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案雖然若隱若現,不過恰巧落入了林天霄的眼中。心中一變,眼神一縮,雙眼微眯,右手不由摸著身上那黑色的鋒芒,冷靜異常,猶如捕食前的獵豹。

圖案雖然若隱若現,不過恰巧落入了林天霄的眼中。心中一變,眼神一縮,雙眼微眯,右手不由摸著身上那黑色的鋒芒,冷靜異常,猶如捕食前的獵豹。

隨後四人未做停留,繼續向前而去。四道黑影越來越遠,越來越小,逐漸消失在本就沒有什麼光亮的道路上。

待得四人身影不見,楚夢婕毫不在意地幽幽開口:「你認識那四人?」

林天霄不曾想楚夢婕會突然問自己,想來她是發現了什麼。沒想到她觀察如此細微和敏感,便不做隱瞞,很是坦然:「見過一次,流雲派的。」

這次倒是讓楚夢婕微微詫異了,不由轉過頭:「流雲派的人?」

林天霄剛要繼續說什麼,楚夢婕用纖細的食指放在用面紗遮住的紅唇面前,做了一個「噓」字。

林天霄正在好奇之時,楚夢婕輕柔的聲音再次傳來,卻是低了很多,只有兩人聽見而已:「待會再說,他們在前面停了下來。」

林天霄向前遠眺,果然!

此時四人消失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兩人的視野中,然後逐漸拉大。數分鐘,身影已到兩人身前不遠處。

兩人並不打斷停留,與四人擦肩而過,準備繼續想前而去。

而有的人卻是有些按耐不住,打破了安寧的夜晚,幽靜的道路:「前輩,在下流雲派呂小妍。不知道能不能耽誤前輩一點點的時間,向前輩打聽一個人?」

原來四人正是從食為天離開的呂小妍四人。

流雲派在林家的東北方向,但食為天離無雙城北門近一些,而且他們知道出了北門便是數百里的山林,以免引人注目,從這裡迴流雲派是最好之選。

此時呂小妍拉下帽子,不過面紗依在,恭身行禮,態度還算可以。而至始至終,呂小妍只看著楚夢婕,不過餘光卻是一直在林天霄身上打轉,想將其看個通透一般。

奈何卻是被黑袍遮蔽,難以分辨。越是如此,越是心中有股東西在作祟。

楚夢婕本不想停下,不過在聽到女子名字的時候,有些意外,稍作猶豫,還是微微駐足。林天霄也是停了下來,立在身後。此時林天霄的位置剛好在呂小妍正前方的不遠處。

楚夢婕手中的油紙傘微微旋轉,並未轉身,淡淡開口:

「呂小妍?你是他和她的女兒吧。沒想到都長這麼大了。看在她的分子上,你說吧,下不為例。」

不知道語氣中是何意思?他和她又是指的誰?不過顯然答應了呂小妍的請求。

呂小妍臉色一變,她當然知道油紙傘女子話語中的含義:「晚輩失禮了,打擾之處還請前輩見諒,前輩請!」

楚夢婕倒是微微詫異,自己答應她了,她卻是不問了,不過並不在意,邁著蓮步,向前而行。林天霄也是跟了上去。

而此時呂小妍四人卻是停在原地,沒有動作。四人聚在一起,低著頭不知道在交流著什麼,大虎三人剛開始似乎很不願意,但是最終還是老不情願地換了個方向,繼續向北掠去。

三人離開后,呂小妍一個人也是換了一個方向,從邊上的小路吊楚夢婕和林天霄的身後。

走了一段時間以後,林天霄開口了:「她發現我了。」

不過語氣平淡,倒是沒有著急的意思。畢竟他不擔心四人的修為對他們有什麼威脅。

原來在林天霄停在呂小妍前面的時候,他感覺到意識海中的那團粉霧,微微顫動了一下,他暗叫不好。再結合呂小妍他們忽然停下來,以及隨後的怪異表現,林天霄知道自己被發現。

而呂小妍之前經過兩人身邊的時候,她那原本沉睡的噬心蠱微微顫動了一下,當時她以為是錯覺。但是走了一段距離以後突然想到了,臉色一變,停了下來。

而剛剛林天霄在她面前的時候,她更是感到了噬心蠱的異動。由此斷定,黑袍之人便是林天霄。油紙傘的女子修為太過高深莫測,而且還認識自己的娘親。再結合她知道的消息,油紙傘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勾魂仙子楚夢婕。

不過她並未表現,而是讓大虎三人改了方向,繼續朝北而去,在前面的城池等她。而她自己則悄悄跟在楚夢婕和林天霄的身後。要說到跟蹤的話,四人中當屬她了!

