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小想着人家今天可是幫了自己不少忙,從昨天到今天,王成是里裏外外的忙活。

江小小想着人家今天可是幫了自己不少忙,從昨天到今天,王成是里裏外外的忙活。

無論是從哪一方面來說,人家也是對三哥很好。

自己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一頓飯不算什麼,再說既然想着這一滴靈泉給地上的這兩人,到底心裏不甘。

乾脆讓大家一塊吃。

也算變相稀釋。

有便宜一塊兒占吧,再怎麼說有王成在知青點兒還能幫自己哥一把,也算是還了人家一份人情。

王成本來有心拒絕,這年月誰的糧食都不富裕,尤其是江少國病了,這幾天估計他糧食根本就不多,他們再過來吃,那就是佔了人家天大的便宜。

結果還沒開口拒絕,江少國也開口了。

「你們就過來吃頓飯吧,要不然我這心裏也過意不去。這幾天一直都是你們在幫忙,我雖然躺在炕上昏昏沉沉,可是我心裏明白。要是沒你們,估計我早就沒了。

一頓飯不值當什麼,就當我妹妹往鍋里多舀兩瓢水都有了。」

一觉尘辞 話說到這份上,王成都不好拒絕了。

他答應一聲。

「行,那我去通知他們一聲,待會兒我們就過來。」

心裏想着,一會兒回去從自己的面袋子裏舀上一碗玉米面過來,也算是沒白吃白喝。

江小小把火燒旺,從自己帶的東西裏面拿出了一些東西。

也沒做什麼特殊的東西。

玉米面兒粥,裏面切了白菜和土豆進去。

因為沒有乾糧,再說冬天人們都不幹什麼農活,自然不會吃的那麼稠。

順手就給鍋里滴了一滴靈泉。

這個已經算是很豐富的飯食,等把玉米把粥做好之後。

江小小又把自己早就泡好的茄子乾和豆角乾兒直接放進鍋里,再放上點兒粉條和白菜,順手切進去幾片臘肉和肉丸子。

雖然是大雜燴,不倫不類,可是到底也是一大盆菜。

等把這一切做好的時候,王成帶着兩個知青進來,一進屋子就聞到了燉菜的香味。

尤其是這空氣中,還瀰漫了一股肉的味道。

臘肉也是肉。

不由得一個一個咕嚕一下咽了一下口水。

他們都是男知青,做飯的手藝,那是參差不齊,其實誰的手藝也好不到那裏。

雖然經過三年的鍛煉,個個都能吃飽飯,可是要說做飯手藝好,那真的是恭維他們。

能把飯做熟,放進肚子裏,他們已經很滿足,已經不太挑剔飯好吃不好吃,可是到底聞到好吃的東西,誰會不想?

江小小把炕桌擺在炕上,讓男知青把菜盆子端過去,玉米面兒粥也端上了桌,給每個人盛好飯,這會兒骨折的容帥已經醒了過來,聞到香味兒,連他都不由得吸了吸鼻子。

雖然腿疼的厲害,可是到底現在已經被飯香味兒吸引去了注意力。

江小小給他盛了一大碗。

又用飯盒兒給他舀了一勺菜。

哥哥這裏的傢伙什已經全都上桌。

王成他們坐在桌子旁邊,大家喝了一口熱乎乎的玉米面兒粥,尤其是從粥里居然能撈出來咬起來軟綿綿的土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今天這個土豆咬在嘴裏又綿又沙,吃起來居然有股甜滋滋的后味兒。

(當然可是空間出品,能一樣?)

再加上那一大盆子居然有丸子和臘肉的大燴菜,簡直讓他們驚喜不已,幾個人吃飯的時候,心裏都覺得有些愧疚,幫人家幹了點兒啥呀,就到了人家這裏大吃二喝。

更讓王成心裏有點兒寒磣的是,自己剛才舀玉米面兒的時候,還特意抖了抖碗。

生怕那玉米面兒上面太滿,和人家給他們準備的飯菜來比自己那碗玉米面都有點兒寒酸。

。 晚飯很快準備好。

艾母沒說謊,她的手藝確實還不錯,雖然比不上那些名廚的手藝,但是家的味道十足。

「來,快坐下,嘗嘗我的手藝。」

艾母熱情的招呼著,拿着筷子夾了一些菜,剛準備放在沈懷琳的碗中。

卻被艾築半路攔下。

「你幹什麼?」

「媽,我們自己吃自己夾就好了。」

「你這孩子,沈小姐是客人,當然要好好招待。」

瞪了她一眼,艾母又笑呵呵的準備給她夾菜。

沒想到沈懷琳卻伸手擋在了前面。

「不好意思,我不習慣別人給我夾菜,好意心領了。」

「這……」

艾母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伸出去的筷子停在半空,送不出去,收回來還尷尬。

場面一度有些難堪。

片刻的沉默之後,艾母終於緩過勁兒來,對着她嘿嘿一笑。

「原來是這樣啊,是我考慮的不周到,別放在心上啊。」

「不會。」

看着艾母自己找了台階下,沒有過多的糾纏,艾築也默默的鬆了口氣。

幸好……

一頓飯吃的還算是平靜,偶爾聊兩句,也都是家長里短,沒有鬧出什麼么蛾子。

艾築以為這份平靜會一直維持到結束。

只是還沒等她咽下最後一口飯,突然聽到艾母幽幽開口:「唉,近幾年收成不太好,家裏過得挺難的,你弟弟年紀也不小了,該考慮成家的事情了。我和你爸想着,給他在城裏買套房子,不然女方肯定不願意。」

