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副暢快淋漓的宴會。

好一副暢快淋漓的宴會。

除了陸浮空!

陸浮空身為女帝近侍,守護女帝安危是職責所在,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雖說陸浮空修為強,但是他也有口腹之慾啊!

一群人在那裏吃吃喝喝,他卻只能在一旁看着,這合適嗎?

沒辦法,從身份看來,這很合適。

「mmp,別讓小爺逮到機會,不然,有你這婆娘好看的!」

「……」

「唉!啥時候才能回家啊!」

「……」

「對了,找個機會提醒一下老爹,不然可能明天就死了!」

「雖然總是坑我,但他是我親爹啊!」

陸浮空前面的心聲,周挽月一一收入耳中,心裏還有些勝利的竊喜。

再加上請來了一位大宗師,她很高興,酒飲多了,也就醉了。

後面的心聲,也就沒聽進去。

宴會結束時,陸浮空趁宮女攙扶周挽月回寢宮的間隙,悄悄跑到陸豪傑身邊。

陸豪傑堂堂鎮國大將軍,常年鍛煉酒力,酒量很好。

但是耐不住今晚喝的多,神志已然不太清晰。

如此也好,以免陸浮空暴露。

以陸浮空的修為,已經感應到了因果,所以他不願意干涉大周的國事,以免因果沾身。

但是出手保護一下自己的親爹還是沒問題的。

陸浮空以指代筆,在陸豪傑手背上畫了一個陣圖,然後注入足夠的元氣。

這個陣圖是他從皇宮的藏書裏面學來的,由於過於古老,陣圖的名稱、作用和用法均已遺失。

而且,激發陣圖需要海亮的元氣,最起碼也是大宗師圓滿的全部元氣。

所以,皇室的陣法師研究過這個陣圖,卻始終無法驅動,就以為是流傳的過程中陣圖有些損壞,無法佈置成功。

但是陸浮空元氣海量,隨便抽出一點就足夠激發陣圖,陣圖的作用一試便知。

當擁有者受到足夠取其性命的攻擊時,陣圖會在擁有者受創的瞬間啟動,護住擁有者一條命,同時將其傳送到預設地點。

值得注意的是,保住一條命,可不等於保護擁有者不受傷害!

陸浮空佈置的陣圖,預設地點當然是他家陸府嘍。

據他所知,八府叛軍的戰陣里,有三位大宗師,保不齊就會半路劫殺段紅塵。

那時,陸豪傑身為宗師,哪怕是宗師圓滿,距離大宗師僅有一步之遙,卻也無法逃脫。

所以才會悄悄畫一個傳送陣圖,保證他爹的生命安全。

當然,陸浮空還有更強的手段,只是不方便使用。

用這無名陣圖正好,保他爹一條命即可,正好還能趁機小小的報復一下。

嘿嘿!

陸豪傑暈乎乎地看見陸浮空,嘴裏嘟囔道:「臭小子,怎麼是你?段大宗師呢?我要請教請教他,如何突破大宗師之境。」

「請教一個喪家之犬幹嘛?學他被追殺嗎?我屋裏不是種了一根草嗎?想晉陞大宗師,吃了那根草就行!」

當然,旁邊還有其他人,陸浮空這話是直接傳音給陸豪傑,但是陸豪傑醉的太厲害,根本沒有注意到。

陸豪傑聽完之後,直接到頭就睡,估計都沒聽清楚陸浮空的傳音。

陸浮空滿臉嫌棄,畫完陣圖就走。

Decay沦丧 至於他爹,應該有管家來接吧! 要知道根據雙方目前的情況,如今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已經完全佔據了優勢,是看不再擔心就下來來自於洛家和馮家的狂猛攻擊,因為如今這些洛家的子弟已經通通被這些來自於蘇家的子弟們殺死,然而這一次蘇家的這些子弟卻並沒有因此而獲得勝利,最起碼暫時是沒有勝利的,因為只是這礦山之戰當中,這些洛家的子弟當中,那個來自於馮家和洛家的最強大的武者馮臨和洛華他們兩個人如今依然活著,如果他們二人不死,如今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而且洛華和馮臨依然保持著一定的戰鬥力,儘管在現如今在蘇文和蘇夢他們這些人的共同攻擊之下,如今的這個洛華已經節節敗退,很可能直接被蘇文等人所擊殺,然而這個馮臨和他們的情況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畢竟馮臨可是一名武魂8段的武者,在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方面都不是那些普通的落家子弟可以相比的,而且馮臨可是來自於馮家馮家也畢竟是薊州城裡面三大家族之一,他由於自己的修鍊天賦還不錯,所以從小開始家族當中便耗費了非常多的修鍊資源,給予他進行修鍊,因此如今的這個馮臨作戰手段也是非常厲害的,此時此刻如果這些來自於蘇家的武者不拼盡全力和這個馮臨進行作戰的話,恐怕他們這一次很難真正的將這個馮臨擊殺,而然而一旦讓這個馮臨迅速的逃回去的話,那很可能會把一些對蘇家不利的消息傳送到他們馮家,因此如今的蘇家是絕對不想讓這種情況發生的。

