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興海楞了一會兒,說道:「你去病房找個借口把顧百裏帶到辦公室來,我有幾個重要問題需要他回答。」

周興海楞了一會兒,說道:「你去病房找個借口把顧百裏帶到辦公室來,我有幾個重要問題需要他回答。」

王醫生猶豫道:「這不好吧,我們不能欺騙病人。」

周興海板着臉說道:「案情重大,希望你配合。」

王醫生無奈地出去了,可過了一會兒就一個人回來了,哭喪著臉說道:「警官,顧百里忽然心絞痛,恐怕沒法回答你的問題。

我建議你現在最好不要去打攪他,畢竟上了年紀的人,又是心臟上毛病,萬一受到刺激可不是鬧着玩的。」

「你是醫生,難道還不了解他的病情?」周興海質問道。

王醫生為難道:「我只是值班醫生,並不是他的主治大夫,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可擔當不起啊。」

頓了一下,小聲道:「今天下午季付市長的愛人都來探望他了。」

周興海當然明白王醫生的暗示,氣憤道:「我管誰來探望過他,我現在必須要跟他談話,你把主治醫生叫來,只要他能開口說話,今晚就必須回答我的問題。」

王醫生被逼無奈,只好給顧百里的主治醫生打了個電話,結果,主治醫生不願意來,說是病人沒什麼大問題,完全可以接受警方的調查。

「那你們自己去病房找他吧。」王醫生推脫道。

周興海質問道:「病房卡里還有其他的病人,我們怎麼談話?我讓你把他叫到辦公室來。」

王醫生哭喪著臉說道:「可他不來我有什麼辦法,他說心絞痛,我總不能把他扛過來吧?我是醫生,又不是警察。」

周興海還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事,不禁一陣惱怒,可又發不出來,最後沖女警說道:「小於,你去向顧百里發出口頭傳喚,讓他來辦公室接受調查,如果不來的話,就去局裏面說。」

於歡剛走到顧百里病房的門口,正好碰見剛剛趕過來換班的顧雪,只見姐妹兩正在病房裏交頭接耳呢。

顧雪見於歡走進來,不等她開口,怒道:「哎,你們究竟想幹什麼?人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你們還不依不饒的,什麼事情不能明天說嗎?」

於歡沉着臉說道:「我們已經問過主治醫生了,顧百里完全能夠接受警方的調查,現在口頭傳喚顧百里去醫生辦公室,如果不去的話,我們將採取強制措施。」

顧雪雙手叉腰擋在於歡的面前,怒道:「你強制一下試試?難道警察就可以草菅人命?」

於歡也針鋒相對道:「請你不要阻撓警察執行公務,否則承擔法律責任。」

躺在床上的顧百里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坐起身來,一翻身就下了床,說道:「小雪,別跟他吵,別影響別的病人,我這就過去。」

周興海原本並沒有打算於歡能把顧百里傳來,可不一會兒,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只見顧百里怒氣沖沖地走了進來,左邊的顧紅攙扶着他的一條胳膊,右邊的顧雪高高舉著吊瓶。

說實話,看着顧百里這個樣子,周興海也不禁有點內疚。

可沒想到顧百里一進門就用一隻手指著周興海破口大罵道:「姓周的,我艹尼瑪的逼啊,我是掘了你周家的祖墳還是睡了你媽的逼啊,不然你怎麼陰魂不散盡跟老子過不去?」

周興海頓時被顧百里罵的脹紅了臉,獃獃盯着在面前揮舞著的那隻蒲扇般的大手,他相信,這隻大手以前可能一巴掌就能把人扇一個跟頭。

「顧百里,請你嘴巴乾淨點,我這是例行公事。」周興海生怕那隻大手真的扇過來,往後退了一步說道。

顧百里朝着周興海逼近了一步,繼續罵道:「例行公事?你還有臉說例行公事?一個案子十年都破不了,換做我早就一頭撞死了,沒這個本事就別穿這身皮啊。

草泥馬的,連老子躺在病床上都不放過,你算什麼東西?」

顧紅知道顧百里沒什麼文化,爆粗口倒也不奇怪。

可沒想到自己老子居然把一個警察罵的這麼難聽,一時也有點尷尬,急忙打斷了顧百里,勸道:「哎呀,爸你別激動,醫生再三囑咐千萬不能激動,可別心臟病又犯了。」

顧百里甩開顧紅攙扶的手,沖着周興海大聲道:「你他媽的,你說話,你想問啥,老子來了,你怎麼尿了?」

顧雪氣憤道:「姓周的,如果我爸今晚有個三長兩短你要承擔所有後果,別以為警察就可以隨便欺負人。」

顧紅畢竟是當領導的人,自然不會像顧百里和顧雪那樣對周興海破口大罵,急忙揮揮手阻止了顧雪,沖周興海說道:

