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是,以林天成和呂忠良的關係,林天成會不會讓呂忠良默默上路?要知道,在丁桂華髮喪的那天,林天成可是親自為丁桂華抬棺,讓丁桂華走的體面風光。

更重要的是,以林天成和呂忠良的關係,林天成會不會讓呂忠良默默上路?要知道,在丁桂華髮喪的那天,林天成可是親自為丁桂華抬棺,讓丁桂華走的體面風光。

還有,能參加呂忠良葬禮,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又何嘗不是社會地位的顯現?

一般人能來嗎?

也只有這樣的機會,一些身份一般的人,才能和申市頂尖的大佬齊聚一堂,日後都能吹噓。

「夏總。」

看見夏南攜夏思思前來,呂劍上前打招呼,「夏總有心了。」

「夏總。」

「夏總也來了。」

其他認識夏南的人,也紛紛開口輕聲招呼。

在波特曼麗嘉酒店,夏南旗幟鮮明給萬世侯站隊不錯,但萬世侯目前還沒有在和林天成的交鋒中徹底落敗,而且夏南本身也是很有實力的,沒有人會去挑釁夏南威嚴。

夏南穿一身黑色西服,樸素端莊,他表情沉痛,也沒有和其他人打招呼,只是對呂劍動情道,「老爺子一生忠義仁勇,仗義疏財,他這一去,整個申市都要失色不少啊。」

呂劍道,「夏總稍坐。」

夏南並不肯坐,目光落在呂忠良老婆身上。

渡劫之王 老太太已過花甲之年,一生跟著呂忠良也經歷了不少大風大浪,再加上緩了兩天時間,她情緒比較穩定,正坐在呂忠良靈柩旁邊,和兩個老太太說著一些呂忠良的生前瑣事。

夏南快步走了過去,雙手握住呂忠良老婆的手,「阿娘,逝者安息,生者堅強,節哀順變。老爺子雖然走了,但永遠活在我夏南心中,以後阿娘有用的著我夏南的地方,儘管開口。」

呂忠良老婆站起身,「夏總言重了,你能來送忠良最後一程,我已經深感不安。」

夏南又和呂忠良老婆輕聲交談了幾句,然後便宛如呂家小輩一樣,開始忙前忙后,招呼來客。

看見夏南去接一位來客的花圈,呂劍連忙上前阻止,「夏總,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你來做,你坐下喝茶。」

夏南表情沉痛,虎目裡面隱隱有淚光閃爍,「別說我以前也蒙受過老爺子的幫助,就算沒有,以老爺子為人,在這種時候,我表示一下對老爺子的敬重,又有什麼不合適?」

說完夏南不給呂劍勸阻機會,勤快忙碌起來。

夏南也是很有身份的人,見夏南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呂劍也不好再堅持,否則就是拂了夏南面子。

不少人目光落在夏南身上,心裡帶了幾分不恥,但更多的還是羨慕和嫉妒。

還是玉面書生夏南會來事啊!

單單就夏南今天的表現,等下被林少知道了,形象肯定要加分,等林少在和萬世侯的交鋒中獲勝,應該也會念在夏南今日的辛勤上面,對夏南站隊的事情既往不咎。

如果最後是萬世侯橫掃林天成,也沒有關係,死者為大,夏南今日表達敬意沒有任何不妥。再說在波特曼麗嘉酒店,夏南對萬世侯的支持不可謂不猛。

其他人當然也想上前幫忙,但這種事情是越矩的,他們的身份不夠。

前來悼唁的賓客陸續而至。

任何大場合基本如此,越是身份顯貴的人,越來的晚一些。倒不是人家故意擺譜,而是人家家大業大,時間當然要比尋常人要寶貴一些。

等到後面的大人物到場,呂家大院顯的有些擁擠。

一些身份不顯的人,在夏南親自忙前忙后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有些上不了檯面,在一些大人物相聚而來后,他們更是有些緊張起來。

他們畢竟是不請自來啊,要是到時候因為位置不夠,被請出去就難堪了。

…… 「原來如此……」

商離說的話非常的淺顯易懂,因此蘭蘭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不過很快,蘭蘭就意識到了不對,忍不住問道:

