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原本的打算是鞏固一段時間再行動,但他沒想到狂雷暴君既然直接鎖住了絕大部分的祝福之力,根本用不上他去鞏固,那他乾脆也不浪費這個時間了。

沈明原本的打算是鞏固一段時間再行動,但他沒想到狂雷暴君既然直接鎖住了絕大部分的祝福之力,根本用不上他去鞏固,那他乾脆也不浪費這個時間了。

「瞬間移動!」

空間系的突破終於有了用處,沈明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冥修室中。

绮依 ……

「你知道如果讓別人知道一個男人隨便進了我的閨房,會有多大的影響嗎?」

阿莎蕊雅坐在床邊,翹著玉腿,身上的衣服很單薄,從沈明的視角看去,美景若隱若現。

「如果你想勾引我,日後再說,現在我沒那個心思。」沈明目光微微的偏了偏,他還真的是解鎖了阿莎蕊雅新模樣。

要知道一個御姐穿上清純聖女服,沒有人可以把持得住!沒有人!

「真是無趣,生活不就講究情調嗎?還是做小男人,你不喜歡?」阿莎蕊雅舔了舔紅唇,笑着向著沈明走了過來,故意將手搭在了沈明的肩膀上。

「如果你非要這樣,我也不介意,反正吃虧的又不是我!」

沈明也是為了妮子給惹毛了,自己好歹是個男人,這就好比把雞擺在黃鼠狼面前,誰能不為所動呢?

聽着沈明這麼說,阿莎蕊雅也是慫了,他可是知道沈明不會開玩笑,不然也說不出楊桃樹那麼冷的笑話。

「開個玩笑!我帶你去見她!」

……

7017k錢月娥見老闆開口了,自然是連忙點頭,在看林辰來的眼神中,哪裏還有之前的得意和不屑,見林辰來沒有看自己,於是就趕忙離開了辦公室。

等到錢月娥出去之後,趙海嬌自覺沒自己什麼事情了,就是和周建國以及林辰來點頭示意離開,跟着她一起出去的還有劉秘書。

此時辦公室裏邊,就剩下公司老闆周建國和林辰來兩個人,周建國看着林辰來,心裏也是疑惑這個公司的倉庫保管員,和恆豐公司到底是什麼關係,他也看過林辰來的資料,實……

《逍遙小醫仙》第283章望塵莫及 蘇鈺剛剛蘇醒就察覺情況的不妙,他不禁吐槽每次部長給自己選的進入世界的時間怎麼都是這種糟糕的情況,上次一進世界蘇鈺就被揍了一頓,雖然這次沒有直接挨揍但是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此刻他的四肢正被東西綁住呈現一個「大」字躺在一張床上。

情況很糟糕,房間沒開燈,只有月光從落地窗外灑下照射在房間中,給了房間一絲明亮,蘇鈺心裡想的卻是還好衣服還在自己身上,他借著月光看到自己上身穿著一件白色襯衣,下身似乎是件料子不怎麼樣的西服褲子,雖算不得衣衫整齊但好在也算完整。

蘇鈺借著還算明亮的月光環視周圍,看四周的布局應該是一家酒店,並且看室內的裝潢應該是一家五星級的高級酒店,蘇鈺所處的房間樓層似乎很高,落地窗外一望無際沒有任何的遮擋物,只能看到滿天繁星和皎皎白月。

景緻不錯但是蘇鈺並不清楚自己此刻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以這種詭異的模樣,他的記憶只停留在一個嘈雜的酒會上,原身似乎喝了酒,蘇鈺能夠聞到身體散發出的隱隱約約的酒味,不難聞,反倒是一種淡淡的葡萄酒香。

在蘇鈺記憶中這個酒會原身並不是被邀請去的,而是他自己偷偷溜進去的,之後應該是在喝完酒後就暈過去了,期間沒有任何到這裡的記憶,之後蘇鈺便醒了過來,所以他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鈺心想現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不過此刻他應該想辦法趕快擺脫現在的困境,不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會發生什麼糟糕的事情。

但問題在於困住蘇鈺的不是什麼纖細的繩子而是寬條的絲帶類的繩子,雖然不會讓蘇鈺在掙扎時受到太大傷害,可是寬絲帶分散了受力面積使得蘇鈺掙扎了半天也是徒勞,雖然當初作者曾經給了他武力值這個外掛,但是並不是增加了力氣,所以此刻並沒有任何用處。

即便蘇鈺已經累得滿頭大汗,束縛四肢的繩子也無絲毫的鬆動,好在房間里似乎一個人也沒有,蘇鈺有充足的時間來想辦法,蘇鈺看了看床頭柜上有沒有什麼能用的,但是看輪廓上面除了一盞燈就是一盆花,蘇鈺完全夠不到。

