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江找到那些人後,將人統統關進了一個廢舊倉庫,那些人想逃跑,可是,門口有好幾個保鏢守着,第一個逃跑的人,被卸了胳膊,第二個逃跑的人,被扭斷了手腕,第三個逃跑的人,腿骨折了。

這之後,再沒人敢靠近倉庫的大門,他們一個個都在倉庫里老老實實地待着,有膽大一點的,還大聲嚷嚷:「你們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

那人說了這句話后,被灌了一碗辣椒水,最後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冷言來到倉庫的時候,他的身後跟着一輛貨車,貨車上,滿滿的都是變質了的雞蛋,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找來的這玩意兒。

他下車后,陳江便對着他恭敬道:「少爺,那些人都在裏面了,一個不少,不過,領頭的那個人,被杜六抓走了,我們沒跟杜六搶人。」

冷言點點頭,表示明白,他示意陳江開門,陳江把鐵門打開,冷言懶懶地往裏面走去。

眾人看到突然來了一個長得這麼俊美的男子,一個個面面相覷,不明白,這人是要幹什麼。

「拿雞蛋砸人?」冷言涼涼地問了一句。

明明,他臉上帶着幾分痞笑,可是他的聲音,聽起來卻無比冰寒,那些人下意識靠在一起,一個個都警惕地看着冷言,下意識覺得,這個人,是這些人的領導。

他們砸了人,拿了錢之後,正想出去快活,卻突然被人抓住了,而且,令他們意外的是,被抓住的,竟然都是他們的同夥,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如此強大,一百多號人啊,竟然說抓就全部都抓來了,這得需要動用多少力量才能做到啊。 祝融叼著魚來到了岸邊,然後有些嫌棄的將魚放在地上。

魚兒的胸膛已經被祝融刺穿,但是它自己並不知道,仍舊在拚命的在地上掙扎著!

對此祝融並不感到意外。

曾經作為人類的時候,他也殺過魚!

魚的生命力極為頑強,即便掏空了內臟也並沒有完全死去,需要等上一會兒,魚的生機才會慢慢消散!

他看著地上跳動的魚兒,眼神越發的嫌棄!

現在的祝融早已不在討厭血腥味,但是他還是有點接受不了生吃魚!

魚的身上不光有鱗片,而且還有一股特殊的魚腥味!

即便沒有下嘴,祝融也有種從心底里抗拒的感覺。

但是沒過多久地上的魚兒就失去了動靜。

祝融身體彷彿出現了一種急切的渴望,這讓他有一種錯覺,面前的魚兒是一種不可抗拒的美味。

這種感覺……

有點像靈魂在抗拒,肉身卻十分依賴!就像決心戒煙的人突然煙癮犯了一般。

賊難受!

「要不,嘗一口?」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便再也無法撲滅!

他俯下身子靠在魚兒的身旁輕輕的嗅了嗅!

「好像沒什麼難聞的!」

「難道真的是心理作用?」

祝融有些疑惑,但是只要雙眼還看著魚就會出現一種抗拒的心理!

「要不閉上眼睛試一試?」

於是在十台無人機共同直播之下所有人都看到祝融先是閉上了雙眼然後露出了複雜的表情,緊接著對著地上的魚兒輕輕咬了一口!

魚肉和魚刺混雜著血腥味進入了祝融的口腔之中。

一種難以預言的享受感刺激著祝融的味蕾,然後他感受到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彷彿活躍了起來,整個虎都生機勃勃了起來!

「哎~真香!」

:我去!祝融這是什麼表情?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爽?

:貓科動物都喜歡吃魚!老虎喜歡吃魚這不很正常?

:可是為什麼我剛才感覺祝融好像很嫌棄的樣子,吃了一口立馬換了一個非常享受的表情!難道就我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嗎?

:+1!

:+1!

:+1!

……

祝融吃了一口魚很舒服的舔了舔舌頭,並且極為優雅的用自己的大爪子擦了擦嘴!

但是下一刻他就意識到自己的表現太過誇張了!

「真是美味到讓人情不自禁!」

「怪不得貓會吃魚,原來貓科對魚的感受是這樣的!」

「可是……為什麼我之前沒有聽說過老虎會吃魚呢?」

正在祝融心中充滿疑惑的時候,河中撲通一聲竄出來一個身影。

虎妹在水裡玩的很歡快,但是突然看見祝融叼著魚朝著岸邊走去頓時有些疑惑。

然後她就看到了祝融悄悄的對著魚咬了一口!

這下,她變得更加活躍了!

興沖沖的朝著岸邊撲騰而去!

折騰的浪花直濺!

上岸之後都沒有抖一抖身上的河水徑直朝著祝融撲了過去。

祝融早已感知到虎妹的惡作劇,當下讓出了一個身位。

虎妹直接撲了個空,不過她一點兒也沒有表現出失落,反而將身子完全的伸展開來!

下一刻,虎妹迅速的抖動著身軀,沾染在她身上的河水四處飛濺!

有一些甚至落在了祝融的臉上!

河水並不幹凈,還沾染著泥巴!

