男朋友要去。」 「好傢夥,這死丫頭竟然交了男朋友,快,把你男朋友叫來,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黃藍一個勁地搖頭:「不行,不能讓他知道,若是他知道我欠了這麼多錢,他會不要我的,大哥,你通融一下,對了,我這裏有一張銀行卡,這裏面是我所有的錢,還有,我的手機,我的手機也值點錢,你們拿去,都拿去,剩下的錢,我會還的,我會慢慢還的,不要讓我男朋友知道,算我求求你們了。」 「求我有什麼用?我們是來追債的,沒空看你在這裏裝可憐。」杜六惡狠狠地搶過她的銀行卡,又搶過她的手機,然後揚了揚手中的棍子,把手機遞到她面前,「立刻,馬上給你男朋友打電話,若是他不來救你,那我們只能把你帶走了。」。 先不說別人,單看朱龍這邊。 此刻的朱龍在看到沈天賜的那挑釁的微博后,臉色也是立馬就陰晴不定起來。 同時,他的內心也開始琢磨起來……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舅舅朱凱也是走了進來,和朱龍一樣,他此刻也在琢磨沈天賜的這話是否有着什麼陰謀。 看到舅舅,朱龍也是開口:「舅,對這事兒,你是怎麼看的?」 朱凱想了也下,然後也是開口:「我想沈天賜這小子肯定在背後還有什麼陰謀,同時手上肯定也有着其他的底牌,因此,咱們還是小心為上。」 在聽到自己的舅舅所說的話后也是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就他還能有底牌,如果真的有什麼底牌的話,那他所勝的理由自然也就不能完美的讓人信服,這樣自己不就贏了嗎?想到這裏,朱龍也就冷哼道:「他如果真的有了什麼底牌,那就不是什麼完美的信服的理由了,這樣一來,咱們不就勝利了嗎?難道他還以為他是作者不成?就跟他賭了!」 於是,朱龍也就沒有在任何的猶豫,在自己的微博上立馬就回了一句:「賭就賭!還怕你不成!賭了!」 隨後,皇家天娛那邊,李天仁也是緊隨着回應了倆個字:「賭了!」 於是,其餘的人也是立馬回應了,他們的回應也是更加的簡單,都只是一個字,「賭!」 在看到網絡上的這些回應后,沈天賜也是淡然的一笑,雖然沈天賜感覺這樣做好像顯得有些不厚道,但是對那些傢伙來說,還需要厚道嗎?如果對自己時刻黑自己,巴不得自己天天出門被撞死的傢伙們還厚道,那自己豈不是真的成了一個白痴了? 沈天賜就要準備更新微博的時候,一旁的手機也是響了,一看是張易某導演的,於是,沈天賜就拿起手機接通電話:「喂,張導。」 「哦!?已經找到了那個兇手了嗎?嗯,好的,那行,我現在就過去!」 很快,沈天賜就來到了執法機關的部門。 而當沈天賜來到這裏的時候,張易某導演和莫彪以及任官都是在一起的。 看到沈天賜來了后,張易某導演也是開口打着招呼:「天賜!」而任官和莫彪則是對沈天賜笑了一下,這邊的沈天賜也就直接開口了:「那背後的兇手是誰呢?」 是的,張易某給沈天賜打電話也就是為上次在拍戲時,吊著沈天賜和任官倆人的威亞給弄壞了的事情,而經過這麼幾天後,執法機關這裏也是找到了背後的那個最終的兇手,而就是這個兇手買通了一名工作人員做了手腳,其目的就是想將沈天賜和任官給置於死地的。 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張易某導演也是開口:「如今被帶來的這個人,應該是個頂罪的,我覺得應該幕後還有人。」…

Why We’d Like Matriarchy

As I have beforehand pointed out, פורנו matriarchy cannot get into power through a bloody revolution or by conquest. We're not going to get a Amazon army take over any authorities by drive. If things…

21girlz

Deborah screamed and נערות ליווי בפתח תקווה fired once more, this time hitting the creature within the chest, נערות ליווי במרכז however with no effect. "I’ve changed my mind," came the raspy voice. "But, b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