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猶豫,雷凌邁步來到花雲毅病床近前,伸手抓住花雲毅的手腕。

沒有猶豫,雷凌邁步來到花雲毅病床近前,伸手抓住花雲毅的手腕。

「氣息微弱,脈絡被堵。」

雷凌眉頭皺起,察覺花雲毅現在的傷很糟糕,體內五臟六腑都收到不小的創傷,就算要恢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在多想,雷凌直接利用金針,為花雲毅排除體內瘀血,打通花雲毅體內脈絡,讓花雲毅病情逆轉。

「沒有想到,這小子還懂得醫術?」

青冥驚訝,看雷凌施針救人,手法精妙,到讓他對雷凌另眼相看了。

「那是你不了解他。」

「雷凌可是神醫不死不救的徒弟,醫術之精湛,恐怕只有神醫不死不救才能凌駕在他之上。」

禪德瞥視一旁青冥一眼,有意向青冥透露雷凌另一個身份。

「神醫的徒弟?」

青冥震撼。

神醫成名之時,他還尚幼,對神醫的威名,他可是如雷貫耳,非常的崇拜。

不死不救,聽聽這名字就很有個性,身為再世華佗,所逍遙人間,世人無所不知。

等闲了爱恨 「怎麼?」

「現在還後悔跟著雷凌不了?」

「這萬一,哪天你要是被人打殘了,有人還能給你治病,你可是賺大了?」

茅十八面露譏笑,故意在給青冥提個醒,有神醫弟子在身邊,最起碼不怕被人打死。

「哦?」

「那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打不死你就行對嗎?」

青冥皺眉,看著茅十八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可茅十八卻是瞳孔睜大,老臉頓時通紅。

看青冥那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如果自己再多嘴,一定會挨揍。

「青冥,你可是前輩,就不能有點身份嗎?」

禪德板著老臉,看著青冥有些提醒一下,好歹青冥也是活了幾百歲的人,居然跟小孩子置氣,他真怕青冥控制不住自己,對茅十八動起手。

「青冥?」

本是少言寡語的蕭瀟,在聽到禪德說道青冥這個兩個,她神情震驚,瞪大雙眼看向那位身材高大的男子。

「舅舅?」

蕭瀟愣了神,青冥可是她母親的大哥,是那個她從未謀面的親娘舅!

「嗯?」

「小丫頭,你是誰?」

看蕭瀟盯著自己,還叫舅舅,這讓青冥不由重視起來,因為他一直被關在煉獄城,根本就沒有見過自己這個外甥女。

「也不知道你怎麼當人家舅舅的?」

「那麼一大把年紀,居然有這麼小的外甥女?」

茅十八看青冥不認識蕭瀟,他到覺得可笑了。

從禪德口中得知,青冥可是比禪德還要大幾十歲的人,所以茅十八一直不解,一個活了幾百歲的人,他妹妹豈不是也活了幾百歲?

「你再敢胡說,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青冥惱怒。

自己有沒有外甥女他豈能不知道?

他青氏一族,繁衍困難,到他這一代,總共沒有十個人,而他跟沒有什麼妹妹,所以怎麼可能有外女?

「你看!」

「你還不想承認!」

「站在你面前的丫頭,她來自應天府蕭家,你好說她不是你的外甥女?」

茅十八瞪大眼睛,由不得青冥想要賴賬,蕭瀟身世已經不是秘密,他青冥卻想賴賬?

「應天府蕭家?」

聽到蕭家的名字,青冥神色一怔。

若有所思,看著面前站在那裡的蕭瀟,不由看的怔怔入神。

「舅舅?真的是你嗎?」蕭瀟吃驚的看著自己舅舅,她長這麼大,只是曾聽過自己母親提起,卻從來沒有見過自己這位舅舅。

一旁的禪德、李天龍幾人神色古怪,青冥作為舅舅,貌似對面前的外甥女不是很熱情。

「你是『青琴』的女兒?」

青冥開了口,面前的蕭瀟長的太像她母親,也就是青冥口中的『青琴』。

「是。」

「我母親就叫青琴。」

聽到青冥知道自己母親的名字,蕭瀟瞬間淚眼朦朧,因為她又找到,可以讓她信任的親人了。

「唉!」

「實不相瞞,你母親並非是我親妹妹。」

在蕭瀟激動的想要投入舅舅的懷抱時,青冥開口說出的一句話,卻把她打到萬丈深淵。

「什麼?」

「青冥,你這可是過分了!」

「就是啊?就算不想認蕭瀟這個外甥女,也不至於說出這種話?」

……

茅十八、李天龍、李珊珊幾人突然感到不忿,人家蕭瀟只是想認個舅舅,青冥竟然說出這種話?

