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聲,長鞭飛過,五枚金牌被擊飛開去,無力例外得鑲入了天花板上。

啪的一聲,長鞭飛過,五枚金牌被擊飛開去,無力例外得鑲入了天花板上。

「去你奶奶的,老子來這裏根本就不是為了錢!怎麼這裏還有這樣的蠢貨?」持鞭的年輕人落在地上,任由長鞭捲住自己的胳膊,一臉唾棄的神色道。

。 巡場老師雖然不認識慕夏,但這件事性質惡劣,當即點頭答應。

「你們放心,她雖然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既然是在校內發生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

這下他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顧綰綰看起來這麼乖的學生怎麼會被取消考試資格。

合著這就是一個女瘋子啊!

「快帶走,帶回到她寢室,具體怎麼處理,我先詢問校領導的意見。」

巡場老師親自盯著幾個保安,考場才恢復了寧靜。

慕夏轉向君嶸軒,再次確認他的傷已經都消毒上藥過了,才開口道:「去吧,先準備考試,考完我再給你找一點不會留疤的葯。別讓顧綰綰影響到你心情,準備進考場考試。」

「放心,她還影響不了我,你沒事就好,這點傷真的不算什麼。」

君嶸軒點點頭,忽得注意到了一道視線。

他一扭頭,正對上滿眼都盛著擔憂的何甜。

君嶸軒心裡一噎,開口道:「放心,我真沒事。」

何甜點點頭,她也知道這點傷不會有什麼大事,但看起來太嚇人了,如果不是慕夏處理的好,剛才傷口還在往外滲小血珠呢。

可想而知,顧綰綰下手有多狠,這是奔著讓慕夏破相來的。

想到慕夏,何甜雖然擔心君嶸軒,但同時心裡還是有些慶幸,傷的不是慕夏的臉。

「走吧,我們好像是同一個考場。」君嶸軒一指前面:「06考場。」

何甜唇角彎了彎,扯出了一個不大自然的笑意。

她對慕夏揮揮手,跟著君嶸軒一起進了教室。

方躍等人剛才上廁所去了,所以並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只看到這裡還站著一幫圍觀的人,不由得好奇地詢問慕夏:「大佬,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慕夏點了一下方躍的額頭,道:「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是你們要關心的,趕緊進考場,開始入場了。」

方躍連忙點頭,跟同考場的同學一起入場了。

方躍他們一進去,慕夏的臉色就沉了下來,她邁腿直接往賽琳娜副校長的辦公室走去。

巡考老師雖然說要上報,但這種事情不一定能直接上報到副校長那裡,所以她索性親自跑一趟。

等她跟賽琳娜校長說完,賽琳娜校長也是臉色大變。

「今年是怎麼了……」賽琳娜憤怒地說:「這一個兩個的,都當英倫大學是隨便的地方了嗎?」

慕夏安撫道:「您別生氣,現在最重要的是,是怎麼處理。」

賽琳娜校長已經知道顧綰綰是奔著慕夏來的,慕夏作為他們學校近幾年最看重的畢業生,這件事當然不能隨便處理。

「她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學生,我沒法做開除處理,但是,我可以全球公示。讓她跟歐陽墨一起,接受全球人的審判。你覺得怎麼樣?」

慕夏也是這個想法。

這麼一來,別說英倫大學了,就連普通的專科學校都不會招收顧綰綰。

「就這樣吧。」她暫時也沒想到更重的處罰方式。

君嶸軒那傷,最多也就判個輕傷,而且君嶸軒在考試,不能浪費時間在警局,不然就得不償失了。特種局剛剛組建,人手多反而稂莠不齊,聆敬陽沒有同意特種局增加人手,而是把豪強任務給了王堡,特種局繼續看著丁家,同時也要保持訓練,聆敬陽要求特種局在這個階段訓練以體力和追蹤為主。

方小眼表示保證完成任務,帶著聆敬陽命令繼續去看著丁家,他出門前,聆敬陽突然和他說道。

「對了,董大器你有空也要關注。」方小眼輕輕點頭,消失在聆敬陽視線之中。

這時,岳令及時給聆敬陽端來早飯。

早飯是一個雞蛋,兩個窩……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二章:地方豪強(九)「皇宮……」

殷禪站在那邊沉思,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麼。

「既然是皇宮裡面的事情,那也輪不到我們去解決吧。」

明風泉說著話,但也是突然對上掃過來的幾道目光,他便又噤了聲。

時景今天的樣子倒是一反常態地安靜。

以往他給人的感覺大都是既是張揚又是活潑,去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兩百二十四章大家都好難受 「回到上一條,你連僧侶是否是好人,都不能保證。你又怎麼保證,為了修建寺廟,僧人不會欺騙老百姓?」

