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她也就問了,「劉師弟,為什麼你越長越圓潤?」

想到,她也就問了,「劉師弟,為什麼你越長越圓潤?」

他們修士的身材大多健美,當然,也有清瘦和魁梧的,但劉三寶這般白白胖胖的,實在是少見,再說他體修課成績一直不錯,怎麼會越長越胖呢?

劉三寶面上紅了紅,暗道他也不想的啊,可家傳功法總不能不修,那他豈不是成了不肖子孫。

他咳了一聲,道:「這是特殊功法的原因!師姐若是沒事,我就先走了!」

說罷,不等白瑧反應過來,人已跑得沒影。

白瑧小嘴微張,看着圓胖的身影風一般輕敲的颳走,只剩下滿心驚訝。

沒想到劉三寶還有主動跑的時候,她摸了摸下巴,看來不是名方師兄教的功法啊!

送走劉三寶,白瑧摸出自己之前頓悟時畫的符籙,所有九品符籙清一色是催生符,共有7張,這種輔助性的符籙品階雖高,也不知能不能賣上價。

將剩下的火龍符、水龍符、金剛符、五雷符等分開放好,這些雖是七品,但都是攻擊符籙,價格應該會很不錯。

還有之前練習時畫的一些五品的,也都分門別類。

最後數了數,五品的有二十六張,六品六張,七品三十五張,八品十三張(全是水龍符),九品也是七張(全是催生符)。

指尖點着桌面,咚咚的敲擊聲房內迴響,心下琢磨,要不要與初玉坦白。

若是坦白,借口也是現成的,她頓悟了,且日後也不用遮遮掩掩。

若是不坦白,這些東西要爛在自己手裏,和她的初衷相悖。

她當時可不是為了悟道那種高大的理想學習符籙的,她就是為了賺靈石,順便提升自己的地位,她娘也是在成為符師之後,才沒人議論她是非的。

其實她心中早已有了決斷,只是在擔心風險罷了,作為一個求穩的人,她如何能考慮不到,這個決定可能會帶來的後果,這是她要付出的機會成本。

既然已經決定了,畏首畏尾毫無用處,她總不能一直呆在安全的避風港中,她一直知道,她患得患失,缺乏破釜沉舟的勇氣,這也是她不能領悟劍意的關鍵。

這與賭博不同,邁出這一步又何妨?

將八品水龍符留下十張,其它的都裝進儲物袋,之後就開始運功修鍊。

過了中午,剛到未時,初玉便如約而至。

進門便遞給白瑧一個儲物袋,「這裏有大小聚靈陣盤都有,大聚靈陣盤和上次的是同一批。」

白瑧接過儲物袋,兩人在屋內落座后,抖了抖手中的儲物袋問道:「師兄,這陣盤作價多少?我沒有靈石,能畫陣盤抵價不?」

初玉雪白的眉毛抖了抖,似是早有所料,直接道:「這裏面共十大十小二十個陣盤,你畫多少,分我一半便可!」

說完,他眨了下眼,補充道:「要七品的!」

郴任 白瑧心中小人直瞪眼,師兄你越來越調皮了,這俏皮的小眼神配上仙風道骨的老神仙臉,倒真有幾分老頑童的感覺。

估摸下自己的實力,她點點頭,答應下來。

袖下拳頭攥了攥,「師兄,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見她木著小臉,鄭重其事的模樣,初玉鬍子翹起,微微笑問:「何事?」