聽得林天霄這麼說,楚夢婕立刻停下來,來到他的面前,伸出玉手拉起他的手腕。

林天霄看著這隻玉手,很白皙光滑,完全如少女一般。

楚夢婕此時查看了一番以後,微微皺眉:

「噬心蠱的噬心粉霧呢?」

。 早就知道白家的老爺子的身體,也是因為在戰爭時期受過傷,身體里至今還有幾顆子彈沒有完全取出來,想來這裡找神醫的心情,大家也都能理解他。

彭正賢扶著妻子,走到彭若若的個身邊,拍拍她的肩膀說:「沒事,這兩位是齊中的祖父和祖母,白家和咱們家是世交,你不用怕,他們兩位老人,在你小的時候都對你挺好的,走上去見見他們。」

沒理會他們這些小輩,彭家老祖宗和陸老夫妻倆都迎了上去。

一見面,彭家老祖宗就輕捶了白老爺子一拳說:「你這老小子,怎麼也跟過來了?」

白老斜睨著他,不滿意的說:「老傢伙,都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和老陸能找到神醫,怎麼不通知我一聲?不知道我的身體也不好嗎?」

彭家老祖宗和陸老兩個人,相視一眼,一起哈哈大笑,陸老說:「不用我們說,你們還不是會來,早晚的事。」

白老摸摸下巴上,幾根稀稀拉拉的鬍鬚,對陸老說:「我聽說還有個神廚,連你那個得厭食症的孫子,都吃他做的東西,老傢伙,你們可不能把人藏著,我家老太太也有點輕微的厭食症,不知她能不能幫忙治治?」

「這個沒問題。」彭家老祖宗笑眯眯的,拍著胸脯保證,一邊朝彭若若眨巴眼睛。

彭若若跟著彭正賢夫妻倆與自家男人一起,面無表情的朝他們走過去,心裡發苦,什麼神醫,她只是拜了寧大夫學醫,也才剛開始而己,那有半點醫術,就算現在能治厭食症,她靠的也是系統給她的靈井泉水。

再有人求醫,她也只能依葫蘆畫瓢,拿靈井泉水出來,除此之外,沒別的辦法。

跟著彭正賢和公孫萬水,走到白家兩老面前,一番寒喧過後,白家兩老被領到彭家小院的花架下,彭若若泡好花茶,端到眾人的手中。

慈眉善目的白老太太,看著手中的搪瓷茶缸,茶缸里的茶水呈淡淡的金色,上面漂著幾根金銀花,此時,花瓣完全舒展,因是泡在水中,花瓣呈半透明狀,有淡雅的香氣鑽入鼻孔中,沁人心脾,在這炎熱的夏季,給她帶來絲絲清涼,她低頭輕呷一口:「唔,這水真好喝,還有點甜。」

彭若若笑了笑說:「這就是咱家小院里的井水,花就是咱們頭頂上這花架上摘的花。」

白老太太笑著看著她,點頭說:「你這丫頭就是若若,彭家二十年前丟失的小閨女,現在能回家,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彭若若抿抿唇,輕聲說:「其實還不知道是不是。」

「啊,這…」白老太太皺眉看向彭家老祖宗,這小媳婦這樣說的直愣愣的,還真不虧是彭家人,可這樣說話,這天就聊不下去了啊!一旁的白齊中臉色也不太好,伸手悄悄的拉自家祖母。

彭家老祖宗的臉色黯然,道:「沒事,很快等鑒定結果出來,她想跑也跑不了,老白啊,你家沒丟過孩子,不知道我們這些丟了心肝寶貝的苦,能不能讓你老伴,少說一些戳我心窩子的話?」