所以這一次馮臨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想要逃出這一片礦山才是上策,只要他能夠順利的活下去,只要讓他能夠活著回到他們所在的馮家,即便他們馮家的家住馮雲廣非常的生氣,依然不會過多的處罰他,畢竟馮臨的如今的修為境界,可是已經達到了武魂境八段,並不是那些普通的武者可以相比的,所以說馮臨只要保住了這條命,就可以再次帶領一些馮家的子弟向這片礦山進行攻擊,因此這一次蘇家是絕對不會讓這個馮臨得逞的。

「馮臨有本事你別跑啊,過來和我們蘇家的子弟一戰,我今天就看看你現在還有多少的囂張氣焰,你剛才說話不是很狂妄嗎?你不是說要將我們蘇家的子弟通通擊殺嗎?而且你還口出狂言,說你們馮家要把我們蘇家整個家族都能滅掉,既然這樣,如今你為什麼躲躲閃閃的想要逃出礦山,有本事退回來和我一戰!」此時此刻的蘇錚可以說戰意熊熊,根本就不擔心眼前的這個馮臨會狗急跳牆之下,做出一些魚死亡破同歸於盡的事情來,不過這一次,有了沈建的幫忙,可以說這個馮臨即便有再多的手段,很可能也被沈建化解,儘管沈建的修為境界在這些來自於蘇家的子弟當中並不是最高的,然而他們完全相信沈建這一次同樣能夠幫助這些蘇家子弟,直接將眼前的這個馮臨所擊殺。

要知道如今這些來自於馮家洛家和蘇家的這些子弟裡面能夠在半空當中飛翔的只有三個人,這三個人便是馮臨,蘇錚以及沈建,而沈建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武魂境四段而已,修為境界並不是特別的高,而作為一名武魂境四段的武者卻能夠利用自己的身法手段而在半空中飛翔,這一點讓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非常的不可思議,不過這也同樣說明了一點,那就是沈建這個年齡並不大的少年,他的作戰潛力可以說是非常巨大的,如果讓這個沈建幫助他們付家去對付,這個馮臨的話,或許這個馮臨真的會被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所擊殺,而他們蘇家的子弟在這一次礦山之戰當中也同樣能夠完全的佔領這一片礦山,獲得這一次礦山之戰當中的勝利。

此時此刻剛才沈建,非常雷霆的手段擊殺了洛安,而沈建的修為境界不僅僅沒有遭受到打擊,而且自己的修為境界竟然得到了突破,從以前的武魂境三段而突破到武魂境四段,同時沈建體內的妖族血脈境界也同樣得到了順利的晉陞,晉陞為二階中期血脈境界,所以說如今的沈建的作戰實力可以說完全能夠和普通的武魂境七段的武者進行廝殺,再加上沈建超快的身法和眾多的作戰手段,以及還有他的強大的作戰天賦,即便是遇到了這位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八段的這個馮臨,沈建也完全不用懼怕他,因為沈建完全有信心,配合蘇錚一起,將這個馮臨所擊殺,不會讓他真正的逃脫這一片礦山。

然而現如今的這個馮臨,其實心裡是非常的為難的,這一次他攜帶了三枚培元丹,而他所吞服的培元丹和沈建以及蘇家子弟所吞服的培元丹有很大的不同,因為馮臨所吞服的培元丹,僅僅是那些最為普通的下品培元丹,即便是三枚培元丹的藥力作用,融合在一起,在面對如此激烈的戰鬥的時候也完全不頂用,而如今的蘇錚和沈建他們手中可是效果非常好的上品培元丹,上品培元丹裡面所蘊含的元力能量以及對武者戰鬥力的增幅可是非常強大的,所以說如今的沈建和蘇錚他們兩個人的聯合之下,如今的這個馮臨在此時此刻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感覺。