「那……我們呢?我們女人,也要斷髮嗎?」

一想到自己斷髮之後的模樣,蘭蘭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當然不用了。」

商離知道蘭蘭在害怕什麼,當即拉着她的小手安慰道:

一半浑浊的遗憾 「別說是你們女人了,哪怕是男人,我也不會強迫他們斷髮的。斷髮與否,全看他們自己選擇。」

商離又不是蠻子,當然干不出逼人剃髮易服,並且美其名曰新朝雅政的事情了。像髮型這種東西,其實是非常私人的。強行逼迫別人改髮型,很容易招惹別人的不滿。

因此,雖然斷髮有很多好處,但是商離卻並不打算以政令的方式進行推廣。而是打算以模範帶頭的方式,潛移默化國人的觀念,讓他們主動朝着商離靠攏,心甘情願地將自己頭上的辮子剪斷。

「這就好……這就好……」

聽到自己可以不用斷髮,蘭蘭心中不由一松,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拍打自己的胸口,弄得胸前一陣波濤洶湧。

「唔……王上,你們醒了嗎?」

這時候,似乎是受到商離和蘭蘭對話的影響,原先正在安睡的梅梅等人也都睜開了眼睛。在看到商離已經穿戴好衣服之後,立即從地上爬起來,對着商離行禮道:

「奴家萬死,竟然睡過頭了,沒有服侍王上洗漱。」

「無妨,昨晚你們也累得夠嗆,怪不得你們。」

商離自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怪她們,當即擺了擺手道:

「行了,都起床,準備吃飯去吧。」

「喏。」

梅梅等人對着商離行了一禮,而後快速穿戴好自己的衣服,跟在商離的身後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

前文提過,商周時期的王宮是極其簡陋的。別說是後世的那種雕樑畫棟了,哪怕是稍微高一點的建築你都是看不到的。王宮整體和後世江南地區的三進屋差不多,甚至可能還要更小一些。與外界的屏障只有一道不高的土牆,除了用來表明這裏是王宮讓人別隨便往裏面闖之外,沒有任何的作用——別說是人了,隨便來只狗子只怕都能跳過去。

本來按照舊例,國人中的男人是要輪流為王宮站崗,一來保護天子的安全,二來隨時等待天子的吩咐的。不過由於昨晚是自己的新婚之夜,商離知道動靜不會小,因此他特意將所有的衛兵都撤掉了。

如今他帶着幾個女人走在王宮裏,一路上是一個人都遇不到。只有幾聲小孩子的哭喊聲,從不遠處的食堂方向傳來。

「這!」

聽到這聲音,走到最後的小菊臉色一變,當即跑到商離的身邊,對着商離道:

「王上,奴……奴家的孩子……可……可能是餓了。所……所以……」

小菊說起話來磕磕絆絆的,顯然她也知道在新的男人面前談論這種事情有些不妥,害怕商離會因此而生氣。

不過商離卻並未將其放在心上,而是擺了擺手,道:

「沒事,你去吧。」

說完,商離又加了一句:

「對了,你的奶水……還夠吧?」

「應……應該夠……吧?」

小菊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餵飽自己的孩子,畢竟昨晚……

「那沒事了,實在不行,就讓她們幾個幫你。」

商離點了點頭,道:

「也記不清是哪個了,不過肯定還有人有奶水就是了。」

「喏!」

聽到這話,小菊如蒙大赦,當即也不多做逗留,快速朝着食堂的方向跑去。

至於剩下的三個女人,則是緩緩地跟在商離的身後。不過從她們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們顯然也非常關心自己的孩子。只不過相較於小菊,她們的孩子要稍微大一些,因此還能控制住心中的衝動,老老實實地跟在商離的身後。