祝融又愛乾淨,很快用爪子擦了擦臉,然後極為嫌棄的瞥了一眼虎妹。

虎妹很不自覺,以為祝融在跟她玩兒,然後繼續抖動著身軀!

不過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地上的魚兒身上!

她的兩隻大眼睛撲棱撲棱的,好像是有些疑惑。

「呼嚕嚕~」

虎妹用疑惑的語氣朝著祝融「詢問」。

「呼嚕嚕~」

祝融一邊用爪子擦著臉,一邊漫不經心的回應著虎妹。

:這老虎的叫聲怎麼是這樣的?好奇怪呀!

:這你就不懂了吧!老虎之間打招呼都是這樣的!不信可以問問校叔!他可是東北虎飼養員!

:前一段時間剛剛看過野生老虎咆哮的視頻,那氣勢簡直可怕!今天又聽到了祝融打招呼的聲音,感覺……反差好大呀!

:祝融還是個孩子呀!

……

虎妹得到祝融的肯定之後靠近了地上的魚兒先是用鼻子嗅了嗅,緊接著跟祝融一樣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看來真不是我的問題!」

祝融緊緊的盯著虎妹。

:我感覺祝融這個表情好賤啊!他是不是有這什麼壞心思?

:祝融不會是在整蠱妹妹吧!

:難道是魚兒不好吃?可是他剛剛吃的明明很享受!

:這麼好吃只吃了一口?

:就不許人家疼愛妹妹?

……

虎妹輕輕的嘗試著伸出了舌頭,舌頭上的倒刺沾在那條魚身上!

撕拉一下,一片魚肉很快落在了虎妹的嘴中。

緊接著不出祝融的預料,虎妹也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

Sun暖夏少年 有了簡單的嘗試,虎妹便不再顧及形象,大口的吃了起來!

一條兩三斤重的魚很快就被紅妹吃的剩下了一個魚頭!

祝融也很心滿意足的趴在地上曬著太陽。

「不是我的問題就好!」

陽光照耀在祝融的身上,祝融越發的有些困了。

他將一隻耳朵貼在地上,然後側躺著睡在草地上。

這是用了一個簡單的常識。

耳朵貼近地面能夠聽到的聲音更遠!

儘管理論上來說現在不會有危險,但是祝融還是本能的留了一絲戒備心。

他實在太疲憊了!

以前虎媽在的時候他只需要訓練和按時吃飯按時睡覺!

儘管那樣也很累人,但是並不需要警惕什麼,生活也很規律,精神並不感覺到疲憊!

自從虎媽離開之後,他先是大戰獵豹,然後獨自捕獵,又要小心花豹,還要培訓虎妹!

肉身的運動強度其實不算太高,但是精神的消耗程度卻是很高的!

毫不誇張的說,沒有虎媽在,他們連睡覺都無法徹底放心!

虎妹也有些累了,靜靜的靠在祝融的身旁。

虎媽帶的時候,祝融根本不帶她玩,平時這個時候她除了睡覺根本沒有事做!

總算有一次可以出來玩,虎妹自然要玩個盡興。

不過經過一上午的折騰和中午的玩耍,虎妹也感覺有些累了!

她本能的靠這祝融,這樣讓她覺得很安心。 三公帶頭,諸侯拜服,接下來的劇情也就順理成章了。姬誦先是以自己年紀尚小,且三公勞苦功高,又是武王的託孤大臣為名,表示自己堅決不肯親政。

而三公和諸侯們則是表示姬誦已經擁有了親政的能力,且還是天命所歸的天子,不親政不行。

最終在雙方你推我讓之後,姬誦「不得已」接過三公手中的權力,表示自己願意親政。

「予一人雖已親政,然而外面之事還是要請諸侯愛卿多多擔待啊。」

接過權力的姬誦端坐在王座之上,對著下方的諸侯們說道:

「過幾日便是予一人的婚禮,等婚禮之後,諸位愛卿就要返回自己的封地了。屆時還望諸位愛卿內修文德,外治武備,以此來吸納野人,震懾蠻夷,保衛一方平安。」

「喏,臣等謹遵旨意!」

姬誦說得都是以前周公說的話,因此諸侯們也都按照以往的說辭回答了一遍,陪姬誦走完了一次流程。

「至於王叔……您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在和諸侯們客套完之後,姬誦轉頭對著周公說道。

「臣想返回成周,在那裡繼續完善我姬周的禮樂制度,還請大王應允。」

周公拱手答道。

「完善禮樂制度么?」

聽到這話,姬誦低聲呢喃了一聲,而後開口道:

「成周遠離鎬京,且又是新建之城,人丁稀少,怕是不利於王叔制定禮樂制度。這樣吧,王叔的封地在周原,而文武王的王陵也恰好埋在那附近,不如請王叔返回封地,在那裡制定禮樂制度,王叔以為如何?」

返回……封地?

聽到這話,周公不由一陣頭昏目眩。不過此時姬誦已經親政,他再也不能像之前攝政那般否決姬誦的決定了,無奈之下,當即只能拱手行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