「舅舅,你不想認我這個外甥女沒關係,但請你不要這樣說行嗎?」

聽到青冥所說,蕭瀟是真的很傷心,但無論如何,青冥都是她的親人。

「不!」

「你母親真的不是我的親妹妹。」

「她是我當年救下的小姑娘,因為跟他頗有緣分,就收她當自己的乾妹妹。」

「當年,你母親能加到蕭家,那也是我一手撮合的,只是我沒有想到,蕭賜會這樣對待你母親。」

「在我知道你母親枉死,便一怒之下血洗了蕭賜小老婆一家人,更是讓蕭家後繼無人。」

……

青冥搖頭,眉頭緊皺的看著蕭瀟,他還是堅持說清楚。

因為,他可是活了幾百歲的人,麼可能有親妹妹?

不過,蕭瀟叫他舅舅也算正常,但並非是至親的那種。

「原來如此。」

「那這麼說,蕭瀟豈不是剩下蕭家一個親人了?」

聽到青冥道出原因,茅十八這才明白,青冥為什麼會有那麼小的妹妹。

禪德也很吃驚,因為青冥的做法跟他不同,譬如小彤也是他收養,但一直以爺孫相稱。

可青冥,竟然以兄妹相稱,這就是青冥為老不尊了,亂了層次輩分。

蕭瀟聽到青冥所說,她整個人都石化了。

自己的舅舅,不是自己親娘舅?

「蕭瀟。」

「我也不是誠心想要傷害你的自尊心。」

「但我這個人不喜歡啰嗦,不過你母親是我乾妹妹,你叫我舅舅也是理所應當。」

「至於蕭家,舅舅我會替你滅了他們!」

看蕭瀟流淚哭泣,傷心的樣子,青冥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但為人就是這個樣子,有一說一,不是就是不是。

「不!」

「舅舅,蕭家雖然有錯,但他們畢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這件事,我看還是到此結束吧!」

蕭瀟聽到青冥要滅了蕭家,她急忙開口阻止。

不管怎麼說,蕭家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就算他們千錯萬錯,她也不可能做到六親不認。

青冥微微點頭。

這件事他也是個外人,既然蕭瀟可以放下這段恩怨,他當然不會再讓蕭瀟為難。

「蕭瀟,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們大家的一份子,不要想的太多。」

李珊珊邁步來到蕭瀟身邊,有意開導蕭瀟,免得蕭瀟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來。

。「吳公子,你們沒事吧!」法羅神殿外面,執法隊的人,姍姍來遲,為首一人看著吳翰道。

「你們這群混蛋,怎麼才來!」吳翰憤怒地看著執法隊隊長道,「你知道,本公子,受了多大的屈辱嗎!」

「吳公子,起源之都太大了,鬧事的也多,我們人手有限,所以來遲一步,不過我們已經派人去追捕毆打你的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648特級神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如今的沈建心中當然非常的明白,薊州商會也是薊州城裡面的一股強大勢力,只不過從來不參與各大勢力之間的爭鬥,只是為了賺錢,就如同薊州學院一樣,完全是一個中立的勢力,然而薊州商會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的,如今不代表薊州商會不參與到資源的爭奪中自身實力就弱小。薊州商會這些年來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甚至於在各大城池裡面雇傭了很多的高手,雖然現如今被歐陽家族帶走了很多高手,而且這些被歐陽家帶走的高手大多數都已經突破了氣府境,不過薊州商會的底蘊依然在這裡,所以說薊州商會完全再次能夠雇傭一些氣府境的高手來保護你他們商會的安全,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完全不用擔心薊州商會的實力會減弱,再加上如今的沈建已經能夠煉製上品培元丹,甚至用不了幾天就能夠煉製更加強大的極品培元丹,這樣一來在極品培元丹的吸引之下,或許有越來越多的高手會在薊州商會當中認識,沈建如今對薊州商會完全有信心,因為薊州商會在今後完全能夠成為薊州商會裡面的一大勢力,甚至於在日月帝國裡面就會形成一種非常大的勢力。

這時候當沈建想起這些規劃的時候,便有一種心潮澎湃的感覺,因為沈建今後的武道之路還有很長,他未來的前途還非常的精彩,然而他如今的修為實力還並不是特別的強大,僅僅處於武魂境四段而已,所以說如今的沈建的當務之急就是要讓自己的實力儘快的提升到武魂境五段甚至武魂境六段,只有這樣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得到提升之後,保命的機會才會多一些,這樣才能夠將自己的仇家徹底的滅殺掉。

