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評委想要留下黃晴,只可惜黃晴的性格太過倔強。而現在一姐在公司可是如日中天,所以他們都只能夠巴結她,因此一個個就開始指責起黃晴起來。

這些評委想要留下黃晴,只可惜黃晴的性格太過倔強。而現在一姐在公司可是如日中天,所以他們都只能夠巴結她,因此一個個就開始指責起黃晴起來。

黃晴覺得很委屈,她原本以為。大蠻集團旗下的娛樂公司應該會是很不錯的,最重要的是汪蠻蠻還是她心目中的偶像,她的女神,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麼一副情景。

這讓黃晴心裡十分的憤怒,於是她就怒視著這群指責自己的人,清脆好聽的聲線便是響徹開來:「你們不用說了,這個選秀活動我不參加了,我不稀罕你們這個小公司的東西!」

說完,黃晴便是轉身想要離開。

不過她的話卻是激怒了所有人,居然說是小公司,這不是在赤裸裸的打臉嗎?

一姐的聲音十分尖銳的響了起來:「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黃毛丫頭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整天做那些明星夢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以為你現在走了就沒事了嗎?你等著吧你,娛樂圈可是沒有那麼好混的!」

見一姐居然還敢威脅自己,氣得黃晴的嬌軀微微一抖,轉過身來,看著她,怒聲說道:「你也不過是一個三流明星而已,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至於你說的娛樂圈,我看是陪吃陪睡圈吧。抱歉,這樣的娛樂圈,我可不稀罕!」

黃晴也完全沒有預料到自己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只是沒有辦法,她實在是被氣得已經難以控制了。

說完這句話,黃晴再也沒有停留,轉身離開,然後。眼尖的許林就看到了她眼角邊的晶瑩淚水。

每一個人,都有權力去追逐自己的夢,雖然有些人在中途放棄了,但是有些人卻還在堅持,比如黃晴。

這讓許林很感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黃晴這麼倔強的一面,但是同時又是很心疼,他可以感受得出來,黃晴為了這一條路,付出了很多。

當下,許林不再隱藏,走了出來,然後抓住了她的手掌,溫柔的說道:「大蠻娛樂雖然不是什麼有名氣的公司,但是至少它也是一個可以提供機會給你的平台,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真的要放棄嗎?難道你想要讓你之前的努力,全部都白費掉嗎?」

。金曉玲點頭,「一會兒的採訪,你也可以自己說明的呀!」

「我怕你們給掐了,我只接受你的採訪,別的人,我都不會接受,且這回你也只這一次機會。」

「好!」不愧是滿分第一,不愧是市比省比第一,就是牛氣。

「那就進來吧!」

左橫周話早已經打開門,把東西放下,稍微收拾了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355章採訪2 如今的修真界,隨着這個史無前例的亂世到來,很多原本高高在上的周天境,甚至是返虛期,已經開始不再神秘,開始逐漸出現在普通修者的視野當中。

從乾安三十九年開始,大家就經常能夠聽到,某某地方能夠發生了什麼大戰。戰鬥的規模,往往都是周天境後期,甚至是返虛期的存在。這種級別的大戰,若是換做以往,絕對有資格驚動整個修真界。但是如今,大家卻開始習以為常。

誰都看得出來,各大勢力最近這幾年當中,都在進行勢力整合。以往大離作為天下共主,雖說幾大聖地對其陰奉陽違,但至少明面上還是保持了足夠的尊敬。所以不管是大離直轄十界,還是幾大聖地各自所轄的修鍊界,其實都被其他幾方給摻了沙子。就拿御靈宗所在的雲州來說,就曾被滲透的十分嚴重。乾安年間的二皇子離景仲,其生母就是雲州一個一等門派的掌門之女。這個門派,亦是心向大離。雲州內部一個堂堂一等宗門,都在明面上成了大離朝廷的附庸。御靈宗對於雲州的掌控,可想而知,已經弱到什麼程度了。