房遺愛越說越氣憤,道:「不識字的老百姓都明白,自己家想蓋房子,得自己攢錢僱工。而你們僧人呢?有手有腳,不思自食其力,妄想讓別人養活,憑啥呢?」

房遺愛指著辯機的鼻子:「誰是你爹啊?」

「好!!!」

「彩!!!」

一句『誰是你爹』,徹底引爆了場子。不少國子監的學子嗷嗷叫,手裡的竹牌如雨一樣丟給房遺愛。看這陣勢,不說都給他了也差不多了。這樣一來,就算是房遺愛最終辯論輸了,他也能靠票數晉級。可見他的一番言論已經征服了國子監的學子們,他們是要死保了。

辯機久久不言,就在他要開口的時候,一聲阿彌陀佛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彷彿有魔力一般,能夠讓人鎮靜。辯機臉色微微變化,貪嗔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靜。他雙手合十,躬身道:「房將軍言辭犀利,小僧自愧不如,小僧輸了。」

房遺愛愣住,他完全沒想到自己能贏。而且他連自己怎麼贏的都不知道,剛剛他就是下意識把腦袋裡出現的話念出來而已。

房遺愛愣愣地還了一禮,沒想到這麼快就分出了輸贏。就在他也想走下台的時候,一個中年和尚上了台。眾人看過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玄奘法師竟然親自下場?

驚訝之餘,又有些不解。不至於吧,不至於這麼護犢子吧,這種場合,玄奘法師這等大德,如果下場,就算是贏了,也輸了臉皮。

「阿彌陀佛,貧僧上台不是為了誰家辯論。」果然,玄奘法師解釋了來意:「貧僧也不是為了徒弟出頭,貧僧是想解釋一下,同時也想討教一下。」

房遺愛聽到這話,腦袋裡只有一個想法,趕緊溜。

但是,他沒來得及。

「房將軍。」玄奘法師的聲音,如同在耳邊一樣,非常的真切:「貧僧想問一件事,如果有一個病人,找大夫看病。大夫不能保證能把病治好,但也可能治好,這個病還治不治?」

「這個么……」房遺愛求救似的看向李牧,見李牧沒有反應,只好硬著頭皮道:「有病還是得治。」

「是了。」玄奘法師緊接著道:「善惡只在一念之間,不能因為有壞的一面,好的就不去做了。就像,雖然也有壞和尚,但是也不可否認的是,有好和尚。如果因為有幾個壞和尚,就說和尚都是壞人,怕也是有失偏頗。佛教勸人向善,若人心皆善,怎能說是壞事呢?如果勸人向善也有錯,那這世上,還有什麼是對的,什麼是好的?」

「這、這個么……」房遺愛腦門上都是汗,他敢和辯機battle,也是看辯機年紀輕。而玄奘法師名聲那麼大,早在取經之前,他就是大唐首屈一指的和尚,他的赫赫威名,可都是辯佛辯出來的,從十三歲踏入『辯壇』,一直到他去取經,從來未嘗一敗。要不是他的疑惑,沒人能解答了,他也不至於遠走萬里,跑到天竺去留學啊。

實際上到了天竺,他也是到處找人辯論。跟他回來的信徒,都是他的fans。他拿回來的佛經,都是他覺得有道理,值得拿回來的。至於那些沒辯過他的,基本上都是被當成垃圾處理了。

面對這樣一個資深辯手,初出茅廬的房遺愛自然是慫了。他望著李牧,就差哭出來了。

李牧不得不站出來了。

「法師何必欺負後輩。」李牧笑呵呵的站出來,走到台上,道:「多日不見,法師風采依然。」

「殿下。」玄奘法師行禮,道:「您終於站出來了。」頓了一下,他又道:「殿下難不成也覺得,為僧侶建籍,修建寺廟是錯么?莫非殿下也不支持發揚佛法么?」

「法師,不必著急么。」李牧雲淡風輕道:「孤從來也沒說過,發揚佛法是錯的。就如同法師所言,勸人向善,總歸不是錯的。但,為僧侶建籍,修建寺廟等等,孤是不支持的,不但孤不支持,朝廷,我父皇,也都是不支持的。」

什麼叫直截了當!

什麼叫開門見山?!

所有人瞠目結舌,這種話不能委婉一些么?這麼剛的嗎?

饒是玄奘法師修心的功夫已經修鍊到了一定程度,但被人如此直接的打臉,還是難免犯了貪嗔痴。金剛法相一閃即過,但李牧感覺到了,他看了一眼,心念一動,腦後光輪也閃了一下。

玄奘內心驚駭無比,李牧腦後的光輪是有說法的。這是佛門大智慧法相,非大智慧者不可得。從來也沒聽說過這位太子殿下研究過佛法,怎地他會有佛門大智慧法相?

