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來倒是引得林天水有些不好意思,臉色微紅,有些扭捏,眼神有些閃躲。但卻又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餘光偷瞄。

這一來倒是引得林天水有些不好意思,臉色微紅,有些扭捏,眼神有些閃躲。但卻又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餘光偷瞄。

這哪能逃過這些猴精的騷狐狸子的毒辣眼光。

見得如此表現,心中可是樂壞了,明顯是個雛,調戲之心更甚。不過見得林天霄在一起,倒是有所收斂,不敢太過放肆,不過眼神中的精光卻是掩飾不去,似乎要將林天水生剝活吞了一般。

林天霄將一切看着眼中,也不阻攔。

這倒是讓有些姑娘更大膽了一些。

香肩上的衣衫,微不可查地輕輕一扯,緩緩滑下。立刻驚慌失措,彎腰去拉起衣衫。卻不知是故意為之,胸口大開,露出大片白嫩肌膚。那迷人的如同薄紗一般的肚兜也是顯露無疑,根本兜不住那其中的色彩。

視角剛好,一切落在林天水的眼中,看了個通透,雙眼瞪直。連忙心中默念: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不過卻是怎麼也移開直直的雙目!像是被釘在那邊一樣。

林天霄也不管這邊,對着容媽媽開口:「白小姐呢?今日怎麼還未見她出來,難道還未曾回來?」

他心中當然知道白琴雙上次根本就沒有離開過醉仙樓,不過外人卻是不知道的。

容媽媽立刻賠笑:「回公子,白小姐之前回來過了,但是她又走了。」

林天霄疑惑:「走了?」

容媽媽立刻解釋起來:「回三少爺,白小姐中間回來以後就收拾東西離開了。聽說是離開無雙城了,想來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林天霄明明心裏有準備,但還是不知為何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感覺,眼神也是微微變冷,看向容媽媽,再次出聲:「那她可曾留下什麼話,或者什麼東西?」

被林天霄這麼一看,容媽媽懼意驟起,一陣哆嗦,連忙怯怯搖了搖頭,不敢說話。此時容媽媽被林天霄的眼神嚇得不輕,戰戰兢兢。

白琴雙!你就這麼走了嗎?

林天霄不由得雙拳緊握。白琴雙要走,他能夠猜到。但是卻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走了。就這麼走了,而且走的如此乾脆。

此時他心中似乎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怒火在燃燒,不過被生生壓下了,但是越是壓制,感覺越是有些煩躁。

而很顯然,這些話被林天宏聽見了,連忙在一旁打趣:

「老三,這白姑娘一走,那你就可是再也沒有機會了。枉你自詡無雙城的第一公子,卻是沒有將這個垂涎已久的尤物弄上床,哥哥還真是有些看不起你啊,乾脆你把這第一公子的名號讓給我得了。」

不過眼神還是遊離在姑娘們的身上。

林天霄也是懶得理他,此時的他反而冷靜了許多。白琴雙的修為比他高的太多,又可能是陰陽宗的弟子,想來身份還不低,即便留下來又如何?

是啊,又能怎樣呢?!

不過陰陽宗,遲早有一天會去拜會的!

想到此處,心中倒是舒暢了一些。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那是理想的境界,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道,只有實力才是王道,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留住你想留住的一切。

林天霄眼中恢復清明:「把我們安排一下,還去原來的那間包廂。」

「這……」

容媽媽面露尷尬,有些為難,冷汗直冒,一時間倒是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林天霄面帶疑惑:「怎麼?」

雖然害怕,但容媽媽還是擦去額頭的汗液,聲音發顫地說出了實情:「老身不敢瞞三少爺,那處包廂已經被訂了。老身一個做下人的,也是沒有做主的權利。」

此番林天霄沒有說話,倒是林天宏先開了口:「訂了?那一直是老三待得地方,不是一向都給老三留着的嘛?還有,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敢搶老三的東西?」

此時他倒是收回了視線,看向容媽媽,臉色不悅!

容媽媽不敢說謊:「回大少爺,原本白小姐在的時候確實是一直吩咐是給三少爺留着的。但是自從白小姐走後,就改了規矩。」

「哦?改規矩了?有意思。」

林天霄眼神閃爍著冷意,心中冷意更甚。這是改規矩呢?還是有人在搞事情呢?

