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王玥站了起來,

說到這,王玥站了起來,

看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裡屋走出來悄悄扒在門縫邊偷看的小智代繼續說,

「所以你這種傢伙,沒有資格和我談是或者不是,我只是在告訴你,她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因為你就是個廢物,一個什麼都做不到的廢物,懂么?」

面對王玥不斷尖銳的話語,

坂上幸終究還是破了防,

倒在地上哭喊,抽搐著。

但沒有誰去同情他,

因為這是他應得的。

哪怕是對整個事情不了解的宗瀅,

也十分不喜歡這個男人,

因為哪怕是十分不會教育孩子的宗瑀,

也是在笨拙的教育和保護這宗烈,

而且宗瀅也不只一次看到宗瑀為了阿烈的性格越來越軟弱這個問題去找很多人教,

所以不管大家多不感冒宗瑀的一些問題,

大家也不會去說他不是一個好父親的原因。

同樣,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王玥在天平號上說出宗瑀被他打傷的時候,

宗烈的反應會那麼的激動的原因。

所以,能讓這個懦弱又無能的男人兼父親能在這哭完,

大概就是眾人給予他在悔過之後最後的仁慈了。

坂上幸在哭完以後就默默的走了,

走之前沒有再說任何東西。

只有那個蕭索的背影消失在雪裡。

而王玥也沒再說什麼,

只是打算繼續回去睡會。

自己還沒睡醒呢,

一會起來還有好多事要做,

不養好精神可不行。

在進入裡屋的時候順手揉了下小智代的腦袋,

「沒事了,過去了。」

安慰完正要收手,

衣服就被小智代拉住,

「師傅。。。」

小智代看著王玥,

眼睛里都是淚花,

「你不會也不要我吧?」

看著迷茫的小智代,

王玥這才想起來,

霖侨 這個小傢伙似乎這幾天的經歷可不是一般的五六歲兒童能承受的,

母親的欺騙,父親的背叛,

以及在那群瘋子眼裡如同物件一般時的恐懼。

一切的一切放在一些孩子身上,

估計以及完全廢了,

至少也會變成一個精神高度敏感,

認為誰都是想要傷害他的人。

這種人好點,

就是自閉社交恐懼最後失去活著的慾望自殺。

差一點的,

就是變成一個精神病殺人瘋子,看誰都覺得要謀害他,

只有提前把對方殺死才能安心。

智代能保持現在這種狀態,

大概率還是因為她是被王玥救下來了,

並且有熏和阿燕安撫。

但哪怕是這樣,

她的精神狀態也是十分脆弱的。

想到這,

王玥又揉了揉她的腦袋笑著說,

「你別不要我就好。」

說完就在小智代的迷茫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繼續休眠。

而宗瀅這個宛如王玥小尾巴一樣的存在自然又跟了上去。

只不過在經過小智代的時候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然後也上去摸了摸她的腦袋。

一邊摸一邊忍不住想,

「手感好好。。。有點像白霖。」

不過嘴上卻說,

「你不要擔心,玥大人是很有責任心的,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好。」

說完就也跟著王玥進入了房間,

只留下已經不再慌張但有些迷茫的小智代。

由於是回籠覺的原因,

我没她美没她装 王玥這一覺直接睡到了自然醒,

起來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太陽傾斜,

怎麼都不是中午了。

王玥打了個哈氣看著還在泡手的宗瀅問,

「你怎麼還在泡水?沒吃飯么?」

「吃過了。」

低頭閉眼繼續感應水的宗瀅說,

「熏有喊我去吃早飯和午飯,您的午餐在廚房,熏讓我告訴你醒了自己去就行。」

「哦。」

王玥撓了撓頭,

起身走了出去,

突然想到了什麼說,

「今天晚上我有點事不回來了,你自己修鍊完記得睡覺,失眠是大敵小心老的快。」

說完也不給宗瀅反駁的機會之間走了出去。

看著走出去的王玥,

宗瀅突然有點理解墨萊為什麼會氣憤成那樣了,

有些不滿的自言自語,

「哼,我才不會老的快呢。」

但人卻很從心的把手從水裡抽了出來,

猶豫了一下后,鑽進了王玥沒有整理的被褥里。

我没她美没她装 「就睡一小會,沒問題的吧。。。」

而王玥在去稍微吃了點東西后一搖一擺的晃到了道場里,

看到小智代正認真的跟著彌彥訓練著,

大概是因為受到了刺激,

小智代的樣子比平時還要認真。

所以王玥就沒有打擾只是和彌彥眼神打了個招呼后就偷偷走出了道館。

只不過剛出道館就被叫住,

「怎麼走一聲不響的走了?」

王玥返頭,看著劍心穿著一身樸素的和服微笑的走過來。

王玥也笑了笑說,

「還有點收尾沒處理,我可是答應要處理的乾乾淨淨來著。」

說著又指了指認真訓練的小智代說,

「不然她以後不是很麻煩。」

「不帶她走么?」

劍心有點疑惑,

「在下還以為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你一定會帶她走呢。」

「現在的話,要不要帶她走已經不是必要的了。」

王玥十分洒脫的笑了笑,

「那個傢伙已經情緒崩潰了,以後都不會再來惹麻煩,你們完全可以好好的照顧她。」

「至於要不要跟我走,那要讓她自己來決定。」

劍心認真的看了看王玥,

又笑了起來,

「王玥先生,在下一直認為你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天朝的妖怪都如同你這樣么?」

「在我們那,我們被稱為妖精,當然也差不多就是了。」

王玥稍微更改了一下劍心的語病笑著說,

「他們當然不會跟我一樣,至於我嘛。。。本來就挺特殊的。」

「是么。」

劍心似乎真的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笑了笑說,

「果然你很特別呢王玥先生,那麼在下就在這祝你武運昌宏了。」

「這裡請交給我,請你放心吧。」

王玥笑著擺擺手邊走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