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拍陳瑜肩膀以示安慰,林飛突然濃眉微皺,陳瑜心中正自詫異,只見藍、白、青、灰、黑各色服飾霎那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外衣里襯各色都有兩套。林飛雖然有些沉淪,但仍然心細,兩套衣服是方便他換洗之用。

輕拍陳瑜肩膀以示安慰,林飛突然濃眉微皺,陳瑜心中正自詫異,只見藍、白、青、灰、黑各色服飾霎那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外衣里襯各色都有兩套。林飛雖然有些沉淪,但仍然心細,兩套衣服是方便他換洗之用。

「多謝林師兄!」陳瑜感激道。

「陳師弟又客氣了?」林飛仍然不會笑,但他眼睛很靈動,道:「幾年前我太驕橫,還打起你幽光劍的主意。如果這些衣服可作賠禮,為兄我這是賺大了!」

「林師兄這半年來修心養性,果然成效非凡!」陳瑜大為讚賞道:「換作以前,林師兄絕不會說起這件事!」

林飛神色微僵,但他臉色本就僵硬,陳瑜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

陳瑜並沒有試圖說服林飛跟自己一起走,因為將心比心,他也不願離開紫陽宗,勸說林飛不但不會有結果,反而會給雙方徒增煩惱。

離開傳功殿,陳瑜反回白鹿殿向師父辭行,然後換了衣服連夜向南疾馳。

丽可 陳瑜離開后,陳三思再次息了房中燈火,將自己隱在黑暗中。

三千年來,除了最開始的那段歲月,紫蘇宗有過眼前的彷徨無措之外,其餘絕大多數時間裡,這種彷徨無措,向來是紫陽宗賦予其他宗門!

紫陽宗最開始時,規模以及聲勢遠不及如今浩大。陳三思痛苦地想到,紫陽宗今日的規模,乃無數歲月曆代先祖篳路藍縷,汗水摔作八瓣一點一滴拼搏而來。但時至今日,紫陽宗終是要葬送在他們這一代人手裡了。

陳瑜的離開沒有拖泥帶水,沒有哭哭啼啼的生離死別,這令陳三思稍有些舒心。事實上,他已經沒有太多心力處理這種細膩的感情了。自掩月宗覆滅開始,身為紫陽宗大長老,他可謂是整個宗門最勞心費力之人。再有好好的徒弟被孟姚搶了去,他已經因太過傷心而變得不會傷心了。

但陳瑜走的乾脆,又令陳三思心中略有些吃味。從小養到大的小子,一直吵著不願離開還令他感到安欣慰。然而一聽到離開紫陽宗前往中洲,就可以見到紫蘇時,陳瑜的態度立刻大變。這分明是有了媳婦忘了爹,儘管這個媳婦被他當作女兒。

明月已經高懸,陳三思心中仍然雜亂。再有兩天元州修士將兵臨紫陽宗,護宗大陣很可能無法承受武闕之威,紫陽宗註定了要覆滅。

陳三思強令自己寧神靜氣,紅玉已經殞落,指揮作戰之事當然要由紫陽真人接管。但他也需好好想想,如何在紫陽宗覆滅之前,予元州賊以巨大殺傷?如何保證紫陽宗的覆滅,能達到師父所說的,為名亡?

這個夜晚,紫蘇站在孟姚的院子里,抬起圓潤的下巴,仰起無限美好的臉龐看著天上明月。她的心裡充滿苦澀,因為想想,自去年進入如意宗到現在,自回到紫陽宗到現在,她和陳瑜每天晚上都會在月光下修鍊,但她們都沒有好好看過天上明月。

這滿天整齊的星辰或真實或虛幻其實不重要,紫蘇想道,只要和陳瑜有過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經歷,這星空其實真的不重要!

魏洛城不是白鹿殿,這裡的夜晚太吵鬧。一些無知的夜梟、貓頭鷹,沒有感受到這座城池潛藏的殺意,如今還在一聲聲的叫著。元州修士已經整理妥當,紫陽宗貯藏於此的物資,已經補充了他們的消耗。明天,元州修士將會拔營而起,他們將前往紫陽宗,滅了她的宗門!

山中的夜色有些清冷,高懸的明月開始殘缺,整齊的星辰略顯稀疏。身邊草叢裡,不時有各種窸窸窣窣的蟲鳴聲,不遠處的樹林里,夜梟、貓頭鷹的叫聲令人心裡發毛。遙遠的天際,有修士飛行時掠過的軌跡。

看著這些軌跡,陳瑜神色微冷。半年前,紫陽山脈的夜晚也有這種軌跡,那是紫陽宗弟子在巡邏。如今紫陽宗的力量不足兩千,對整個紫陽山脈早已無力掌控,因此這些軌跡,全都屬於外來修士。這些人,闖進紫陽宗地盤竟也如此明目張胆!