白老看看臉色都不好看的彭家人從人,就知道這家人還沒有將這小閨女搞定,拉了拉老伴兒,示意她少說點。

。 swking看到直播間中的彈幕,一時間打法也開始變得激進起來。和平發育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swking的打法本來就是偏向於線上打架的那種,要不然他也不會選擇男刀這種2級就可以秒掉對方的強勢刺客了。

然而漸漸地,swking突然就發現了一個問題。由於男刀的W技能實在是太好躲了,因此他和葉飄每次在線上打架的時候,他的W始終是放不到對面的,因而每次的爆發傷害就不能完全的打出來。

而葉飄的劫,總能夠放出影分身,在放出影分身的同時,Q技能和E技能總能夠命中swking,劫本尊的Q技能和E技能再加上影分身的Q技能和E技能,一共是4個技能就瞬間地打在上前來的男刀身上,加上電刑觸發的傷害。

一下子就打下去男刀一半多的血,這可是讓swking有些微微地皺眉。

「我線上好像還打不過這個劫?」

swking看著對面血量明顯高於他的劫,一時間就有些不敢相信,這麼幾天下來,他還沒有在線上處於劣勢的狀態過。

他看著對面的這個劫陷入了沉思,要說這個劫在線上有多厲害,他也沒怎麼覺得。就是這個劫技能的命中率比較高而已,每次都能配合著影分身將兩套Q技能和E技能放到他的身上,才是這個劫在線上佔據優勢的主要原因。

而他的男刀因為W技能的局限性往往都會被這個劫給躲掉,躲掉W技能后,swking的男刀就不能夠最大程度的打出一套傷害,這就造成了線上對拼的劣勢。

swking分析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還得等到6級以後有大招了才和對面的劫打才行,要不然少一個技能觸發被動技能的創傷,男刀的核心傷害打不出來,這可就等於自斷一臂一般了。

打定主意之後,swking決定了線上暫時不和葉飄的劫對拼,只是安安穩穩地在線上補起兵來,並且看看有沒有機會去其他路搞一波事情。

一個男刀被打到前期只敢安穩補兵,這個swking明顯稍遜色了葉飄一籌了。

葉飄直播間中的觀眾們紛紛都是大呼葉神牛比的。

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這局比賽,葉飄已經在線上壓了這個swking一頭了。然而,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的事情,有些人偏偏就不願意承認。

葉飄直播間中的一些水軍小號總是能夠找出各種理由來駁斥葉飄。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線上血量領先了對面嘛。」

「6級以後,劫就完蛋了,我看這個主播能不能抗住對面男刀的一套輸出。」

「男刀6級之前本來就打劫不好打,劫的W技能能夠躲避男刀的W技能,這就好比對面的男刀讓了劫一個技能,swking能夠在這種情況下打成這樣,已經很厲害了。」

這些水軍都是棒子國的某個俱樂部花錢請來的,有棒子國本土在華國的留學生,也有棒子國本土的網路選手。反正就是要不遺餘力地打擊華國英雄聯盟圈的玩家。

葉飄直播間都有彈幕如此,更別說棒子國本土的直播平台了。

此刻swking的直播間中,看著比賽的觀眾十分的嘴硬。

「男刀這個英雄在6級之前打劫本來就不好打,等到6級之後劫就準備好在水泉中泡澡吧。」

「我king神好厲害啊,在劫這樣的英雄克制之下,都能夠打成這個樣子,不愧是king神。」

「king神趕快升到6級吧,升到6級就可以殺對面的劫提款了。」

棒子國的觀眾傲慢無比,根本不把葉飄他們放在眼裡,就算是swking在線上的劣勢也被他們的水軍說成了理所當然。

而這個時候,葉飄這裡的上路和下路都開始傳來了噩耗。先是下路的ADC奧八馬一個走位不甚,被對面的錘石用鉤子給鉤到了殺死了。

緊接著是上路的船長,一不留神沒有計算好對面的滿怒氣鱷魚一套爆發造成的傷害,被單殺了一次。

一時間棒子直播間中的觀眾們紛紛開始嗨到不行。

「對面華國區的玩家就這水平?我看king神都不用出馬,光靠隊友就能夠把對面殺穿了。」

「看來king神這把都不用發揮了啊,直接躺下就可以了。」

「不行,我king神可不能躺啊,king神可是要殺穿華國區玩家的男人。」

此刻的葉飄的直播間中人氣已經漲到了一百三十萬了,而且人氣還在噌噌噌地不斷地往上漲。很多玩家聽說飛魚平台一個叫做一葉飄零的玩家在和那個張狂到不可一世的swking在對局的時候,都紛紛打開了飛魚直播前來觀看比賽。