那處地方放到以前,他可能還沒什麼感覺,拿了就拿了。而此時卻是成了他心中的痙攣。

他現在倒是好奇,這醉仙樓是誰改了規矩,又是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林天霄淡淡開口:「是費煜的意思?」

容媽媽沒有絲毫隱瞞:「回公子,費煜總管在白小姐離開的時候也走了。此番的管事是劉錢總管。」

林天霄若有所思:「劉錢?」

這個劉錢他倒是聽說過,六階玄將初期修為。是以前醉仙樓的管事。自從白琴雙來了以後,管事就變成了費煜。

劉錢心中很是不爽,但也毫無辦法,所以自此以後雖說是副總管,卻是對醉仙樓的事物不管不問。也因為如此,林天霄也沒見過幾次。沒想到此番白琴雙他們走了,竟是又成了總管了。

林天霄神色淡定:「此番訂了包廂的是何人?」其實他心中已經猜到了是誰。

容媽媽立刻回聲:「回三少爺,是歐陽家的公子,歐陽秋。」

林天霄暗道果然。

一直聽說這劉錢和歐陽家走的很近。而歐陽秋和林天霄有些不對路子,而且是很不對路子的那種。

雖說同是紈絝,但誰會在乎那老二啊!而自從林天霄橫空出世,這歐陽秋就變成了無雙城排名第二的紈絝公子。

以前歐陽秋是醉仙樓的常客,但自從林天霄來了以後,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最好的位置一直都是林天霄的,即便他不來,空在那邊,歐陽秋也是想都不要想。歐陽秋曾經多次找到劉錢,但是劉錢在費煜和白琴雙面前根本沒有話語權,最終也只能狼狽而歸。

由此這歐陽秋也從第一紈絝的寶座上跌落下來。

歐陽秋由此將林天霄恨上了。好幾次還想找林天霄的麻煩,來個堵小巷什麼的……但由於林家勢大,倒是被修理了好幾次。歐陽秋也是沒有辦法,也只打碎了牙往肚裏咽。

至此以後,有林天霄出現的地方很少有歐陽秋的身影。

林天霄正愁沒地方釋放心中的怒火:沒想到這歐陽秋此番膽倒是膽肥了,出息了一把!好,好得很!

「規矩現在是如何訂的?」

容媽媽不敢絲毫馬虎:「回公子,價高者得!」

林天霄似笑非笑:「價高者得?有意思。」隨後給容媽媽扔了一顆下品靈石:「帶我們上去。」

容媽媽見得靈石,雙眼放光,這可是靈石啊,不是金幣。一顆下品靈石可是不是幾枚金幣那麼簡單。不過在聽得林天霄的話以後,倒是有些為難了。還回去吧,捨不得,不還回去吧,又燙手。

「容媽媽不用擔心,既然是價高者得,那麼我出雙倍。放心帶我上去,待會兒還有賞。我倒是想看看究竟有沒有敢攔我?」語氣中充滿霸道!

容媽媽原本猶豫的心,此時像是吃了秤砣一樣鐵了心。這就是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而且林天霄也說了出雙倍的價格,即便到時候追究起來,也還有個大樹擋着不是。

隨後容媽媽親自帶着四人往上而去,邊上的姑娘們見得如此,怨聲載道,好一陣失望,但還有些不願意放棄,揮着手中的手絹,胸口抖動,求一波關注。

一行很快到了樓上,容媽媽親自為他們打開了們。姑娘們紛紛不再奢望,失望地看向別處。只要進了包廂,可不是他們這樣的身份能夠伺候的。

而就在林天霄即將邁步進入包廂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個並不友好的聲音:

「林三公子這樣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妥吧。」

聲音不小,樓上樓下都能聽得見。

此時不管是醉仙樓的姑娘,還是那在姑娘身上上下齊手的諸多嫖客,紛紛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抬頭望去。

隨後一個身影走了過來,體型微胖,一副財奴相。

赫然就是醉仙樓現在的管事,劉錢!