不過陳瑜對此無可奈何,他的熱情,他對紫陽宗的忠誠無須質疑,但他無力改變眼前情況。即便他帶著滿腔憤怒衝上前去,又能殺得幾個?

看看天上揮灑著清輝的明月,陳瑜警惕地向四周觀察一番。深吸口氣,陳瑜右手伸出,一陣輕微的靈氣波動之後,桃夭符安靜地出現在掌心。

「桃之夭夭,灼灼其化。子之于歸,宜其室家。」陳瑜看著掌心雞蛋大小橢圓形的桃夭符,暗想:「這件至寶以桃夭為名,掩月宗的創派祖師,應該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五指慢慢合攏,輕握著桃夭符的右手泛起淡淡紫意,陳瑜目視著前方,不斷向桃夭符輸入法力。

陳瑜臉色微變,收回目光看向手中桃夭符。他感覺已經催動了足夠法力,但他仍然站在原地,桃夭符棕色符體以及銀色符紋泛著微光,若非如此,他差點懷疑師祖和自己一樣,整一件贗品糊弄人。

繼續加大法力催動,突然,陳瑜身形一陣模糊,再出現時,果然到了剛才正前方的十里之外。此符,確實擁有稍許傳送之效。

但陳瑜臉色有些凝重,為了這十里距離,他剛才竟耗費了足足一成法力!此符在他看來,實在有些雞肋。因為有這一成法力,他可以施展至少三次瓠號金錐,甚至運氣好的話可以施展一次驚艷一刀。

其實首先,這枚桃夭符乃是仿製,傳送的功效雖有但不可太依賴。其次,陳瑜的實力太差,若他此時有築基實力,此符說不定會成為他的殺手鐧。最後,此符本就不是用來趕路,而是陷入危險時用作逃命。

這一夜,陳瑜不斷催動著桃夭符以作熟悉,連續九次之後立刻找地方打坐恢復修為,然後繼續熟悉。不論這枚桃夭符算不算雞肋,其瞬間十里的傳送之力,仍然是他此時最有效的保命手段。

第二天傍晚,紫陽宗眾長老齊聚臨川小築,一邊聽取職方司關於元州修士的動向,一邊商議著迎戰的細節。

衣衫破爛的玄牝,抱著渾身散發著凝氣二層氣息的小花走進客廳。眾人紛紛起身拜見,陳三思看著玄牝懷裡的小花,心中湧起的滔天怒意,令他身邊的屈突昧和慕容耜都為之動容。

「這個混賬!」陳三思盯著小花,大罵著早不知躲去哪裡的陳瑜。

(未完待續)

這本書已經寫了一年,至今才一百四十多萬字,實在是時間來不及。

古豳亮在工廠上班,每天晚上九點才下班,還在留下存稿為意外作準備,因此只能碼一章。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傅淵仙尊,破壞門派大比,恐怕不合規矩吧?」女子冷聲道。

就見男子淡淡的銀色光暈籠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擺上綉著銀色的流動的花紋,巧奪天工,精美絕倫,無暇的透明的宮羽在腰間隨風飛舞,更顯其飄逸出塵。