最終蘇鈺索性算了不折騰了,他放棄了抵抗,躺在床上思考著這個世界的攻略對象謝青安,對方是一線大明星,年紀輕輕就拿下了五屆影帝的頭銜,外表優秀,驚為天人,演技過人,真正的是一個全民皆知的人氣巨星。

但原身的身份卻差得遠了,彷彿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原身只是演過幾部熱播劇中的路人甲,最大的一個角色也不過是一個不知名網劇中的男三,他到現在可以說連演員都算不上,最多就是個沒有什麼名氣的群演。

原身是真的沒有錢,渾身上下連著存款都不到二百塊,每天的吃飯都是問題,更不用說經紀人那種奢侈的東西。

原身所有的戲都是自己想辦法東奔西跑接下來的,拿的最多的一次片酬只有三萬而已,在這個花錢如流水的大城市也剛夠他還一年房租罷了,多半時間也就是拿拿劇組的盒飯填飽自己的肚子。

可奇怪的是蘇鈺記憶中隱約記得原身長得並不差,甚至可以稱得上驚艷,完全可以靠臉吃飯,又是電影學院的優秀生畢業,誰也不曾想他竟然混到了現在的局面,蘇鈺總覺得其中有什麼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但具體也不說不上來問題出在了哪裡。

按理來說,以原身的能力,畢業這三年雖然混不到三線,可是至少也能混成個四五線的演員,但是現在的原身連個十八線的都算不上,也過於沒有存在感了,甚至記憶中他似乎也沒開微博,就更說不上粉絲這種東西了。

想了半天,蘇鈺越來越覺得部長坑了自己,以他現在的身份,連接近謝青安都很困難,更別說讓他愛上自己,上個世界雖然是個牛郎可至少自己並不缺錢花,但是現在的蘇鈺連吃飯都是問題,兩者的落差也太大了。

並且這次蘇鈺依舊想要讓謝青安主動來接近自己,那麼就需要蘇鈺站到足夠高的位置,唯有如此,他才能讓謝青安看到自己,否則以對方的身份怎麼會注意到一個連十八線都算不得的蘇鈺呢。

就在蘇鈺以為沒人會管自己,他能安穩度過今晚之時,蘇鈺聽到了房門外的響動,似乎是有人進來了,隨之響起了「砰」的一聲關門聲,蘇鈺瞬間繃緊了精神保持高度警惕的看著卧室的門口。

蘇鈺放輕呼吸聽到屋外的人走路好像有些腳步輕浮,步伐不穩,輕一聲重一聲,似乎還撞倒了什麼東西,「哐當」一聲悶響,聽這情況蘇鈺判斷對方似乎應該是喝醉酒了,並且醉的不輕。

直到房間門打開,「砰」的一聲悶響,門撞到了門檔上,對方扶著門框,讓門框支撐住自己的身體,他沒有開外面的燈,所以蘇鈺看不清他的模樣,只是隱約有個輪廓,蘇鈺心想身材不錯,看起來有一米八左右,腿長腰窄。

門口站的人在那裡獃獃的看著床上的蘇鈺,似乎完全沒有想到房間里還會有人,他沒有再向前邁出一步,蘇鈺也沒有說話,兩個人就這麼相顧無言。

在蘇鈺看來醉鬼要比一個清醒的人好處理很多,所以片刻后他直接用命令的口氣說道:「開燈。」蘇鈺在這個世界和上個世界的嗓音有些不同,上個世界多了一些溫度,有些溫文爾雅的味道,但是這個世界的蘇鈺聲線清冷,沒有任何的溫度和感情,可是即便如此也很好聽。

至少對面扶著門框的人就是這麼認為的,他痴痴的對蘇鈺說:「你的聲音可真好聽。」喝醉后的他吐字並不是那麼清晰,說話有些黏膩的滋味。

雖然蘇鈺看不清他的模樣,聽聲音也是很不錯的,他的聲線低沉優雅,語氣抑揚頓挫,就像是音樂一般悅耳動聽,就是說的話有些傻裡傻氣的。

見對方半天沒有動靜,蘇鈺只得無奈的再說一遍:「把燈打開。」

誰曾想對方似乎就是再等他再說一遍似得,樂呵呵點頭的語氣輕快的說了句「好的。」然後就將手摸到了門旁邊的牆上準確無誤的打開了燈。

已經適應了黑暗的蘇鈺被突然的開燈刺的閉上了眼睛,不過他依舊沒有放鬆警惕側耳傾聽時刻注意著對方的動靜。

片刻后,蘇鈺覺得差不多了,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還是有些不太適應,蘇鈺眯著眼睛直直的盯著對方,直到他的眼睛適應了光強,漸漸的他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對方確實長得不錯,眉目如畫,鼻樑高挺,唇紅齒白,右耳的藍色耳鑽在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他的眼睛深邃有神,遠遠的看著彷彿其中盛滿了深情,波光瀲灧。微長的頭髮從中間分開,乍看起來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因為喝酒的緣故痞氣中又略帶著些呆萌。

