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許久的小莉,她站起身來,從窗外看向辦公室里的花小蕊同時,她的目光卻盯著桌子上的那杯咖啡。

哭泣許久的小莉,她站起身來,從窗外看向辦公室里的花小蕊同時,她的目光卻盯著桌子上的那杯咖啡。

等待了很久,在花小蕊終於放下手中文件,端起桌子上咖啡時,小莉拿出手機,打開相機,拍下一張花小蕊喝咖啡的照片發給花鵬。

然,就在此時,慌忙返回的雷凌,剛剛下了電梯同時,正好看到助理小莉站在辦公室窗戶近前拿著手機的一幕。

「小莉!」

雷凌神情凌晨,開口呼喊小莉一聲同時,他迅速跑到辦公室近前。

屋內,剛要喝下咖啡的花小蕊,毫無察覺時,辦公室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正是房門被推開,驚擾了花小蕊,一不留神,手中的咖啡直接脫手掉在桌子上。

嘩啦!

咖啡被子摔碎在地,些許的咖啡噴濺在花小蕊衣服上,迫使花小蕊急忙起身,用手擦拭。

與此同時,門外雷凌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小莉,強行拽著小莉進了辦公室。

「雷凌你……!」被驚嚇的花小蕊,看到雷凌進了屋,正準備怪罪雷凌時,看到雷凌抓著小莉的手同時進入,這讓她神色一怔。

「雷凌,你幹什麼?你弄疼我了!」

被雷凌強行拽到辦公室的小莉,內心本就慌張的要命,可是雷凌的手勁很大,攥著她的手腕很疼,這才拚命的掙扎反抗。

噗通!

雷凌可沒有半點憐憫的意思,一把將小莉甩到辦公桌近前,摔的小莉趴在地上,沒敢吭聲。

「雷凌,你這是幹什麼?」

「小莉是個女人,你這樣對他,是不是太欺負人了?」

花小蕊氣惱,不分青紅皂白的她直接怒懟雷凌,隨後將急忙蹲下身子,想要將小莉攙扶起身。

「花總。」

「剛才那杯咖啡,你喝了嗎?」

雷凌皺眉,看著桌子上咖啡杯碎了,他神情變得有些凝重,選擇問向花小蕊。

「喝?」

「還不都怪你?進來也不敲門,害的我一不留神,咖啡都灑在我身上了!」

提到咖啡,反而讓花小蕊更加氣惱,面露不善的目光,看著雷凌呵斥道。

「沒喝就好,沒喝就好!」

雷凌笑了,得知自己來得及時,他暗自慶幸起來。

隨後,雙目瞪大,抬手指向還未起身的助理小莉。

小莉神色蒼白,她不知道雷凌什麼意思,但她心裡有鬼,所以對雷凌很是忌憚。

「花總,助理小莉剛才在窗外鬼鬼祟祟偷拍你。」

「還有,你的那杯咖啡,我懷疑被小莉下了毒,這件事花總打算如何處理?」

雷凌沒我快廢話,直接指認助理小莉,一開始他就懷疑花小蕊中毒就是身邊人乾的,可他沒有想到會是助理小莉。

「什麼?」花小蕊聽著呢,她驚訝萬分,不可思議瞪大雙眼看向地上的小莉。

「不……花總,我沒有!」

「雷凌,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樣誣陷我?」

小莉慌了,情急之下她抱著花小蕊的大腿,哭訴著否認,隨後抬手指向雷凌,露出滿滿怨恨的目光看著雷凌質問道。

雷凌蹙眉。

都到這個份上了,助理小莉小莉還不知悔改。

「雷凌,你有什麼證據嗎?」

「小莉跟了我這麼多年,她為什麼要害我?這對她有什麼好處?」

花小蕊還是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看著對面的雷凌索要最有力的證據。

地上的小莉,神情落寞泣不成聲,此刻的她腦海一片空白。

面對花小蕊的問題,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隨後突然邁步上前,一把將小莉手中的手機拿了過來。

「不!還給我!」

小莉反應過來時,看手機已經落入雷凌手中,她哭喊著伸手抓向雷凌,試圖從雷凌手中搶回來。

小莉的反常,被一旁的花小蕊看的一清二楚。

雷凌奪過手機后,很快從小莉的微信最近聯繫人中找到與花鵬的通話記錄。

「花總,請你過來一看。」

雷凌找出,直接將手機遞給花小蕊過目。

嘀!