劍上的白色流蘇隨著步伐似水般搖曳流動,在空中似乎也擊起了細小的波盪。

長及膝的漆黑的雲發華麗而隆重的傾泄了一身。

千年诡咒 「既已獲勝,又何必取人性命?」男子皺著眉,清冷的目光又帶著悲天憫人。

「尊上就是如此袒護自己弟子的嗎?江凌芷盜用上古兇器,意欲取我性命,若今日在這擂台之上,任人宰割的人是我,尊上又該如何?」白衣女子不退反進,咄咄逼人的出聲。

傅淵目光看向地上狼狽不堪的林止,眼眸複雜。

林止張了張嘴,此刻卻已經說不出話來了,鮮血不斷的從她的口中湧出。

「芷兒有錯在先,但今日無論是誰,本尊都不會允許殘害同門的事情發生!」清冷的男子正義凜然的出聲。

「紫黎,勝!」隨著一聲銅鑼聲,宣告比試結束。

「嘭——」

白衣女子扔下手中的劍,發出沉悶的落地聲響,劍身涌動的黑色符號暗淡下去。

紫黎筆直的跪倒在地上,「掌門,江凌芷罔顧門規,動用上古兇器,意欲殘害同門,請掌門嚴懲。」

高台之上的掌門和長老們都眉頭緊皺,他們也沒想到,傅淵的得意弟子居然會動用上古兇器——上陽劍。

原本上陽劍是一把仙器,上古時期一位大能的佩劍,可他走火入魔,用上陽劍斬殺無數無辜的人,使其沾染了煞氣,成為了上古兇器。

此劍因為殺傷力過大,且使用這把劍的人容易被劍靈蠱惑,所以被天衍宗的老祖封印在珍寶閣最高層,可如今卻出現在十年大比的擂台上。

「師兄,是師弟教徒無方,如今她奄奄一息,請允許師弟帶回落月峰,待無性命之憂,再對其處置。」傅淵拱手,背脊挺直。

「掌門,若是其他同門,早就死在上陽劍下,決不能姑息!」紫黎卻是不肯善罷甘休,差一點點她就能手刃江凌芷了。

「江凌芷小小年紀,可卻私盜上陽劍,欲置同門於死地,實在不該。」上首的大長老搖頭,滿臉失望。

剛剛比試期間,江凌芷一開始咄咄逼人,招招致命,使著上陽劍,若非紫黎修為了得,奪得了上陽劍,恐怕紫黎已命喪黃泉。

其他長老也都露出對江凌芷的不滿來,她是傅淵唯一的徒弟,資質聰穎,也是他們看著長大的,但是如今真的太讓他們失望了。

「師弟,這……」掌門摸著鬍子,看著擂台上奄奄一息的江凌芷,一臉為難。

林止只覺得渾身疼痛,整個人動彈不得,乾脆閉眼「暈」了過去。

傅淵皺眉看了地上陷入昏迷的林止。

「師兄,這孽徒我先帶回落月峰,眼前大比在即,大局為重,事後我自會領罪受罰!」

他說完,大手一揮,林止就到了他懷裡。

「尊上,在眾多弟子面前如此偏袒江凌芷,恐怕有失公允,有損尊上的清譽!」紫黎當即上前,伸手阻攔。

「放肆!」

紫黎猛的被掀倒在地,她抬眼就看見了出手的人,是大長老。

「不可目無尊長!江凌芷是有錯,她的事我們自有裁決,你專心大比就是了。」

大長老雖然看不慣江凌芷今日的作風,但也看不得紫黎咄咄逼人、目無尊長。

「今日險些喪命的是我,我為何不能追究!」紫黎不甘出聲,「就因為她是傅淵仙尊的徒弟,而我只是小小的外門弟子嗎?」

「掌門,江師妹私自盜取珍寶閣的上陽劍,意圖在大比上殘害同門,此事紫師妹確實委屈。」一個白衣男子上前,拱手作揖。

說話的是青虹天尊的首席弟子殷念玉,眉間泛著的清冷和傅淵有幾分相似,淡漠的眸子卻沒有一絲波瀾。

紫黎聞言,神情微動,似乎沒想到一向冷心冷情的殷念玉會替她說話。

丽可 殷念玉只是神情淡淡的朝她頷了頷首。

傅淵懷中的林止身子顫抖了一下,在殷念玉開口說話的時候,應該是原主殘留的意識,她的心痛了一下。

抱著她的傅淵也感受到了她的動靜,皺著眉看著懷裡血跡斑斑的人兒。

林止因為身上的傷緊皺著眉頭,露出痛苦的神色。

傅淵拿出一顆丹藥放進她嘴裡,給她傳輸了一點靈力。

丹藥入口即化,林止感覺到一陣清涼的感覺從胸腔蔓延開來,一股暖流傳遍全身,整個人舒服了不少。

「罷了,紫黎,你先退下,此事本座自會給你一個交代。」掌門出聲道,他穿著玄色的道袍,長得慈眉善目。

紫黎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不得不應聲退下。

傅淵也朝著掌門微微頷首,然後抱著林止飛身離開了。

誰也沒想到這次大比,傅淵仙尊的首徒會做出這種醜事。

一開始為了大比的公平性,各位長老都沒有出手,傅淵也是到了最後關頭才出手阻止,一時間各種關於江凌芷傷勢議論紛紛。

「我看剛剛那架勢,江師姐的修為得廢吧?」

「江師姐十六歲就築基了,居然還被紫黎打成重傷,紫黎究竟是何方妖孽啊!」

「她不是廢靈根嗎?居然在十六歲就築基了!恐怕這次大比之後,她就要替代江師姐成為門派中炙手可熱的弟子了吧?」

……

離開了擂台,林止覺得沒有性命之危,乾脆閉上眼睛,開始接收劇情。

這是一本名為《修仙指南》的大女主廢材逆襲修仙文。

天衍宗是九天大陸的仙門百家之首,很多人擠破頭都想要進天衍宗。

自從千年前,修真界與魔族一戰,整個九天大陸的靈氣濃郁指數急劇下降,修仙界資源匱乏,很多大能都隱世不出。

天衍宗歷史悠久,延綿萬年,開宗創派的老祖已然飛升,只是自那次大戰之後,這九天大陸就再也沒有人飛升了。

。程咬金知道自家雖有些血氣之勇,但論及長遠之謀划,拍馬也難及身邊這位「黑炭漢」老大哥!