「給他在這裏買房子?」

艾築整個一個驚呆了,臉上是收斂不住的詫異,「您是不是不知道這裏的房價?」

「我當然知道,所以才犯愁。」

白了她一眼,似乎是不滿意她這麼大驚小怪的。

轉而又是一副愁眉苦臉的目光:「得像個辦法,畢竟你弟弟是艾家的香火,可不能斷了。他的終身大事才是最重要的。」

見艾築不搭腔,艾母眼中閃過一抹慍怒,稍縱即逝。

繼續苦瓜臉:「但是我們老兩口有什麼本事,這一輩子掙的錢加起來,都未必買得起這裏的房子。艾築啊,你可是他的親姐姐,以後我們要是不在了,就得你們姐弟兩個相依為命了。所以無論如何,你都得想辦法幫幫他。」

「我幫他?我怎麼幫他。每個月的工資,有一大半都交給了你們,我手裏還有什麼錢。」

艾築怒極反笑,簡直像是聽了個笑話。

別說她沒錢,就算是有錢,讓她去幫一個曾經想要把自己拉進地獄的渣滓,打死她都不會同意的。

「你沒錢,但是你可以去借啊。」

艾母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眼睛悄悄的瞥向了一旁的沈懷琳,心裏什麼打算,一目了然。

艾築見狀,頓時心領神會,忍不住嗤笑一聲。

怪不得如此大費周章的折騰,原來在這兒等著呢。

還真是好算計!

可惜,她不是傻子,更不是任人擺佈的玩偶!

見她又不搭腔了,艾母簡直氣的要死。

卻又不想在沈懷琳的面前失了顏面,只能強忍着心中的不滿,瘋狂的對着艾築使眼色。

然而後者認死了裝視而不見,任憑她眼睛都快抽筋了,也無動於衷。

艾母累的要死,終於還是放棄了。

喘了兩口氣,她決定——

「沈小姐,和你商量個事,不知道行不行?」

「什麼事?」

「你看我家的情況,你剛才應該也聽到了,如今挺困難的。你和艾築關係這麼好,家世也好,對於我們來說的天價,對你而言也就是九牛一毛。所以……」

「媽!」

猜到了她想要說什麼,艾築猛地變了臉色,極力想要制止。

卻只換來艾母狠狠的一記瞪眼:「這裏沒你說話的份!」

轉而面向沈懷琳的時候,又換上了溫柔慈愛的模樣。

「借我們些錢,怎麼樣?」

「借錢?沒問題。」

大概是沒想到沈懷琳答應的這麼痛快,艾母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之後,與艾父對視一眼,彼此臉上都寫滿了興奮。

「我就知道,沈小姐是個豪爽的人,這份恩情,我們會銘記一輩子的。」

「不用着急。」

擺了擺手,沈懷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問道,「借錢沒問題,但是你們打算怎麼還?」

。 她看著葉鋒忍不住問道:「那些炸藥,我聽說可是烈性炸藥,。一棟樓,都可以炸成粉末的。」

葉鋒點點頭,笑了笑說:「胡琳,沒想到,你對這些炸藥還挺了解啊。」

「你說的沒錯,的確是這樣的。」

「不過,他們太低估我了。當時炸藥爆炸的時候,在哪個倉庫的旁邊,有一個暗道,我就是通過那個暗道逃跑出來的。」

「暗道,我,我怎麼不知道啊?」

胡琳聞言,吃了一驚,忍不住叫道。

不過,話說完,她忽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此時,眾人紛紛看向她。

而白琳更是死死的盯著她,忍不住問道:「胡琳,你剛才的話什麼意思啊?」

「啊,沒什麼,」

胡琳一聽,趕緊辯解道:「我的意思是,我還真沒想到,這種地方竟然也有暗道。」

白琳聞言,微微鬆了一口氣,說:「幸虧你是這麼解釋,否則,我恐怕要懷疑這件事情和你有密切關聯了。」

「怎麼可能呢。」胡琳聽到這裡,尷尬的笑了一聲說:「葉大哥能平安回來,我可是比任何人都高興。」

「是高興嗎?」

白琳輕哼了一聲,死死的打量著她說:「我看,你是有些失望吧?」

「好了,好了,既然都沒事,那就好了。」

林嵐擔心兩人再次吵起來,趕緊打圓場,忙不迭的說:「我看,這一切都是孫德偉的陰謀。他就是挑撥離間,就是要背後里算計我們大家。」

「以後,大家可要多長個心眼。」

此時,眾人紛紛應了一聲。

隨後,葉鋒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他在房間里坐了沒多久,卻見白琳進來了。

白琳心事重重,當然,葉鋒看她的第一眼就知道,白琳來找他,到底為了什麼事情。

他也不等白琳開口,沖她笑笑說:「四姐,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呢?」

白琳雨鞋意外,連忙說:「葉鋒,你既然知道,那你是不是可以給我說說。剛才說的那些,難道都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