這時候沈建便開始在薊州城萬妖山脈裡面尋找這些和他作戰的妖獸,如今的沈建的作戰實力完全能夠和所有的二階血脈的妖獸進行戰鬥,即便是那些修為境界已經處於二階巔峰狀態的妖獸,沈建也完全能夠逃出他的追殺,雖然不能夠徹底將這些血脈境界在二階巔峰狀態的妖獸所擊殺,然而躲避他們這些妖獸的追殺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所以說沈建這一次進入萬妖山脈深處,這次歷練可以說完全有安全保障,沈建自己也完全沒有擔心這些事情。

此時此刻鐵獅獸正向著一隻妖豹攻擊而去,然而這隻妖豹的血脈實力同樣在二階中期的境界,和這隻鐵獅獸是一樣的境界,所以說這時候的這個沈建完全相信這是鐵獅獸完全能夠擊殺掉這隻妖豹雖然和這隻鐵獅獸是一樣的,然而他們的血脈等級卻有非常大的差別,一隻成年的妖豹血脈境界也僅僅處於二階血脈後期巔峰而已,能夠讓自己的血脈境界突破到三階血脈的妖豹可以說極少,因為這僅僅是一隻非常普通不過的妖豹,即便是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這種妖豹也是非常多的,因為像這樣的妖豹自己自身的戰鬥力非常的有限,以他的攻擊能力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到萬葯山脈的深處,而這隻妖豹沈建完全能夠斷定必然是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迷路,所以不知不覺間進入了萬妖山脈的深處,從而被這支鐵獅獸所看見。

而鐵獅獸這種妖獸一直從出生開始,就生活在萬妖山脈的深處,所以說也是非常的強大的,要知道像這種妖獸自身的血脈等級就很厲害,一隻幼年的鐵獅獸血脈境界也能夠完全達到二級中期的實力,一隻成年的鐵獅獸的實力甚至能夠達到三階巔峰的狀態,所以說,如果單單從攻擊力來說,這隻普通的妖豹的實力完全打不過這隻野獸。

儘管此時此刻像這些妖豹類的妖獸都屬於風屬性,他們的身法速度是非常的快的,然而,此時此刻這隻妖豹的腿部顯然是受了重傷,跑步起來一瘸一拐,在這種情況下很快便追上,作戰的時候他們的眼神當中帶著一種驚恐和害怕,所以說這時候沈建斷定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被這隻鐵獅獸直接咬死吃掉。

果然不出沈建的所料,鐵獅獸的兩隻前爪瘋狂的向著這隻妖豹攻擊而去,而這隻妖豹在這時候彷彿進入了一個死角,由於這隻妖豹在逃跑的時候非常的驚慌,在慌不擇路之下撞擊到了一顆幾人合抱的參天大樹上,頭部進入到這個樹洞裡面,因此這顆大樹讓這隻妖獸的行動速度受到了影響,這時候這是鐵獅獸抓緊了機會攻擊而去,走投無路之下也只能硬著頭皮進行作戰,不過妖豹的作戰實力遠遠都比不上鐵獅獸。

等闲了爱恨 「哈哈,真的太好了,先讓他們兩個人鷸蚌相爭,然後我漁人得利,等他們兩個人干到疲勞的時候,無論他們誰話對方站上戰勝的一方也必然傷痕纍纍,這樣一來我就可以藉此機會把他擊殺,這樣一來那這兩隻妖獸裡面的妖核都是我自己的。」此時此刻非常的興奮,一邊可以在半空當中欣賞這兩隻妖獸之間的作戰,一方面還可以坐收漁翁之利,這時候的沈建並沒有直接進行攻擊,而是在自己的體內慢慢的醞釀妖力能量和元力能量,蓄勢待發,為自己的這次作戰做好萬全的準備。

這時候這隻鐵獅獸大叫一聲,於是兩隻眼睛便開始放光,這時候驚奇的發現這隻妖豹的一對眼睛是藍色的,這種藍色眼眸的妖豹非常像波斯貓,所以沈建這時候能夠斷定這隻妖豹很可能和貓類的妖獸在一起生下的後代,這是妖豹,所以說這是妖豹的眼睛當中蘊含著貓妖的血脈。

不過,雖然貓妖看起來弱小,不過他也有自己獨特的作戰方式,是靈魂攻擊方面是非常強大的,比如說以前沈建所接觸到的這個洛帥,他的武魂變成一隻藍電靈貓,能夠干擾人的靈魂進行作戰,所以說擁有著貓妖血脈的這些妖豹,其實還是非常的難纏的,本來沈建還是非常的看好這隻鐵獅獸,然而這隻豹妖這實力也同樣不容小覷。