其他幾大聖地,雖然比御靈宗強很多,但其實也被摻了不少沙子。

而最近這幾年,就是大家清理內部的時間。

比如那個雲州的一等門派,就被御靈宗直接吞掉,迫使一眾高手,流亡他界。若非忌憚咸安城那邊的態度,說不定就直接將其給徹底滅了。

像這種一等門派被直接吞掉或者滅掉的事情,原本應該是轟動整個修真界的大事。但是最近這幾年,此類事情實在太多,大家已經開始麻木了。更何況,對於絕大多數修者來說,自己身邊的環境,已經夠爛了,誰會在乎那些遠在天邊的事情?

相比其他地方的混亂,遠東真的算是一方凈土。

雖說北面和冰原的對峙線,瞧著挺唬人的,但這幾年下來,雙方好像一直也都相安無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消息傳來。倒是遠東內部,隨着樂北亭大力整飭遠東吏治,整頓地方上的一些事物,遠東內部倒是變得越來越清明。甚至於已經開始有其他修鍊界的修者,為了躲避當地的混亂,不遠萬里來遠東這邊生活了。

誰能想到,當年修真界最著名的流放之地,才過去幾百年,就成了今天這幅模樣?

弘武五年……

弘武六年……

弘武七年……

弘武八年……

時間就像留川河河水,東流一去不回頭。

這幾年來,衛易在幽冥海上收穫巨大。在那些白骨生物的磨礪下,衛易已經悟劍一百六十七。照這個進步速度,百年之內將三千劍盡皆領悟完全,絕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這要放在以前,衛易絕對想都不敢想。

不過,遺憾的是,衛易在融合劍道上,似乎並沒有太多的進展。這門修行的難度,似乎比衛易想像的還要更高。這就好比把原來多個箱子裏的東西,塞到一個箱子裏。衛易如今才明白,當年師父葉朝歸能夠做到那一步,在周天境便將三千劍融合為一劍,而且才用了堪堪百年,到底是一件多麼誇張的事情。

如今的衛易,倒是十分規律。基本上在每一座骨島停留的時間,都不會超過半個月。因為超過半個月以後,島上的白骨生物就大多知道了他的實力,來挑戰他的白骨生物,數量就會大幅下降,會影響他的修行。而在對戰過程中,若是遇到那種實力比他弱很多的白骨生物,衛易會先短暫示弱,然後以音字訣暫時震懾住對方的神魂。趁著對手無法認輸的時候,迅速收割其靈火。

當然,這樣的法子,每座骨島上也就只能用幾次而已。用的多了,那些弱小的白骨生物,就不會來挑戰了。所以平均下來,衛易在一座骨島上,也就只能獵殺收穫十幾個靈火而已。而按照衛易估計,想要提升到藍色白骨生物巔峰,恐怕需要上千份靈火。這種速度,衛易是覺得比較慢了。但如果換做其他白骨生物,那已經是快的沒邊了。

如今的衛易,靈火深處,已經有一抹深青色出現。

衛易這邊進展順利,修真界那邊,少年楊際也漸漸長大,成功躋身化靈期。如今已是一名化靈二重天的年輕人了。而且在衛易的指點下,楊際的根基打得無比雄厚。

這一日,短暫指點完楊際的修行之後,衛易打算返回無定河世界,繼續自己的修行。然而楊際卻忽然開口,但又吞吞吐吐。

「有屁快放,別磨嘰。」

在遠東這邊待得久了,衛易說話也有了遠東人的感覺。修真界以往曾有一個笑話:如果一群人當中,有一個遠東人,用不了多久,這一群人都會變成遠東口音。衛易到了遠東這邊之後才發現,這個笑話或許有些誇張,但還真不是白說的。