然而馮臨此時此刻體內丹田氣海裡面的元力能量如今雖然沒有消耗殆盡,不過也幾乎消耗了大半,然而在此時此刻他的手中已經沒有了足夠的培元丹作為能量的支撐,所以說如今的這個馮臨可以說是窮途末路的狀態,一旦他體內僅存的不多的這些元力能量在作戰當中消耗殆盡的話,那這一次,別說是這個蘇錚即便是修為境界遠遠比不上他的,這個沈建也完全能夠將他一擊必殺。

要知道,馮家和蘇家可是完全不一樣的,馮家是一個非常冷血殘酷的一個家族,一旦證明武者被擊殺或者執行任務不力失敗的時候,即便他真正的被敵人殺死,或許這個家族也不會放過他,因此此時此刻的這個馮臨,在和沈建蘇錚戰鬥的時候,其實心裡壓力還是非常大的,這也是為什麼他不敢和蘇錚沈建等人死戰的原因,因為他一旦被蘇錚沈建殺死之後,即便他自己一死了之,而他的家族卻完全會受到牽連,以目前馮家的家族馮雲廣的做事手段,只要這一次,馮臨在這一次礦山之戰當中遭遇失敗,那今後他所在家族的這一脈將永遠也無法獲得馮家家主馮雲廣贈予的這些修鍊資源,這樣一來他所在的這一片只賣很可能就會就此沒落,從而被其它支脈所瓜分。

然而此時此刻想要逃跑,他也是完全無法逃掉的,如今的這個沈建和蘇錚他們兩個人一前一後將這個馮臨逃走的路線都已經堵住了,而且如今的這個,馮臨因為自己丹田氣海裡面的元力能量已經消耗了太多,以至於他如今體內的元力能量根本就無法支撐他去催動他的技能元力化翼,所以說這時候的馮臨是根本就無法在半空當中飛翔的,只能通過在地面上跑跑的方式進行奔跑,然而在地面上奔跑沈建和蘇錚他們兩個人卻能夠在半空當中追擊他,所以說這時候的這個紅林根本就無法逃脫蘇錚和沈建的追擊。

此時此刻馮臨前有阻敵後有追兵,他逃走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如今所面臨的一幕,就是要和對方死戰,即便是用戶自己,全部的實力,也要給對方以沉痛的一擊。

「馮臨,我看你今天往哪跑,如今這一片礦山就是你的埋骨之地,從今往後你永遠也走不出這一天礦山,今後我不僅要將你擊殺,我還會將你們的馮家連根拔起,將你們馮家所有的子弟通通殺死。」蘇錚此時用非常兇狠的語氣對著眼前的這個馮臨大聲的叫喊道,要知道在最近這幾年裡,由於蘇家的實力一年比一年弱小,因此他們蘇家幾乎遭到了來自於馮家子弟的非常致命的打擊,就以現在來說,蘇家的這些子弟,很多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中期以上的武者都遭到了馮家和歐陽家這兩大家族武者的暗算,而現如今,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終於在這一片礦山之上能夠報仇雪恨,因此,他絕對不會給予這眼前的這個馮臨逃跑的機會,今天他必然要將這個馮臨殺死,也算是向他們馮家提前收取點利息。

「蘇錚,如果我們兩個人持續戰鬥下去,你畢竟是我的手下敗將,而現如今別看你們現在人多勢眾,洛家的子弟們通通死掉,然而,你卻無法殺死我,如果咱們兩個人一直戰鬥下去的話,或許被殺死的人只能是你,而不是我。」馮臨在說完這句話的的時候,頭頂上的狼牙棒武魂再次綻放出來,隨後他從他的儲物戒指裡面再次拿出一個狼牙棒,很快他的武魂狼牙棒和他手中的兵器狼牙棒融合在一起,武魂和兵器相互融合之後,這個兵器狼牙棒的攻擊力必然比以前增大了許多倍,然後,這個馮臨便再次向著不遠處的這個蘇錚攻擊而去,既然如今無法逃跑,那隻能夠和對方死戰,而現如今這個,馮臨也算得上是狗急跳牆,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即便他無法殺死對方,也必然要給予對方一些創傷。