他上身穿著一件米色休閑短款小西服,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西服褲子,看起來年輕自信,活力十足,靠在門框上略有些風流不羈的模樣。

蘇鈺雖然並不認識他,但是卻很滿意他的模樣,賞心悅目,是蘇鈺喜歡的類型,想著對方已經醉了,蘇鈺想剛好就哄他來解開自己的束縛。

不過說的是「哄」,可蘇鈺的口氣並不溫柔直接用冷清的語調命令道:「過來,幫我解開。」

聽了他的話,對方眨眨眼似乎沒有理解的模樣,蘇鈺只好更加詳細的說明「走過來,幫我把手碗和腳踝上的繩子解開。」最後想了想是應該用哄的口氣,又語氣溫和的多加了個「乖」字在後面。

果然,對方聽到前面的話沒什麼反應,可是一個「乖」,讓他瞬間眼前一亮,踉踉蹌蹌就向蘇鈺走了過來,對方先碰到蘇鈺左腳上的絲帶,他彎著腰幫蘇鈺開始解了起來,但差點直直栽倒在床上,便自己又坐下來將幫蘇鈺解繩子。

可是一個醉酒的人,如何能指望,這不,本來不怎麼緊的絲帶在他的手中越纏越緊。

對方白皙修長的手指還時不時的碰到蘇鈺赤/裸的腳上,冰冰涼涼的觸感弄得蘇鈺覺得很癢,但他又不能直接發怒,最後看他半天也沒有解開,蘇鈺索性自己就先放棄了。

蘇鈺無奈的將自己的腳從對方的眼前微微挪開,嘴上說著:「不用了。」

他似乎沒有料到蘇鈺的動作,還想要動手拉過來,被蘇鈺皺著眉呵斥道:「別碰我!」

對方聽到蘇鈺的話后委屈巴巴的抬起頭看著蘇鈺彷彿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似得,弄得蘇鈺不禁嘴角抽動,蘇鈺想著對方現在連繩子都解不開,就更不能指望他能夠找到什麼刀子,剪子弄開束縛自己的東西了。

索性蘇鈺也不是被綁的特別緊,將就著還是可以睡覺的,蘇鈺想著明天等他清醒了再說也不遲,便對他說:「關燈,睡覺。」

這麼亮的光,蘇鈺可睡不著,對方在聽到蘇鈺的話后這次倒是很安靜的聽話了,他踉蹌著站起身,慢悠悠的走過去熄了燈。

房間里還有一張躺椅,蘇鈺的想法自然是對方睡到那去,但是誰曾想,他在關燈后直接走了過來,邊走還邊知道脫了自己的外套,不過他隨手直接將外套扔到了地上。

房間有月光的照射並不是很暗,能看清旁邊的躺椅,所以蘇鈺直接對他說:「你睡到躺椅上去。」

可是這次對方卻充耳不聞直接躺到了蘇鈺的身邊,枕到了他的胳膊上,還一副自來熟的蹭了蹭蘇鈺的胸膛,看著對方過分的動作蘇鈺不耐煩的命令道:「起來。」

誰曾想回答他的竟然是對方輕微的鼾聲,秒睡也不過如此。

蘇鈺費盡心力都沒能將對方弄開,最後,他也懶得管了,直接睡著了。

※※※※※※※※※※※※※※※※※※※※

猜猜這個人是誰啊,做什麼的,腦洞大開一下。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黑同學、幽幽子墨、MSpeking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禰蘇、幽幽子墨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古怪的廝殺聲林軒雖然聽不懂,但雪地上的鮮血,還有彼此差不多的模樣,他卻可以看得明白。