然而像鐵獅獸這種妖獸,他的優勢便是他的物理攻擊力非常的強大,尤其是鐵獅獸能夠催動一種技能,這種技能能夠將自己的身體進行實石化,讓自己的身體幾乎是刀槍不入,任何物理攻擊對他都沒有絲毫的作用,所以說這時候沈建能夠完全感受到像鐵獅獸這種妖獸同樣戰鬥力非常的強大,妖豹和鐵獅獸之間的作戰真的是誰勝誰負無法預料,然而沈建卻不關注這些問題,無論是誰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最後撿便宜的都是沈建自己,所以說沈建完全可以在這裡坐山觀虎鬥,欣賞一出好戲。

此刻這隻妖豹在走投無路之下迅速的扭轉過身,反正如今他想逃也逃不掉,因此它只能夠硬著頭皮和這隻鐵獅獸進行廝殺,他的兩隻前爪向這隻鐵獅獸發起了攻擊。

然而發現了這隻妖豹對自己的攻擊,這隻鐵獅獸眼神當中彷彿極為的不屑,然後他的兩隻前爪同樣向這隻妖獸進行反擊,然後他的兩隻前爪,當中的一隻前爪,輕輕的一拍便把這隻妖獸拍倒在地上,這隻妖豹如今在物理攻擊方面遠遠的比不上這隻鐵獅獸,輕輕的一拍便被拍倒在地上。

所以說這時候的這隻鐵獅獸剛剛和這隻妖豹一交手,便佔據了優勢。

此時此刻佔據了上風的這隻鐵獅獸,乘勝追擊,藉此機會再次向你撲了過去,然而這隻妖獸雖然自己的一隻後腿彷彿會打折,行動速度有了非常大的減弱,然而他的身法,是血脈當中還是非常強的,這時候這隻妖豹的身上發生了一種黃光,迅速的周圍一跳就如同一個幻影一般便逃出了這隻鐵獅獸的攻擊,這時候才能體會到像鐵獅獸這種妖獸,雖然他的力量非常強大,然而在速度方面卻依然是他的短板,現如今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後腿受傷,這隻鐵獅獸是完全追不上這隻妖豹,最大的優點就是速度快。

而在這時鐵獅獸撲了個空的同時,這隻這隻鐵獅獸發起了反擊,他這時候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便向這隻鐵獅獸的腹部一口咬了過去,這一口之下便咬在了鐵獅獸的肚子上。

然而讓沈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此時此刻雖然攻擊到了鐵獅獸的肚子,然而鐵獅獸肉身肉的防禦力也非常的強大的時候。這時候鐵獅獸的兩隻前爪,死死地夾住了這隻妖豹的頭顱,隨後竟然緩緩的張開了嘴,因為這隻鐵獅獸的力量真的是太強大的,這種強大甚至遠遠的超出了沈建的想象,這隻鐵獅獸的兩隻前爪的作用之下,死死的將這隻妖豹束縛住,然後鐵獅獸再次張開了嘴,隨後鐵獅獸便一口向著這隻妖豹的頭顱咬了過去。

彷彿這時候這隻妖豹發現這隻鐵獅獸張口咬它的頭顱,然後這隻妖豹,這兩隻前爪,共同用力,之後向著鐵獅獸的一隻爪子攻擊而去,雖然鐵獅獸的力量非常的強大,然而鐵獅獸的一隻爪子是完全比不上這隻妖豹兩隻爪子和利所發出的攻擊的,妖豹此刻兩隻爪的合力,便掙脫了這次鐵獅獸對它的糾纏,隨後身體往上如同幻影一般的一串,逃出了這是鐵獅獸的攻擊。

這前後僅僅是一剎那間,真的是太快了,這種速度讓沈建也完全想象不到,即便如今沈建施展他的身法,速度也不過如此。

当医生开了外挂 這是鐵獅獸發現這隻妖豹在他的手下逃脫,可以說心情十分的鬱悶,然後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嚎叫了一聲,隨後再次向這隻妖妖爆攻擊了過去。

之後,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隻妖豹在此時此刻竟然沒有退縮,而是站在一顆巨大的石頭之上,一對藍色的眼睛望著鐵獅獸,然後在自己後面不斷的搖尾巴,看著這隻妖豹搖尾巴的模樣,就像一隻非常可愛的寵物哈巴狗。

然而沈建心裡卻是非常的清楚,此時此刻擺動它的尾巴的時候,可完全不像寵物狗一樣在主人的爭寵,而是在施展他的血脈力量。

果然不出沈建的佐料,此時此刻,這隻妖豹的一對眼睛之中忽然發出了一對藍光,這對藍光迅速的擴散成一片藍色的光幕,這一片光幕便迅速的將這隻妖豹所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