煽情伤情 在花小蕊接過手機后,花鵬突然發過來一條語音。

花小蕊眉頭緊皺,點開語音聆聽。

「很好!等她死了后,我就送你去國外,保證你後半生無憂!」

語音中,傳來花鵬的聲音,這是他對小莉許下的承諾。

看到微信之前的照片與通話記錄,花小蕊感到很痛心,同時她小看了自己那個二叔,居然抓著小莉父母,來對付她這個親侄女。

「花總……我對不起你。」

證據確鑿,助理小莉知道自己愧對花小蕊對她多年的照顧,她跪在地上,留著眼淚向花小蕊磕頭謝罪。

一旁的雷凌無動於衷。

敢打他未婚妻的主意,就註定是他的敵人,誰都不行。

但花小蕊看到地上的小莉時,她心亂如麻,含著淚看著小莉哽咽的不知如何去開口。

。 第二百八十一章撒嬌耍賴的顧兮兮

那些小混混們說著這些下流的話,對視了一眼,爆發出了哄堂大笑。

「讓開!」

顧兮兮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冷著聲音開口呵斥。

「喲,小辣椒還挺辣的呀!哥幾個今天要是偏偏不讓開怎麼樣?」

「你還不會是想要放倒我們吧?」

「看你長的這樣嬌滴滴的,比力氣肯定是比不過我們的。你那小腰在我們身上多扭扭,說不定還能把我們放倒!」

「是呀!皮膚這麼白,不知道是不是跟看上去的一樣嫩!」

其中一個黃毛說著下流的話,伸手就要往顧兮兮的臉上摸。

只不過,他的手還沒有碰到顧兮兮。

手腕突然被掐住,下一秒就聽到「啪」的一聲脆響。

黃毛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臉上就傳來火辣辣的一陣疼。

旁邊那些小混混直接傻眼了。

他們剛剛看到了什麼?

這個嬌滴滴的小美人,竟然直接動手扇了黃毛一個耳光?

而且,那一耳光明顯就是力道十足。

直接把黃毛的臉上扇的留下了五道手指印,馬上就腫了起來。

「你,你敢打我?」

黃毛捂著自己的臉,不敢置信的瞪著顧兮兮。

顧兮兮壓根兒就怕。

她扭了扭自己的手腕,冷蔑的看著面前這些小混混:

新弘 「我看你們的年紀,頂多也就是十八、九歲,二十齣頭吧?你媽沒教過你們怎麼尊重女性沒關係,姐姐我今天來教你們!小小年紀不好好讀書,非要當小混混,腦子被門夾了的一群蠢貨!」

「臭娘們,你罵誰呢!」

黃毛立刻就蹦了起來。

他在這條街上混了這麼久。

那一次調戲女孩子的時候,不是把人嚇得瑟瑟發抖,落荒而逃的?

他還不信今天踢到鐵板了。

顧兮兮冷冷的開口:「你倒是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在說你?倒也不是蠢到無可救藥了。」

黃毛徹底被顧兮兮給激怒了。

「兄弟們,這個臭娘們不識好歹,你們給我一起上,今天我非要扒光她的衣服不可。再把她扔到大街上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教訓誰!」

煽情伤情 旁邊幾個小混混也喝了不少的酒,被這麼一拱,立刻也上了頭。

一個個,紛紛擼起袖子朝著顧兮兮那邊撲了過去。

這個女人看上去年輕漂亮,身材也好。

趁著扒光她衣服的機會,吃個豆腐,摸兩把也不虧。

顧兮兮連忙後退了兩步,準備用自己的點穴手法,收拾一個算一個。

可就在黃毛的手馬上要碰到他的時候,突然一股怪力襲來。

一個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了過來。

黃毛甚至還沒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腹部就傳來一陣劇痛。

下一秒,人就已經橫飛了出去。

嘭!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濺起了無數水花。

「什麼人——啊!」

其他幾個小混混剛反應過來,就被幾個飛腿直接踹翻了。

還有挨了兩記老拳的,直接昏迷當場。

四個小混混,在短短十秒鐘不到的時間裡面,全部都被放倒。

一個昏迷。

剩下的三個人倒在地上,捂著肚子,蜷縮著身體。

除了痛苦的哀嚎之外,爬都爬不起來。

「該、該死……」

黃毛艱難的抬頭。

赫然看到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正站在顧兮兮的面前。

他身上的黑色西裝已經披在了顧兮兮的身上。

男人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種強勢霸道,冰冷到了極點的氣勢,就像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殺神,讓人心驚膽戰。

「三少!」

陸行飛快的沖了過來。

一眼就看到了被墨錦城裹在懷裡的顧兮兮。

那張小臉被雨水打濕了,微微有些發白。

倒也沒有被嚇到的樣子。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敢動我……知不知道我混哪裡的……」

黃毛不知道墨錦城的身份。

這會兒還趴在地上,艱難的叫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