「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想出去做幾個學宮的任務……」

楊際吞吞吐吐的開口之後,衛易總算明白了楊際的意思。原來,還是錢鬧的。

學宮學子,按照不同的天分和修為,每個月會發放不同的份例補助。以楊際當初展現出來的天分,在學宮內原本能獲得的份例補助,原本是極高的。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來,楊際沒有其他收入,卻可以在學宮內安心修行的原因。

但是,隨着楊際進階化靈期以後,對於資源的需求,一下子提升了十倍不止。原本還算充裕的份例,漸漸開始顯得捉襟見肘。

當然,學宮方面,也不是沒想過這一點。學宮內部,往往會發佈很多任務,就如同很多門派一樣。學子們完成了任務,便可得到額外的獎勵。學宮設置這些任務,往往也是出於培養學子的目的。所以,獎勵一般也都十分豐厚。很多任務甚至還蘊含一些隱藏的好處,更是極為難得。

但是,這些任務,楊際這些年一個都沒做過。

至於原因,很簡單,因為衛易不願意讓他去。以楊際之前鍊氣期的修為,外出做任務,實在是很危險。遇到危險,還要衛易去救。就算完成了任務,以鍊氣期修為能完成的任務,能有什麼豐厚的獎勵?所以,在楊際之前並不缺錢的情況下,衛易也就禁止他去參與這些任務了。

「去拿一份你能做的任務清單過來,我給你選任務。」

在得到衛易的許可之後,楊際直接掏出一份整理好的記載了大量任務的玉簡。看的出來,這小子是早有準備,對此期待已久了。

「就這個火燎原的任務吧。」

在眾多任務當中,很快就挑選了一個相對適合楊際的任務。

火燎原,位於遠東修鍊界西南部。從奉陽城乘坐雲梭,估計要十五日才能抵達。過了火燎原,再往南西南方向走一段,便是那座扼守住整個遠東修鍊界的野夫關了。

衛易挑選這個任務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按照任務描述,火燎原似乎是一座古戰場,內里因為火煞之氣極為充裕,會誕生出火屬性的煞靈。這些煞靈並無靈智,但卻有很高的戰鬥本能。若是形成的太多了。便會走出這座古戰場,為禍周邊。這些煞靈,大多是化靈初期的戰力。只有核心位置,才有化靈中期甚至是化靈後期的戰力。這個任務,對於當下的楊際來說,其實是相對危險的。因為就算是在那座古戰場的邊緣,偶爾也會有強大的煞靈出現。但是,在衛易可以幫忙的情況下,那就截然不同了。

衛易如今已是相當於周天境的白骨生物。就算能帶回來的力量極少,應付這些最高化靈後期的煞靈,也是綽綽有餘了。就算遇到了什麼危險,也能帶楊際輕鬆逃離。而且,更讓人心動的是,這個任務的獎勵很高。只要完成這一個任務,楊際估計接下來至少一年的時間,都不用再為靈晶發愁了。

去學宮接下任務之類的事情,自不用衛易操心,楊際自己就能打理妥當。在簡單的準備之後,楊際登上了前往火燎原的雲梭,一路無話。

……

衛易選擇火燎原的原因,除了是出於幫楊際的考慮之外,其實也有自己的一番考慮。

因為在玉簡內的任務描述當中,衛易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這座火燎原戰場,疑似是上古時期留下的戰場。

遠東雖然成界歷史較短,但這並不意味着,遠東這塊地方的歷史就短,這是兩個概念。比如東海,如今也尚未成界,但誰又能說東海就弱了呢?遠東這邊亦是如此,只不過遠東這邊的上古遺跡,相對其他修鍊界來說,確實是要少一些。

至於原因,衛易猜測,或許是因為遠東這塊地方,在上古時期也頗為貧瘠,沒人願意過來的原因吧?

