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莫柳月的表情就很期待!

想想莫柳月的表情就很期待!

這時,莫柒柒才忽然想起了旁邊的小圓子:「來來來,介紹一下這個是小圓子。」說着她轉頭繼續介紹道:「和你介紹一下,她叫小糰子,今年三歲半了,比你是小兩歲半吧?」

「……」

小圓子呆愣愣的。

他血紅眼眸始終看着小糰子!

小糰子也看向了小圓子,頓時眉開眼笑:「師父,這個小哥哥好好看呀!」說着她直接跑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小哥哥我叫小糰子,你叫什麼?你比我大兩歲半吧?叫你哥哥太普通了,你是師父的人,不如我叫你小師兄吧!」

「……」

小圓子身子微僵!

可小糰子卻不管這些,繼續唧唧喳喳的:「咦,小師兄我們好有緣,你叫小圓子我叫小糰子,團團圓圓嘛?」

言語到這裏的時候,她揚著小臉看向了莫柒柒:「師父,你是為了我才給師兄取的名字嘛?」

莫柒柒:「也可以這麼說。」

小圓子。

小糰子。

她原本覺得這名字太隨意,有點配不上小圓子那驚為天人的外貌,可現在卻覺得分外的合適了。

關鍵是現在她看着小圓子反應似乎有不對?

他不只是眼睛變得更紅了,臉……也紅了,不成是害羞了?

這時,小糰子直接上前去抱住了小圓子的胳膊:「好了,小師兄我們一起出發了!」

「……」

很好。

小圓子臉紅加了幾分。

莫柒柒意味深長的掃了二人一眼。

說起來這兩個娃娃長得都是一頂一的好看,到是極為的般配。

惡趣味讓她上前,隨手就推了一把小糰子!

然而小糰子並沒有摔倒,而是被小圓子緊緊的拉拽住了,並關切道:「你……你沒事吧?」

「多謝多謝。」小糰子嚇得拍了拍胸,接着滿是驚訝的看向了小圓子:「小師兄,你的聲音怎麼也這麼好聽呀!」

「……」

小圓子臉紅再次加了幾分。

同時莫柒柒收到了一聲提示:憤怒值+100

這個提示讓她有些驚喜。

沒想到讓人害羞,竟然也能有這樣的收穫?

而且這個起始值雖然不如河豚王爺,可也算是不錯了。

對於開發了小圓子的新用處,她是覺得真心不錯的。

莫柒柒完全是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拍了拍小圓子的肩膀:「小師兄,你聲音真的很好聽,不如多說幾句。」

點到即止。

她看差不多就收了。

唯獨剩下小圓子臉紅的……要炸了。

。 一聽一大筆錢,我不由得心頭怦然一動。

不得不承認,來鵬城這一個多月,我對錢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接過皮箱,打開一看,頓覺眼睛一亮。

皮箱裏,是一塊用白色玉石打造而成的羅盤。

用的是和田羊脂玉,幾乎不見絲毫瑕疵,一看就是上等玉料。

雖然我對玉石的價格不了解,但我知道羊脂玉的價格不菲,當然,前提必須得是正宗和田產的羊脂玉。

我將白玉羅盤從皮箱內拿出來,端詳一番,問道:「這是用和田羊脂玉做的?」

「師叔果然識貨,用的是極品老坑和田羊脂玉,你看這玉石,白如羊脂,沒有一絲雜質。這一整塊玉,即便是原石,都能賣好幾百萬,更別說是這樣一件工藝精湛的白玉羅盤了。」

「你這是大手筆啊。」

李懷山笑了笑:「孝順師叔,應該的。」

「這麼好的東西,你從哪弄來的?」

「前些年我手底下一名弟子送我的,據說出自國內一位玉雕名家之手,我拿着也沒什麼用,只能放在家裏做擺件。師叔精通風水玄術,我尋思若是到了師叔手裏,必能物盡其用,故而將它送給師叔。」

他的態度十分誠懇,我要是再推託,就顯得矯情了,何況這麼一大筆錢,我畢竟不是傻子,送上門來,不要白不要。

曦锡 「行!雖然我一般不收人東西,但像這種有內涵的物件,我就收下了。今後要是還有這種東西,你拿着又沒用的,就給我拿來。」

已然收了,我不在乎臉皮更厚一點。

李懷山先是一怔,隨即連連點頭:「是!是!今後我要是再收到這類好東西,就拿來孝順師叔您。」

我將白玉羅盤收回到皮箱當中,說道:「我們先上去吧,雖然時辰還沒到,但我可以先跟你講講步驟。」

「好!好!師叔請。」

我領着李懷山上樓,露台上,已經設置好聚陽陣,其實所謂的聚陽陣很簡單,我用竹竿搭了一個簡陋的架子,然後在架子上貼了太上聚陽符,這樣一來,便能匯聚陽氣。

待到正午時分,李懷山往那兒盤腿一坐,我再從旁協助,就能幫他打通體內陽脈。

不過現在正值夏天,鵬城的夏天不是一般的熱,室外氣溫高達40度,地面的溫度更高,等於他得在太陽底下暴晒一個小時,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

我怕他被曬暈了過去,特意準備了藿香正氣水。

我將具體操作方法與注意事項向李懷山講解了一番。

李懷山倒是毫不在乎天熱,用他的話說,只要能打通陽脈,別說是太陽底下暴晒一小時,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干。

鄰近中午,他便依照我的叮囑,在那架子底下盤腿坐下,開始運行內氣。

我則將手按在他大椎穴處,閉上眼睛,感受他體內氣場的微妙變化。

其實人體氣場與天地氣場有相通之處,可以將人體看做一個風水場,而人體內的每一個穴位,每一條經絡,都是這個風水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大椎穴是陽脈的主穴,按摩該穴位,能能夠提振人體元陽,使外邪不能入侵。所以如果着涼了,按摩該穴位,能夠起到預防感冒的效果。