這不是怪物襲擊部落。

而是另外一夥土著,對這個部落發動了進攻,他們有着差不多的外形,但眼睛卻是紅色的,看起來跟被鮮血染紅的瞳孔一般,渾身上下散發着狂野氣息。

医道生香 他們的行動非常的瘋狂,攻擊時從不計算代價,只要擁有進攻的機會,他們就絕對不會去防禦。

林軒收服的土著已經夠兇殘了,此前哪怕被奧蓮娜的腐蝕雨滴腐蝕到冒煙,也沒有任何退縮。

可跟這一夥紅眼土著比起來,還是遠遠不夠看。

绮依 林軒甚至看到有個紅眼土著的腸子都流到地上了,可還是義無反顧拿着自己的長矛發出進攻,面對一切只有殺伐。

「嗚嗚!」

另一方,作為這個部落首領的領頭土著,也就是溝通馬仔,此時正在賣力廝殺跟指揮戰鬥,他的戰鬥力要斬殺一般土著不難,可他已經被一個兇殘的紅眼土著纏上了。

這個紅眼土著比他還高大,手持一根猙獰的骨錘,上面跟骨質增生一般滿是骨刺,明明是雪白的大骨頭,此時卻完全變成了紅色,呼呼地就朝領頭土著的腦門而去。

這是紅眼土著一方的領頭,廝殺起來比下面的土著更為兇狠,打得領頭土著只有招架之力,完全無法佔據主動。

作為守護神一樣的祭祀老土著,此時自然也出手了,拿着手上的骨杖不斷施展着鼓舞魔法,激發底下土著的鬥志。

面對如此兇殘的對手,要是失去鬥志逃跑絕對是恐怖的,因為在他們的身後可是他們的婦孺,絕對不可能去退縮的。

來犯的紅眼土著也是吃准這一點,所以沒有急着殺進去,而是在圍牆破開的缺口處,不斷抹殺他們的有生力量。

林軒來到時正是這個場景,看到自己的員工一個個倒下,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這可都是他的財產啊!

「你們這群狗日的找死!」

暴怒的林軒直接一聲大喝,就與小金合體沖了上去,為了快速解決戰鬥降低損失,他直接開啟了龍戰於野技能。

轟隆!

長長的龍槍一個橫掃,兇殘的紅眼土著直接被掃飛數個,恐怖力量讓他們飛在半空時就直接炸裂。

接着又是一掃。

兩個倒霉的紅眼土著,直接被砸在了地上,成為了肉泥。

一千多點的力量,加上各種爆發屬性的加持,破壞力已經無法想像了。

畢竟這個力量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而是大於二不斷乘上去的。

一旦爆發出來,堪稱毀天滅地!

「嗚嗚嗚···」

紅眼土著面對這個天威,直接就嚇傻了,嗚嗚叫着轉身就跑,不少連跑的能力都失去,恐懼讓他們當場癱軟在地。

而剛才被壓着打的土著們,此時鬥志直接爆炸了起來,大聲嚷嚷着代表神聖龍騎士的口號,他們展開了激烈反擊。

失去鬥志的紅眼土著被殺得毫無還手之力,剛才的兇狠完全不見,餘下的只是喪家之犬一樣的奔逃,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不怕死是一回事,讓他們面對天威又是一回事。

在他們的眼中,此時的林軒就是天威,彷彿天上降下的神雷。

這裏數紅眼土著首領跑得最快,強大的屬性讓他一溜煙的,就跑到了大地的盡頭,把底下的人馬遠遠甩下。

對此林軒只是冷冷一笑,把腰間的疾風利刃抽出一把,然後對着對方的方向輕輕一甩,奔逃的紅眼土著首領就應聲而倒。

頭顱被整個貫穿,他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當場死亡!

這一幕把剩餘紅眼土著直接嚇尿了,是真的嚇的尿液橫飛,奔跑的雙腿直接軟了下來,倒在地上怎麼都無法爬起。

林軒看到對方屎尿橫飛的模樣,也是懶得在動手做什麼,嫌棄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讓底下的附屬土著料理。

附屬土著沒有讓他失望,在作為祭祀的老土著指揮下,來犯的紅眼土著除了死掉的,其餘的都被俘虜了。

不少戰士舔著嘴唇,這些可都是鮮美的食物啊!

寒冬驟臨,他們根本就沒有準備,紅眼土著突然來犯,也是因為部落沒有食物儲備,想要臨時來這裏拿一點。

只是現在被反拿了罷了。

這種法則在這很常見。

老土著吩咐完底下的人馬,就雙手捧著林軒甩出的疾風利刃,一臉虔誠地上前跪伏了下來,嘴裏嚷嚷地說個不停。

林軒自然一句都沒聽懂,朝身邊的奧蓮娜望去。

奧蓮娜傾聽了會翻譯道:「主人,他說非常感激您的庇護,幫他們鎮壓了來犯敵人,你是他們部落永遠的供奉神明。」

在奧蓮娜翻譯期間,附屬部落的土著都走了上前,對着林軒就是一頓虔誠跪拜祈禱,連屁點大的小土著都跑了出來。

林軒對此沒有什麼感覺,可他的信息之眼,卻看到有一絲絲白色的光芒從土著們頭上升起,被一邊的小金吸取了進去。

吸取了這一絲絲光芒,小金的成長值竟然上漲了起來。

雖然非常的少,加起來也就跟殺個猛虎差不多。

可這要是源源不斷的下來,總數方面絕對是可觀的,而且這是額外收益,跟斬殺強大怪物的吸取並不衝突。

「這啥情況?」

林軒有些懵逼了,把自己的疑惑對奧蓮娜說了出來。

奧蓮娜聞言神色鄭重,像是想起了什麼東西,不過最終卻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