他訕訕一笑,尷尬道:「這事可不不一樣。」

「當年有陛下帶領,咱們幹什麼事都能成,心裏都有底。」

「就算髮動事變,長安城門守將都是咱們的人。」

「今天這事,咱拿捏得住么?就怕

《大唐:落魄皇子,李二偷聽我心聲》第208章會不會惹怒太子?張春桃看著楊宗保這饞貓的模樣,也忍不住哭笑不得。

好在這都鹵得差不多了,等灶膛里的那點柴火燒完,然後燜上一晚,明天早上就全部入味了。

看楊宗保這樣子,是不嘗一點絕對睡不著了。

張春桃索性打開鹵鍋,挑了幾樣出來,說是讓楊宗保和賀岩幫著嘗嘗味道。

楊宗保嘿嘿一笑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三百六十四章嘗嘗。 見眾人都修整得差不多了,楊平凡也準備發起對祖瑪七層的挑戰。

但在進入到祖瑪七層之前,楊平凡還是按照慣例,先獨自去查探一下敵情,盡量避免產生不必要的傷亡。

片刻后,楊平凡先讓自己的神獸在原地待命,免得影響了後續計劃,然後,在小隊成員關切的注視下,一步邁入了通往祖瑪七層的大門。

下一瞬,隨着周圍場景的變化,楊平凡一眼就看到身周那成片成片的石像怪物,與此同時,怪物身上的石像外殼也隨之開始脫落。

遠處,還有幾隻零零散散的鍥蛾,似乎也一同發現了楊平凡這個入侵者,當即便扇動起翅膀,朝着楊平凡快速地飛了過來。

好在,楊平凡在進入祖瑪七層的第一時間,就開啟了隱身術,這才讓那些石像怪物,在掙脫出石像的束縛后,立馬就失去了楊平凡的身影。

但是,那幾隻快速飛行的鍥蛾,可沒有打算就此放過楊平凡,而是仗着自身擁有反隱形的特性,完全沒有任何停滯的,殺向了楊平凡。

而楊平凡自然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軟柿子,趁著那幾隻鍥蛾還穿插在大批石像怪物之間的間隙時,就已率先發動了施毒術。

所謂: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這些鍥蛾不但擁有反隱形的特性,更為麻煩的是,它們還擁有石化敵人5秒的能力,如果楊平凡不幸的被石化,那其自身的隱身術就會隨之破除,從而露出身形,到時候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因此,楊平凡是真的不願意讓這些討厭的鍥蛾近身。

好在,綠毒的威力,並沒有讓人失望,經過楊平凡將糞蟲這種噁心的生物給吃進肚子裏后,用自己巨大的犧牲換來了提升綠毒威力的機會,由原來每3秒16點傷害,提升到了每3秒17點傷害。

萬幸的是,等那幾隻鍥蛾們,好不容易飛到楊平凡的身邊時,它們身上的血量也幾乎所剩無幾,楊平凡只是簡單揮舞起手中的無極棍,再搭配上靈魂火符的攻擊,三下五除二就將鍥蛾們給解決了。

既然沒有了後顧之憂,楊平凡便開始具體查看起石像怪物的分佈情況。

從楊平凡身周一兩米的地方起,就有着數量眾多的祖瑪衛士和祖瑪雕像,而在稍遠些的地方,幾隻擁有一身純白色毛髮的祖瑪弓箭手,正在百無聊賴地摩梭着手裏的弓箭。

可以預見的是,只要楊平凡敢顯露自己的身形,那些祖瑪弓箭手便立馬會拉弓搭箭,毫不留情的朝楊平凡射出手中的箭矢。

既然對情況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楊平凡也沒有再多耽誤時間,當即一個瀟灑的轉身,便邁入了身後的大門之中。

下一瞬,楊平凡就重新返回到祖瑪六層。

眾人一見到楊平凡的身影,便紛紛圍上來詢問第七層的情況。

楊平凡也如實的將情況和盤托出,並且提出自己的問題道:「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有兩大難點:一個,是如何消滅門口處那群已經掙脫出石像束縛的怪物,而另一個,是如何解決稍遠處的那幾隻祖瑪弓箭手?」

隨着這兩個問題的提出,一時間,眾人都陷入了苦思冥想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