李懷山就是體內寒氣淤結在了大椎穴,要打通他的陽脈,就得疏通大椎穴。

他大椎穴所在的部位微微有些發腫,一般人可能感受不出來,但我感受明顯。

隨着他運了一會兒氣,大椎穴處開始微微顫抖,他眉頭微皺,臉色發青,表情顯得有些難受,豆大的汗珠順着他的臉頰流淌下來,也不知是因為太熱,還是因為難受所致。

他這明顯就是內氣淤結的表現,我暗暗運行內氣,將一股內氣輸入他身體之中。

也就過了兩三分鐘,我感到他體內忽然有一股內流涌動,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他的陽脈,總算是打通了。

我將手從他背上拿下來,說道:「現在你已經打通陽脈,運行內氣試試。」

由於正在運行內氣,李懷山沒有說話,但臉上難掩欣喜之色。他閉着眼睛,繼續運行內氣。

外面實在太熱了,我可不想跟他在這兒耗著,轉身回了屋。

曦锡 半小時后,李懷山推門走了進來,見了我二話沒說,先深深地鞠了一躬,隨即說道:「師叔,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我笑了笑:「言重了,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這事對師叔來說或許是輕而易舉,但對我而言,卻如千斤之鼎,這些日子快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幸好遇到了師叔。師叔這份大恩,我李懷山記下了,今後師叔有什麼事,就只管吩咐。」

我思索片刻,道:「還真有件事,想請你幫個忙。」

「師叔您說。」

菲娜 「昨晚跟我一塊吃飯那女孩,你見過了,她是我未婚妻,我擔心會有人對她不利,最近這段時間,你幫我找人暗中保護着她,但不能讓她發現了。」

李懷山立刻點頭道:「行!這件事包在我身上。」

「那就有勞了。」

……

李懷山中午本來要請我吃飯,但我拒絕了,昨晚畫符睡得比較晚,所以我都睡個回籠覺,下午還得去一趟工地。

下午三點多鐘,張文耀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公司給我配了車和司機,車就停在我樓下,我下樓一看,是一輛嶄新的寶馬X6,司機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留着平頭,精氣十足。

得知我就是唐川,司機顯得很是熱情,特地下車給我拉開了車門。

在前往工地的路上,司機告訴我,他叫陸飛,剛從部隊轉業,正好漢正國際招聘司機,他就來應聘了。

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我的專職司機。

一番閑聊,得知他老家也是川南,而且就在我臨近的縣城,我對他頓生親切感。

陸飛比我大三歲,因為年紀相近,我倆聊的話題很多,一路上什麼都聊,而且我倆說的是家鄉話,到鵬城這麼久,好像還沒這麼跟人聊過天,這種感覺真好。

。 「就這?師父,這次你把我坑的這麼慘,光是這個可不夠啊。」

江塵很不滿意的抗議,把他坑的這麼慘,想用這點東西就把他打發?

「這是遁空符,燃燒后可瞬息千里,哪怕是天武境強者也追不上你,夠了吧。」

張書陵無奈的笑了笑,也自知理虧,拿出三張遁空符遞給江塵。

江塵今日讓他長臉,給點獎勵倒也無妨。

「江塵,遁空符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這回你師父可沒坑你。」二長老打趣笑道。

江塵像是守財奴一樣將三張遁空符收下,這才心滿意足的笑了笑。

「師父,有一說一,以後能不能不要這麼坑我了?」

江塵真的有點被坑怕了,最主要的是張書陵每次都不提前跟他打招呼。

就……所有的坑都來的很突然!

「按理而言,這麼貴重的寶貝,應該會長氣運,可為啥沒動靜呢?」

江塵拿出鏡子照了照,卻發現額頭上的赤色線條毫無長進,不禁有些納悶。

「之前我得到天命道法的時候,增長了一絲氣運……」

江塵沉思片刻,只想到一種可能,「當初我以為天命道法平平無奇,但實則是逆天之功法,如此逆天之功法都只增長一絲氣運。」

想到這裏江塵不禁一陣頭疼,「若真是如此的話,還是蹭別人氣運增長的比較快。」

幫他人尋找機緣所得的氣運,跟自身機緣所得的氣運簡直是天囊之別。

就在江塵沉思之際,江秋滿臉感激的走到江塵身前,「三哥,此事皆由我而起,你被誤會成師父的傳人,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我深感抱歉……」

江塵連忙打斷,正氣鼎然道:「四妹,都是一家人,你說這話就有點見外了。」

有人請自然得接下來,江秋好歹也是個大氣運者。

江秋愣了愣,江塵這態度可跟之前不一樣,簡直判若兩人。

忽然,江秋恍然大悟,心中更加感動,「我明白了,這一切都是三哥安排好的,方才如此只不過是想要大長老的寶貝。」

「對!一定是這樣!」江秋心中越來越堅定這個想法。

「沒事,咱們都是一家人,我自然不會讓你陷於危險之中。」江塵挺直了胸膛,該賣的人情還是要賣的,總不能讓他白背鍋。

「三哥,我定會好好修鍊,早日報答你的恩情!」

江秋知道想要化解江塵如今的處境,唯有她成長起來,帶着真正的天殘劍出世。

說完,江秋便火急火燎的趕往掌門峰修鍊。

「師父,最近這段時間我就不回玉靈峰了,我想在山下與師兄弟們多多學習交流。」

江塵一心想着如何蹭氣運,玉靈峰自然不適合他。

「行,那你便和唐虎一起吧,過會兒我把莫小黑也送來。」

張書陵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他也正想讓江塵他們熟悉一下嶽麓書院。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