此時此刻,蘇錚也同樣處在戰鬥正酣的狀態,要知道如今的這個蘇錚的狀態和眼前的這個馮臨狀態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沈建給予了他三枚上品的培元丹,在這三名上品培元丹的作用之下,此時此刻的這個蘇錚體內的元力能量可以說極為的充足,因此它能夠再次的催動他的武技和眼前的這個馮臨進行戰鬥,別說現在已經有了沈建,幫忙共同去對付這個馮臨,此時此刻沒有沈建的幫助,蘇錚依然有信心能夠將眼前的這個馮臨直接擊殺掉。

而見到如今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馮臨,蘇錚的手上,再次凝聚出他的武魂石斧,然後在自己的頭顱上空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元力石斧,這個元力石斧和手中的武魂石斧融合在一起,他想要和眼前的這個馮臨硬拼一記,畢竟如今的這個蘇錚可是有人充沛的元力能量作為能量補充,而眼前的這個馮臨此時此刻卻處於一種窮途末路的狀態,根本就無法持續作戰,因此如今的蘇錚完全有信心,當面和這個馮臨一戰。

然而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馮臨在此時此刻依然沒有將他放在眼裡,而是將自己的對手直接對準了,不遠處的這個服裝在剛才這個馮臨和蘇錚兩個人之間戰鬥了兩個時辰,誰也無法將誰壓制,沒有分出勝負來,而眼前的這個沈建畢竟修為境界如今比他們低一些,所以他完全沒有將沈建放在眼裡,也並沒有覺得沈建對他會造成一定的威脅。

這一點,其實沈建心裡非常的清楚,同時,沈建也同樣心中暗喜,要知道如今的這個馮臨竟然如此的輕視眼前的沈建,那麼馮臨必然會對眼前這個沈建疏於防備,對於沈建接下來的攻擊,馮臨也完全沒有當回事,他並沒有覺得這個年齡並不大,修為境界並不高的,這個沈建是他接下來作戰的真正威脅,而是覺得眼前這個蘇錚才是她的心頭大患,如果他能夠拼盡全力將眼前這個蘇錚成功的擊殺掉的話,那麼他這一次必然能夠將這些來自於蘇家的子弟們通通的去殺掉,畢竟他們武魂的武者當中武魂境八段的武者幾乎能夠橫掃一大片武魂境中期以下的武者,所以說這也是馮臨才將自己的目標真正對準了眼前的這個蘇錚,要想在這一片礦山基建當中取得真正的勝利,必然要先將這一次蘇家的實力最高的武者蘇錚直接擊殺掉才可以。。 等那修士自浴室中出來,換好了小夥計準備的衣服回到大堂之後,便是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準備與桃客行好兒好兒的說到說到。只不過還未等其開口,血心童子就已經抬手制止了他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你說你是來為血谷報信的,先說說你帶來了什麼消息。」血心童子為了避免麻煩,便是將自己的氣息外露了一些,聲勢駭人的問向了正準備說話的桐如獻。

「得,我就先說說血谷的事兒。」見著血心童子的氣息駭人,桐如獻不由是縮了縮脖子,打算先將正事兒給說了,再去找桃客行算賬。

「剛才七情六慾魔宗和災劫魔宗都分別找上了我們宗主,要求我神體魔宗站在血谷的對立面上,在這次萬魔同天大蘸上將血谷從三大上宗的位置拉下來。我估計著,這兩宗在找到神體魔宗之前,應該已經說服了不少其他的魔宗。」桐如獻先是神色一正,而後也不去管血心童子的身份,便是將七情六慾魔宗和災劫魔門找上門來的事情給說了。

「這手段還真是下作,你可知道他們要扶持哪一處魔宗來接替我血谷的位子么。」血心童子聞言,眼眉不由是皺了起來,向著桐如獻接著問到。

「我們宗主聽到的是推舉傀門來做這新的三大上宗。」桐如獻被血心童子這麼一問,便是將自己知道的消息說了出來。

「傀門….」血心童子聞言,不禁是若有所思。

「這傀門又是個什麼東西?」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聽見『傀門』兩個字,不由是覺著有些奇怪,好似從來沒說過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小宗。