「其實我前段時間頓悟過一次,頓悟過程中,畫了一些高階符籙,之前怕惹麻煩,就沒有跟師兄說!都在這裏。」

話出口,白瑧心中莫名鬆了口氣,其實邁出安全區並沒有那麼難。

初玉心下微動,每個修士都有自己的底牌,自己的機緣和秘密,這都是無可厚非。

接過自家小師妹遞過來的儲物袋,神識探入其中,待看到七品、八品、九品符籙時,面上一怔,元嬰期的符籙……

。徐星劍直接看呆在原地,就連裴琰殺人的視線射過來,他都沒有發現。

見徐星劍直勾勾的看着玉姝,魏天縱直覺不妥,拽著徐星劍往後退了半步。

徐星劍被拽得回了神,再去看玉姝,卻見玉姝笑着走到了裴琰身邊,柔聲道:「怎能是他欺負我呢?一般都是我欺負他!」

……

《鳳臨朝》第219章披風是公主姐姐給我禦寒的 第723章重色輕友的傢伙

「老劉,美食聯盟以後就交給你來打理了。」

在完成了轉接工作之後,上官雲霜直接將總運營一職交給了老劉。

作為上官雲霜在生意上最信任的人,老劉從未讓上官雲霜失望過。

「老劉一定不會辜負小姐對我的信任。」

接過重擔之後,老劉當即起誓道。

上官雲霜這才隨同李庶一塊兒,從美食聯盟總部走了出來。

「雲霜小姐,今天可真是要謝謝你了,沒有你我不可能拿下美食聯盟。」

李庶向來是有一說一。

自己能接手美食聯盟,與突然出現的上官雲霜是分不開的。

有了她的加入,不管是美食街的商販,還是聯盟總部的人。

他們都心悅誠服,不會有半分的質疑。

所以,李庶必須向上官雲霜致謝道。

「李庶先生可真是謙虛,隻身一人將苟富貴一干人等打倒。」

「如果沒有你出力的話,怎麼可能會有後面的事兒?」

「李庶先生,美食聯盟迎來改革,你才是大功臣。」

這兩人又開始商業互吹了起來。

搞得此時二人之間的氣氛,多少還是有點尷尬。

不過很快,李庶便將話題轉移到了上官雲霜身上,化解了尷尬。

「雲霜小姐,你怎麼會突然出現的?」

實話說,李庶對於上官雲霜的突然出現,感到很是驚愕。

一向持有很重好奇心的李庶,自然不會放過詢問的機會。

「其實我也不是突然出現,而是我特意駕車過來的。」

「我聽說那裏有家燒烤店開業了,味道非常不錯。」

「所以,我才會出現在美食街上。」

上官雲霜擺了擺手,她可不是什麼神出鬼沒的幽靈。

這僅僅只是一個巧合罷了。

「原來如此!」李庶面色尷尬的笑了起來。

不過,既然美食聯盟的事兒已經處理完了。

李庶這肚子原本才吃到一半,必須得重新返回美食街。

既然上官雲霜也是出來吃東西的,正好二人一路。

等到李庶二人重回趙家燒烤的時候,雲霜發現竟然就是自己找的那一家。

「雲霜小姐,還有李庶先生,今天我店新開張。」

「你們要是不怕胖,就甩開膀子的吃。」

「今天本店所有的食材統統免費,啤酒飲料全免。」

隨着李庶與上官雲霜二人的回來。

趙德新與趙剛、趙倩,三人熱情的歡迎了二位。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李庶一聽,立馬興奮的搓了搓雙手,一臉期待的說道。

「趙大伯,我聽說您家秘制的醬料非常香。」

「今天,您可得好好的施展一番您的手藝。」

「我很期待哦!」

既然是前來吃燒烤的,上官雲霜那爽朗的性格便體現了出來。

她並不覺得出現在這種燒烤攤上,是降低自己身份的表現。

相反,能順着本心接受一切正當生意的招待。

不管是五星級酒店的紅酒,還是此時的燒烤攤上的大雞腿。

上官雲霜都會充滿熱情的對待,絕對不浪費。

「雲霜小姐不愧是雲霜小姐,比曹冰蓮那個女人好太多了。」

各類秘制醬料輪番上陣,各色燒烤不斷被端到飯桌上。

能看着李庶與上官雲霜二人,絲毫不怕有損形象的大口吃了起來。

趙倩與趙剛,包括其他商販,紛紛感嘆了起來。

在沈西,雖說曹雄已經力壓上官羽,成為排名第二的巨頭。

但是,論口碑與人品的話,上官家族卻是一直壓曹家一頭。

不僅僅是曹雄當年的背信棄義,他的女兒曹冰蓮更是無恥歹毒。

現在,再將上官雲霜與曹冰蓮做一番對比的話。

眾人發現,上官雲霜不僅僅是美麗大方且漂亮。

最為主要的是,她很接地氣,從來不排斥所謂的窮人吃的東西。

這一點,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對上官雲霜充滿了尊敬。

其中,尤其是趙剛,這條單身了二十五年的單身狗。

「雲霜小姐,這是我今天特意為您準備的秘制雞腿。」

「還有這個醬香雞翅,絕對好吃到流口水。」

「最後是這扇貝跟生蚝,雲霜小姐千萬不能錯過啊!」

趙剛一會兒端來一盤雞腿,一會兒奉上三串雞翅。

現在,更是將一整盤烤好的生蚝與扇貝端了過來。

然而,李庶快速發現,趙剛招待的人可不是自己。

而是一直一臉尷尬微笑的上官雲霜。

「班長,我要吃烤茄子。」

李庶撇了撇嘴,特意喊了一下趙剛。

「李庶,你等一下!」豈料,趙剛連正眼都不甩給李庶。

在將生蚝與扇貝放下之後,趙剛立馬又回到燒烤爐旁邊。

接下來,可是他最為拿手的五花肉燒烤。

「我好像,搶了李庶先生的功勞了!」

上官雲霜注意到了李庶那幽怨的表情變化后,立馬將雞腿推向了李庶。

李庶看了一眼那散發這秘制醬香的雞腿,口水早已流了一地。

既然是上官雲霜自己推來的,自己沒道理拒絕啊。

「李庶,你幹什麼?那是給雲霜小姐吃的。」

然而,當李庶剛一抓起雞腿,準備往嘴裏塞的時候。

趙剛就跟得了失心瘋一般,沖着李庶大聲怒斥了起來。

「我……」

甚至不等李庶把話說完,趙剛直接一手將那雞腿從李庶的手中奪了回來。

隨即,工工整整的重新擺放在了上官雲霜跟前。

「雲霜小姐,這雞腿您的趁熱吃啊!」

看去李庶,趙剛前一秒還是一臉嚴肅的表情。

可是這一轉過頭看去上官雲霜,立馬展開了笑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