「請殿下解惑。」按下心中所有雜念,玄奘恭敬說道。擁有大智慧法相之人,無不是大德大賢,當得起他的尊重。

「那孤就站在朝廷的角度,為法師分析解說一番。」

李牧面對眾人,道:「諸位也可聽聽,作一閑談爾。」

「儒、道、佛,三者,可為當世大教,信者眾,各成一派。那麼,不知各位有沒有想過,為何這三教,影響力能如此之大?」

「在孤看來,其因在於,三者的特點非常清晰。道家,講自然。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世間萬物皆有規律,一切需遵循自然。違背自然規律,就要毀滅,就要被淘汰。道士、術士、方士,等等,道門的人,都是在自然的規律之中,找能為我所用者,這就是所謂的天道。」

「儒家,則不然。儒家講的是人道,人定勝天。天道不仁,無情。人在天道之下,與世間萬物無異,與石頭,木頭都等同。在天道之下,人皆可毀滅。但人自遠古至今,從來也未曾屈服,面對天災,人類從來都是自強不息,所以才能繁衍至今。人類以自強為底色,產生的文化,文字,學識,產生了百家,而其集大成者,就是儒道。」

。 黃天剛燒好一壺水,泡了杯枸杞加紅棗,身為一名合格的率土玩家,最重要的不是充錢,而是養好身體,不然容易猝死。

這些年玩率土猝死的事件可是數不勝數,哪年不猝死幾個?

所以黃天買了一堆紅棗加枸杞,也不管能不能真的保養身體,總歸有個心理安慰都是好的。

而這時候手機響起了鈴聲,不再是當年的滴滴聲,不過絲毫不影響黃天知道是QQ來消息了。

咦,是條好友驗證,這不是史官嘛!

同意之後,很快對面就發來了一條消息。

狗頭軍師:「主播大大你好,我是本區的史官。」

「你好你好。」黃天也跟他寒暄了一下。

狗頭軍師小心的詢問了一下:「就是好不容易區里有個大主播嘛,我想給你做個專門採訪,就是不知道可以嗎?」

哦?採訪啊!

這個可以有!

這個必須有啊!

能登上歷史記錄啊!不同於其他人的寥寥無幾,自己可是專訪!

1367最靚的仔!

「大主播就算了,不過採訪的話當然可以了,你要問什麼就問吧!」黃天雖然有著二十多萬的粉絲,但現在還是有點激動,畢竟這是率土裡的榮耀,以後看那個帖子,自己的名字始終獨佔一樓!

而另一邊的狗頭軍師也很開心,這也是他第一次採訪專業主播啊!一炮而紅的主播!

狗頭軍師:「謝謝主播大大!」

「嗯嗯,叫我老黃吧!直播間的觀眾都這麼叫!」黃天聽著一口一個主播大大,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怎麼聽都不習慣。

「好的!老黃,請問你是怎麼做到的開荒遲到十幾個小時還能穩居榜一,並且甩開第二幾千勢力的?」狗頭軍師提出了他最想問的問題。

「這個嘛,開荒講究技巧,當你擁有足夠紅足夠好的武將陣容,又是個老玩家,捨得定鬧鐘肝,你也能開的這麼快!」黃天說出了一個理由,雖然完成反超是系統幫忙的,但其實沒有也能超,只不過會累很多罷了。

「那你的開六戰報能分享一下嗎,我想發到記錄貼里,就是可能會暴露你的武將。」

暴露武將?自己直播的時候不全暴露了。。。

「沒事的,我可是個主播啊!武將早被看完了,再說了,試問天下九州,誰不知道我老黃的強!一寸長,一寸強!」黃天開了個段子,然後把截圖發給了主播。

【戰報】

【戰報】

狗頭軍師:「大佬牛啊!這麼紅!」

黃天:「還行吧,我盟里好幾個這種的。」

狗頭軍師:「那大佬打算什麼時候開七呢?要是開七的話,能不能把戰報到時候也發我一下。」

黃天:「開七啊?也就這兩天了,今晚要打城,之後就先憋波資源秒兵營,然後就開七了。」

「至於戰報的話,沒問題,到時候發你。」

「對了,晚上打城的戰報我會找你要哦!到時候讓全區的人都一睹大佬的雄風。」

「ok」

問了幾個問題的狗頭軍師很開心,因為這些東西爆出去,自己再宣揚一下,肯定很多人過來評論頂貼。而這些數據,關乎著自己的工資啊!

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九點,黃天早就打開直播了。

黃天編輯了一封同盟郵件。

【各位,今晚我們騷|帝臨九州一晚連開三城!全區揚名,就在今晚!】

【我這個人來實的,我也不跟你們講虛的,今天晚上打城之後我在QQ群里發紅包,參加攻城的人員另外拉群發紅包!!殺敵第一和拆遷第一每人一張月卡!所以各位抓緊發育,努力進團,以後我們一起征戰沙場!】

我很大你忍下:還有這福利?我現在流浪來青州還來得及嗎?

簽簽凡:加一

并州飛將:我要當青州飛將,我身在并州心在青啊!

「哈哈哈哈,以後有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