「傀門是這些個年裡新出現的魔宗,走的是歪門邪路,不修己身,反而將全部的修為和道行寄託於傀儡之上。」桃客行聽著那位血道巨擘發問,當即就是向著那顫顫巍巍的老頭兒解釋到。

「還有人走這種路子的魔修,當真是不成氣候….」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聽了桃客行的解釋以後,不由是一副見了鬼的語氣講到。

「這種路子,貧僧倒是有所耳聞。有些修士的肉身異常孱弱,或者是因一些原由而與靈氣不合,在如此情況下,便是會尋找機緣鍛造出另一具軀體來,以供換身修鍊。」孽海聽到『傀門』二字,眼神倒是沒什麼波動,反而是說出了自己在血淵界所見過的,一些類似於傀門修士的特殊邪修。

「拋卻擁有生機之體,轉而化為傀儡之靈,這是在嫌命長了嘛….」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對於這種有些昏了頭的修鍊之法,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搞不清楚怎麼會有人放棄肉身。

「不足為怪,金石之體比之肉身更為堅韌,若是天資有限,在成神之前這傀儡之體倒確實不錯。」另一位年老的血道巨擘稍一作想,便看透了其中的隱秘,想通了七情六慾魔宗和災劫魔門,為何會去推舉這新出的傀門作為新的三大上宗了。

「原來如此….」那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聞言之後也是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一群宵小而已,不足為懼。只要災劫魔門之內的老傢伙們不找我們拚命,七情六慾魔宗那些個宵小根本就不足為懼。」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明了其中的問題,說起話來也是對於七情六慾魔宗多了幾分輕薄之意。

「呵,就算是對上災劫魔門的災劫巨擘,我們也未必不能收拾掉幾個。」血心童子坐在桌子旁邊兒,眼中閃著猩紅的血光,將正在望著他的桐如獻給嚇了個不輕。

「這人身上的氣息怎的會如此的兇悍、邪惡,早知道我便是不來了…」從血心童子的一言一行中,桐如獻皆是能感受到殘忍、兇悍的意味,面對如此的人物,桐如獻在本能上的便有些畏懼。此時,坐在離著血心童子不遠處的桐如獻,巴不得趕緊的站起身來,自心裡想著從這客棧里離開。

「我前些天認識幾位傀門的弟子門人,要不然,我再去他們那裡探些個虛實過來?」好半天之後,這大堂中一直也是沒個聲響兒,再加之青木若何同樣是一直沒有出現,桐如獻便如坐針氈一般,隨便找了個理由就要起身離開。

「不用了。」血心童子聞言,則是將自己外漏的氣息全都給收了起來,示意桐如獻不要去找那些個傀門的弟子探聽虛實。

「那我就先走了。」見著血心童子將渾身的氣息收了起來,桐如獻便明白他已經不需要再向自己問話兒了。也顧不得再去找桃客行的麻煩,當即就是站起身來,向著血心童子告別到。血心童子對於桐如獻的言語,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又是一言的不發的靜默了起來,不再去管他的事情。

「還真是個欺軟怕硬的小傢伙兒!」桐如獻見著血心童子點頭,隨即便起身緩緩的離開了客棧。在桐如獻走後,桃客行不由是有些嘲諷的笑了起來。

「我今夜打算去會會這所謂的傀門,有沒有跟我一起去的。」桃客行這裡方才說完,血心童子旋即就是張開嘴巴,向著這大堂之中的幾人問到。

「貧僧也想前去漲漲見識。」孽海輕輕的一笑,打算同血心童子一齊在夜裡去看看,這所謂的傀門究竟是個怎樣的宗門。

「我們這個老傢伙好久都不曾來萬魔城了,晚上出去溜溜彎兒,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吧…」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自心裡對於傀門的修行之法便是有些鄙視,聽著血心童子晚上要去,不由是打算抓兩個人來看看這傀門的修行之法,到底能不能登的上大雅之堂。

「我就不去了。」桃客行則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打算去找傀門的麻煩。至於另一位年邁的血道巨擘,自始至終都不曾表態,看起來也是不打算過去看看。

再之後,血心童子便是和孽海,以及那位攙著拐杖的血道巨擘走出了這間客棧的大堂,尋找起了傀門所設立的客棧於萬魔城中所在的位置。。 不管他說什麼,房舒雅都直接當他是空氣。