再長的路也有走完的一天,不一會兒,商離便帶着幾人進入了食堂之中。

此時食堂內一共有11個人,商離、妤、梅蘭竹菊,以及她們的孩子。

沒錯,梅蘭竹菊四個人一共只有4個孩子,其中最小的是小菊的孩子,剛出生沒多久。最大的是梅梅的孩子,今年已經3歲多了。

「唉,這該死的夭折率。」

看着房間中的幾個孩子,商離忍不住嘆了口氣。根據梅梅的說法,她曾經生過3個孩子。但是到如今,真正還活着的就只剩這一個了,可見這年頭孩子的夭折率有多高。

不單單是梅梅,蘭蘭也曾經死過一個孩子,因此她對這最後的一個孩子也是寶貝得要死。在進入房間之後,立馬朝着自己的孩子跑去,將其抱在懷中,安撫了起來。

「王弟。」

這時候,原先被商離派去當幼兒園阿姨的妤抱着自己的女兒起身,對着商離說道:

「粥以及熬好了,你現在就要吃嗎?」

「嗯,勞煩王姐了,給我盛一碗粥吧。」

商離點了點頭,而後走上上首的位置坐下,一邊等待妤給自己盛粥,一邊打量著房間內的孩子們。

而後,他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場內所有的孩子中,最健康的似乎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小菊的孩子。而看上去最不健康的,卻是場內年紀最大的梅梅的孩子。

這就很奇怪了,通常來說年紀越大的孩子免疫力就越強。3歲孩子的消化能力什麼的肯定要比剛出生的孩子更好一些,為什麼會出現3歲孩子的「長勢」不如剛出生孩子的現象呢?

就在商離思考其中緣由的時候,一旁的梅梅送上了助攻。只見她在拿到妤盛給她的粥之後,立馬起身跑到商離身前,對着商離跪了下去,哭泣道:

「還望王上憐憫,能夠多賜一些食物給我的孩子。否則……否則她很有可能會撐不下去的……嗚嗚嗚……」

說完,梅梅便小聲抽泣了起來。

「憐憫?撐不下去?」

商離被梅梅的話搞得一頭霧水,當即問道:

「此乃何意?」轟鳴的紫色龍息絢麗綻放。

紅色的鯨息又掠過眼前。

少年化作紫色流光,與巨鯨在天空中不斷地錯身而過。

每一次對壘,天空都會破裂。

粉碎的空間在完全修復前,下一次對擊又已產生。

那毀天滅地的景象,讓人聯想到神話傳說中諸神隕落的悲壯光景。

這不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一一四:地下城之旅的終焉 李世民踹了幾腳,猶自不解氣。

又上前踹了幾腳,怒罵道:「你盧印之,忝為名門之後!」

「你范陽盧家的老祖宗要是知道你如此行事,說不定要從墳墓里爬出來,掐死你這不肖子!」

「堂堂京兆尹,不思保境安民,懲戒元兇,竟然助倭國畜生,欺壓我大唐百姓!」

「豬腦子!愚不可及!揣摩朕的意思都想不明白!」

「朕一世英明,幾乎毀於你手!」

「你說你該死不該死?」

盧印之一聽此言,臉色煞白,心中大駭。

難道陛下這是動了殺心?

盧印之忍着全身酸痛,復又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

「陛下饒命啊,臣雖有失誤,但也罪不至此啊!」

「陛下,您去巡查三省六部,哪個部門不是如此優待遣唐使?」

「微臣雖為京兆尹,但也是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三省六部的命令,微臣不敢不聽啊!」

「比如那鴻臚寺(唐朝外交部門)每每干涉長安府行事,微臣一個小小京兆尹,哪裏敢不聽令?」

李世民此時怒氣發了,情緒和緩多了,沉聲道:「鴻臚寺怎麼了?「

盧印之委屈道:」鴻臚寺把微臣叫過去聽令,特意交待說小邦來朝拜,此為大事,陛下就喜歡看萬朝來拜的盛況!」

「異域外邦之人,萬里迢迢,跋山涉水,趕赴長安,殊為不易,要求微臣善待他們!」

一半浑浊的遗憾 「如此,方才有更多的外國人來我泱泱大唐!」

李佑一聽,真就氣樂了。

【看來這下面的官吏也不都是傻子么?李老二確實好大喜功!】

【下面官吏這一步棋,算是走對嘍!】

【這份奏摺能遞上來,也不簡單!】

【李老二雖然好大喜功愛面子,但也絕對受不了公然打臉!】

李世民一聽李佑這話,老臉一紅。

捫心自問,他李世民確實有些好大喜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