對於上古時代的事情,衛易如今是極為關心的。這不光是因為他當初走了神力一道的原因,更是因為這些年發生的很多大事,衛易仔細梳理起來,發現似乎都和幾千年前甚至上萬年前的歷史,有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

所有這些考量之下,衛易才幫楊際選了火燎原這個任務。當然,在趕路的這些天裏,衛易也沒閑着,又光顧了一座新的骨島,收穫頗豐。

如此,半個月之後,終於抵達火燎原。

整座火燎原,大概有千里方圓。火燎原內部溫度極高,寸草不生。修者行在其中,經常會發現走着走着腳底下就着火了。除了火焰之外,火燎原內便是一道道大戰留下的痕迹。這些痕迹,往往都有百丈千丈那麼誇張,顯然當初在這裏爭鬥的存在,是真正的決定大能。

若非決定大能,留下的戰場,也不可能存世萬年而未消散。

火燎原外,並無任何禁制,從任何一個方向,都可以進入其中。不過,楊際還是選了一個靠近火燎原的補給點,準備從這裏進入。

說是補給點,但已經相當於一座小城,城內恐怕至少有萬人存在了。火燎原在遠東十分有名,每年來這裏歷練的修者也不少。雖說這片古戰場內沒什麼好東西,就算有,估計也早被無數前輩給搬空了。但就是那些火屬性的煞靈,卻是一個不錯的練手對象。楊際在這座小城轉了一圈,發現城內售賣最多的,就是那些辟火的法寶。這種法寶,他早已準備了,所以也用不着在這裏購買。

「兄弟,要不要組個隊?這火燎原里的煞靈,又不大安分。好些原本應該在核心處獃著的強大煞靈,開始出現在外圍了。」

楊際打算出城正式進入火燎原的時候,有個瞧著很憨厚的漢子迎了上來,笑道:「我也是一個人,要不一起。一塊進去,還能做個伴。」

「不必。」

對於這名看似很憨厚的漢子,楊際並沒有給他什麼好臉色。稍微側過身,直接走了過去,都沒再多搭理他,讓這名漢子覺得十分尷尬。

等到楊際轉身離開之後,漢子原本憨厚的笑容,開始變得陰沉的下來。與此同時,有數人從旁邊走了過來,看樣子是等候已久了。

「本以為是個雛兒,沒想到倒是挺機靈的。」

「不過,這小子瞧著好像也一般,身上的法寶什麼的,也不是太有檔次,估計是出身小家族的。大哥,咱們要不要追上去做了他,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那個原本笑容憨厚的漢子,略微思量之後,點了點頭。

「剛剛這小子路過我身邊的時候,我的尋靈鼠感應到了異樣的波動。我這尋靈鼠砸進去我半個家當,最是靈敏。所以,別看這小子瞧著不怎麼樣,說不定身上還真有好東西!」

「追!」

漢子一聲令下,幾名化靈期的老手,頓時跟着漢子,一起離開了這座補給小城,尾隨楊際進入了火燎原。

這亦是火燎原這邊的一個特色了。

火燎原,因為火煞之氣充裕的原因。所以絕對算是一個殺人奪寶的寶地。因為就算在裏面殺了人,想要依靠靈力殘留追兇,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這種特殊的情況,也造就了一大批像漢子這樣的人。遠東本就是流匪橫行之地,雖說這些年在樂北亭的管制下,流匪漸漸絕跡。但這種殺人奪寶的事情,仍是十分常見。

尤其是在火燎原這邊,更是每天都會發生。所以火燎原這邊的修者,往往也有這樣一句話。

『火燎原內,最危險的不是煞靈,而是人。』

。 「我是葉弘沒錯!」葉弘懷疑的看向華曉萌。

「你成年了嗎?」

聞言,華曉萌乾笑的摸摸自己的後腦勺,哈哈笑道:「抱歉,我長得有些顯小,但確實是已經成年了!」

華曉萌說著,掏出手機,將沈如白臨時擬的文件給葉弘看,只讓對方看一眼就把手機收回去,但裡面的數字葉弘也楊萍都看清楚了。

楊萍不可置信的驚呼,「八千萬的資產是真的嗎?」

她只知道當初拆遷款項有三千萬,可沒有想到華曉萌名下會有那麼多錢,如果真的全部能拿到手!