「這位小姐,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麼有個性的女生,我對你一見鍾情,真的,如果你不介意,不如,咱們試着交往看看?如果到時候你對我不滿意,可以退貨的。」蕭航撩了半天,房舒雅都不為所動,最後,他乾脆說點直白的。

「不用試了,我一看到你就不滿意。」房舒雅心情都糟糕透了,蕭航還在她面前吱吱歪歪,她都快煩死了,恨不得拍死他。

偏生這傢伙還不自知,繼續問道:「你對我哪裏不滿意?長相、身高、身材、還是家世?」

房舒雅不耐煩,朝着冷言坐的地方一指,淡淡道:「你若是長成他那樣,我或許會考慮。」

蕭航順着房舒雅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坐在不遠處的冷言,他驚叫:「長成他那樣,難不成蕭爺我長得不如他?我說,這位小姐,你再仔細看看,我其實長得還不錯的。」

房舒雅不耐煩地白了他一眼:「不錯什麼不錯?你不及他的一萬分之一,你說夠了沒有?說夠了就讓開,別在這裏礙事。」

蕭航受到了一萬點傷害,他竟然被一個女孩子嫌棄了,這簡直是他撩妹生涯中的一大敗筆。

尤其是,聽到房舒雅說他不如冷言萬分之一時,他簡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有氣無力地回到冷言那邊,直接往椅子上一癱,打算裝死。

冷言看到他無精打採的樣子,不用問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不由得語重心長道:「阿航,你看開點吧,來這裏參加婚宴的女孩子,跟風月場所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樣,若是那麼容易被你追到的,那就沒有意思了。」

蕭航突然轉頭,定定地盯着冷言看,越看眼神越憤怒。

坐在冷言身邊的慕雪,都感受到了蕭航的死亡凝視,她蹙了蹙眉,淡淡道:「蕭航,追不到女孩子是你自己沒本事,不要遷怒我家阿言。」

蕭航突然捂著臉,差點鬼哭狼嚎,想起這裏是人家結婚的地方,他鬼哭狼嚎不合適,這才改為低低地哀嚎:「嫂子,你知道嗎?剛剛那女孩竟說,我不如阿言的萬分之一。」

慕雪驚訝:「那女孩這麼有眼光?」

蕭航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嫂子,你這反應不太對吧?你好歹謙虛一下啊,你這樣不覺得自己臉皮很厚嗎?」

「不會。」慕雪淡淡道。

蕭航:……

蕭航不想再跟冷言夫婦說話了,他轉向冷宏,可憐兮兮道:「宏哥,你來說句公道話,我真的長得有那麼差嗎?」

「給你一個良心的建議。」冷宏嘆了口氣。

「什麼建議?」

「以後沒事不要跟這對夫妻說話,太傷了。」

「他們傷着你了?」蕭航頓時滿血復活了。

冷宏點了點頭,有氣無力道:「我嫂子說,我的髮型像顆蒜,女孩子見到我這難看的髮型,不會多看我一眼。」

蕭航聽了這話,頓時看向他的頭,他看了足足一分鐘,而後點了點頭:「別說,還真的挺像的。」

「滾。」冷宏差點氣死。

蕭航哈哈大笑,剛才追不到女孩子的憋悶,頓時消失殆盡了,果真是,慘的時候要跟人比慘,只要有人比你慘,你就算再慘,也還算圓滿。 c王秋跪在旁邊痛哭流涕,昔日好友,今日化為灰燼。

顧知鳶站在門口,眼淚決堤,這些孩子,用生命保護了孩童,用血肉之軀撐起了整個計劃。

小林如同枯木一般的手中,緊緊握著一把匕首,是寒宵給她的。

她用生命告訴眾人,就算是女子也可以所向霹靂。

「王妃,這個小林,無父母,只有一個弟弟妹妹,這個孩子,是孤兒,其他兩個孩子都有父母,一會兒便在領取屍體。

「嗯。

」顧知鳶點了點頭:「好好補償他們的父母,他們是小英雄。

「是。

王秋轉頭看向了顧知鳶,瞧著顧知鳶浴血而來,瞳孔微微一縮,瘸著一條腿跳到了顧知鳶的旁邊,略帶激動地問道:「昭王妃,你怎麼樣了,怎麼渾身是血啊,你受傷了么?你這是什麼搞的?」

他喋喋不休地像是一隻小麻雀,顧知鳶眉頭微微擰在了一起:「我沒事,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