。「哥們走南闖北,哪裏沒去過,別說英語,日語、俄語、法語咱也多少懂一些,就是普通話說得不太好,但咱也是在京城住過一段兒的,南方北方也都熟悉,哪裏是你這常年待在船上沒見識的水手妹可比?」

老唐操著一口不倫不類的京腔,前面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見識,後半句就轉臉看向身後的格雷西,咬字也變得模

《龍族之掌控雷電》第296章老唐可以信任嗎? 以張玄現在的元丹之境,修鍊金風玉露這門法術的時候,自然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就修鍊成了。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張玄輕輕一吟,手掌默然朝著向之禮,蓋壓而下。

頓時,金色的狂風夾雜著銀白色的玉露,排山倒海而去。

「不好!」

向之禮見此,面色微微一變。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金色的狂風之中,是銳利無比的金屬性煞氣,而是銀白色的玉露,則是散發出能腐濁萬物氣息。

這要是讓金風玉露近身,恐怕身軀頃刻之間,便要形體懼滅,神消魄散!

當即,向之禮也不敢大意,立刻調用周圍的天地元氣。

影汐 剎那間,方圓數百里之內,絲絲縷縷的靈氣,向著他的身軀所在,匯聚而去。

「天地靈氣,聽吾號令!」

向之禮法訣一掐,聚集在身體周圍的天地靈氣,陡然化作一道千餘丈的火牆,擋在了他的面前。

轟隆!

雙方交會,一聲震天撼地的悶響,傳遍四面八方。

巨大的能量爆發而出,將方圓三十餘里之力,盡數化作一片白地。

透過瀰漫的煙塵,張玄看到,向之禮所站立的位置,只餘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而向之禮的聲影,依然消失不見。

張玄眉頭一挑,能如此輕鬆接下他這一招,看來向之禮的實力,真是如同前世傳聞之中,是化神初期巔峰的存在。

「跑了?」

張玄見向之禮消失不見,當即催動紫府,一道強大的神識,瞬間擴散橫掃而出。

頓時,他在千里之外的一個小山坡之上,見到了向之禮的身影。

「嗯,這向之禮,一舉抽幹了周遭數百里的天地靈氣!」

「這是打算,換一個靈氣充足的地界,繼續與貧道纏鬥嗎?」

張玄冷笑一聲,心念一動之間,一道璀璨的星辰劍丸,默然光芒大盛,朝著遠方斬去。

嗡!

隨著星辰劍丸的劈賬,一道千丈長短的銀白色星芒陡然生出,橫跨千里之遙,落在了向之禮的身軀之上。

轟隆!

向之禮見此,也不敢大意,趕緊再次召集天地靈氣,抵擋住劍芒的攻襲。

轟隆!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傳出,向之禮所知的小山,立刻被星辰劍丸,削成了兩截。

嗡!嗡!嗡!

剛剛抵擋住了一道劍芒,隨後又襲來了三道劍芒。

這讓向之禮的心中,暗暗叫苦不已。

想不到,敵手竟然如此難纏!

而且,他到現在,也沒有見過張玄調用過天地靈氣。

要不是張玄,這一道道星光劍芒,壓得他差點喘不過起來,他機會都以為,張玄只是元嬰後期的修士了。

畢竟,哪有化神期的修士,在鬥法之時,不調用天地靈氣的呢。

這是嫌自己的法力,太多了嗎?

向之禮心中暗自腹誹,再次抵擋住一道劍芒后,立刻策動周遭數百里的天地靈氣,化作一團丈大小的明黃色火球,朝著張玄射去。

九焱真火!

「哦?!」

張玄望著襲來的真火,眉頭一挑。

別看這團火球大小不大,可蘊含的威能卻不小,起碼堪比三道陰陽之力所蘊含的能量了。

這讓他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千里的距離,對張玄來說,不過是一瞬間就可以跨越的距離。

可是對這團火球來說,想要跨越,起碼要耗費十餘個呼吸。

「威力不小,可是速度卻不夠看!」

張玄冷冷一哂笑,當即心念一動。

剎那間,氣海之中的元丹,綻放無量光明,一道道陰陽之力,立刻就被轉化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