昨天浪子燕翻車,以及swking公然在比賽聊天框中那些嘲諷般的言論,可是讓很多的網友都是記憶猶新,無不是不爽加憤怒,恨不得一直順著網線到棒子國去,直接把棒子們拽出來狠狠地揍上一頓。

他們覺得心底十分地丟臉,都希望等著各大頂級俱樂部派出頂級選手來狠狠地教訓對面的這個swking一頓。

然而頂級戰隊的選手沒有等到,反而看到了一個叫做一葉飄零的主播正在和swking打排位對局。

這個一葉飄零有些人前段時間就聽過了,有些人是第一次聽說。畢竟葉飄在飛魚直播中崛起的速度太快,很多人第一次聽說也正常。

那些人進入葉飄的直播間中看了看葉飄和swking的對局。

剛進入直播間當中,就看到了葉飄這邊的下路輔助日女和adc奧八馬被對面的小黃毛EZ雙殺的消息。

然後他們又看了看擊殺人頭比,1比4。

葉飄這邊拿到1個擊殺人頭,而對面卻是已經拿到了三個。

一時間眾觀眾有些鬱悶地搖了搖頭,「看來這把又要輸了,又要被對面的這個swking嘲諷了。」

連葉飄隊伍里也開始出現了一絲消極的情緒,「對面這幾個棒子是在太厲害了,真的打不過啊。」

「要不就15投算了,省的丟臉。」

..

而那邊正在觀看葉飄對局的飛魚幾個高層也不禁搖了搖頭:「雨彤,這個主播不行啊,他們已經要開始崩了。」

再勇敢一次 幾個高層並不看好葉飄。

而這個時候,葉飄殺死了一個小兵,等級瞬間就到了6級。

「個人秀時間到!」

葉飄嘴角揚了揚,在直播間中淡淡地說道。 他心裡的沐舒羽是一個乾淨單純救了自己的女孩,可是更多次,陸卿寒卻覺得他面前的沐舒羽,心計太深,就連她腹中的孩子,他有時候也在懷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

男人眯了眯眼睛,兩個月之後,這個孩子生下來,他一定會查清楚。

……

宋凜回到了包廂,他胃口不大,看著溫惜吃完了,就讓侍應生打包了一些糕點,看了一眼時間,「我送你去紅萬山吧,你今晚上幾點下班。」

溫惜吃飯的時候,將頭髮隨意的扎了起來,此刻她取下皮筋,將頭髮放下了,手指輕輕的梳理著長發,「難不成宋凜哥晚上要接我下班嗎?」

宋凜道,「我可以安排一個司機接你,你一個女生,晚上太晚下班,不安全。」

「不用了,我晚上一般做朋友的車,順路。而且我的工作時間也不是我訂的,要看我包廂裡面的顧客,他們幾點散,我就幾點收拾東西回家,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晚上都是跟朋友一起的。而且是在太晚了時間,都是留在休息室休息,白天再回家。」

「你現在在哪個包廂,前幾天我在6樓沒有見到你。」

「2樓。」

宋凜雖然不經常去紅萬山,但是也知道紅萬山一般樓層越高,顧客的身份就越高貴,2樓幾乎都是散客,魚龍混雜,比較亂的同時也都是尋常人。

溫惜聳肩,「這兩周,6樓都是在另一位經理手中,就是賺的少一點,其他的都一樣。」

溫惜跟宋凜走下樓梯,溫惜的手機震動了兩次,她沒有看,一邊的宋凜提醒道,「你手機響了。」

溫惜笑了一下,「一個瘋子的消息,不理他。」

宋凜猜測,「陸四哥?」

溫惜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難道我說的很明顯嗎?」

宋凜問,「陸四哥是在追你嗎?」

溫惜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你想什麼的,怎麼可能?這個男人怎麼會追我?」

宋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倒是覺得陸四哥,對你不一樣。」

「你想多了。」溫惜垂下眸。

陸卿寒怎麼會喜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