想到那個美好的畫面,楊萍用力在桌子底下踹自己丈夫兩腳。

「還愣著幹什麼,快說話啊!」

華曉萌將話頭接過來,刻意換稱呼拉進彼此之間的距離:「叔叔阿姨,不知道兩位現在相信我們了嗎?」

葉弘一家最看重的就是錢,八千萬的吸引力也不是一般的大,她不信對方不上鉤。

葉弘艱難的吞咽一口唾沫,「萌萌遺囑里說了錢要給我?」

「當然了,華曉萌只剩下了您一個親人,她不給您,還能給誰呢!」華曉萌繼續攻破葉弘的心裡防線。

「可是,她還有個兒子啊!」葉弘顯然也沒有蠢到極致。

「您忘了嗎?她兒子是蕭氏集團總裁,蕭謹言的兒子,您覺得,人家會缺這八千萬嗎?華曉萌不過想要改善一下親舅舅的生活,您若是不想要,我們是不會強求的!」

華曉萌說著,遺憾的聳聳肩膀,轉頭對著馬大哈道:「哥哥,看樣子,對方對這八千萬沒有興趣,我們還是把錢都捐給慈善機構吧!」

馬大哈配合的點頭,「沒有問題!」

「等等!」眼看著華曉萌三人要走,楊萍急了,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好好的說什麼蕭睿澤嘛,那好運的小混蛋未來是要繼承蕭氏集團的,這八千萬她一定要拿到手。

「阿姨,您還有什麼事情嗎?」華曉萌笑容滿面的道。

「這畢竟是萌萌的一片心意,她都已經不在了,我們怎麼會拒絕呢,不知道後面還需要做什麼手續,我們會全力配合!」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華曉萌重新坐回去,「既然你們想通了,那也好辦,我需要葉弘叔叔的幾根頭髮。」

「頭髮?」葉弘夫妻倆人懵了。

就連馬大哈和胡娜也搞不懂華曉萌想要做什麼。

隨後,就聽到她解釋。

「是這樣的,八千萬的錢款數額實在是太大,我們必須謹慎再謹慎,需要葉弘叔叔的頭髮來和華曉萌小姐做一個親子鑒定,如果確定有血緣關係,那這錢就會打到您的賬上。」

華曉萌原本想著是主動問問,媽媽到底和舅舅有沒有血緣關係,是不是親生的,後面她想明白了,與其聽對方說,還不如自己去做親子鑒定。

醫學證據比什麼表面的說辭都要管用,若葉弘真是她親舅舅,到時候給對方一點兒好處也不是不可以。

「原來是這樣,謹慎一點兒正常!」楊萍恍然大悟,說著,主動去扯丈夫的頭髮。

葉弘沒有絲毫的反抗,只是表情里稍稍有些忐忑。

頭髮到手,華曉萌道:「我們回去會做相應的鑒定,到時候聯繫二位。」

「不是,你們留個電話,不然我們怎麼找你們?」楊萍道。

華曉萌沖著馬大哈打一個眼色,後者反應過來,給了楊萍一個電話。

「我們就不打擾了!」辦完事情,華曉萌一刻不願多留,提出離開。

看著三人的背影,楊萍伸手碰碰有些迷茫的葉弘,怒道:「你發什麼呆啊,我們很快就有八千萬的巨款了,到時候,一定要讓那些笑話我的人好看。」

葉弘皺眉,明顯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繼承遺產為什麼要驗證身份?」

暖话 「以防萬一唄!」楊萍根本就不在意,「怕什麼,你和你姐姐肯定是親的,還怕人查?」

結果她剛說完,就被葉弘接下來的話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