「周警官,你覺得今晚我爸會回答你的問題嗎?就目前來說,我爸還不是你的嫌疑人吧?你如果想讓我爸協助你們破案,難道就是這個態度?」

周興海辯解道:「我已經徵求過主治醫生的意見了,他說顧百里的健康狀況完全能夠接受警方的調查,我已經發出了口頭傳訊,口頭傳訊照樣有法律效果。」

顧雪氣憤道:「你放個屁也有法律效果呢,如果是你老子躺在病床上,你也會對他發出口頭傳訊嗎?你難道不是爹娘老子養的?」

正說着,只見顧百里的臉色忽然變的蒼白起來,身子搖晃了幾下,忽然就往一邊倒下去,身邊的王醫生急忙一把攙扶住了。

顧百里一隻手捂著心口,瞪着周興海喘息道:「姓周的,你,你,你就是趙源的一條,一條……」話未說完腿就軟了,辦公室頓時亂做一團。

。。 然而,這一刻王綰裸露出崢嶸殺機,他要以黑冰台之力,在中原大地之上,一夜之間,殺盡儒生。

霸道!

凌厲!

這一刻的王綰,便是這個新生的朝廷最明顯的象徵,大秦帝國高層有化天下為一的決心,有天下和平的野望。

同樣的也有手持屠刀,殺絕一家的狠辣。

只是以前從來沒有人這樣想過,畢竟諸子百家在中原大地之上,影響深遠,絕非一般老世族可比。

這一刻,王綰提出來,頓時不少人心動了。

……

愣怔只是一瞬間。

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認為有些狠辣了,而是在場的所有人沒有想到這樣的話竟然是從大秦丞相的口中說出來。

強烈的反差讓群臣愣怔,並非是因為他們吃驚殺人。

「呼……」

長出一口氣,一旁的王賁也是站起身來,走到了嬴政的長案前,對著嬴政肅然一躬,道。

「陛下,臣也覺得丞相所言極是,快刀斬亂麻,這樣的解決方法,快准狠,反而更有利於大秦帝國……」

王綰是一個武將,一個因為赫赫武功封侯的男人,對於殺人,他早已經習以為常,在這一刻,他看到了殺盡天下儒生的好處,故而他贊同。

畢竟在這個天下,大秦帝國手握屠刀,這便是最大的本錢,既然儒家看不到當下的局勢,那麼只好用鮮血與事實告訴他們。

「陛下,有道是殺雞儆猴,只要一夜之間殺盡天下儒生,放眼中原大地之上,諸子百家必然會瑟瑟發抖……」

王賁殺心太重。

他考慮的多從軍事方面考慮,只是嬴政不是一個武將,他是一國之君,他是大秦帝國的皇帝。

而且如今的大秦,也不再是之前的秦國,嬴政比任何時候都清楚,大秦想要萬世,就必須要建立一個正規的政府。

而不是建立一個戰時政府,亦或者軍政府,武夫當國有好處,但是壞處更大,也更明顯。

有道是,馬上打天下,馬下治江山,並不是無稽之談。

治國終究是要文吏!

這是千百年來,無數朝廷,無數君王,無數的朝代用興衰成敗,用無盡鮮血換來的經驗。

所以,嬴政從來沒有想過以殺止殺,特別是解決國內之事。

在嬴政的心中,大軍,殺戮只能是對外,只要大秦帝國境內,沒有發生叛亂,大秦銳士就不可能對國人百姓下殺手。

一個被國人百姓拋棄的朝廷,不可能長久的存在,嬴政縱觀李康的記憶,他自然是有所理解。

他之所以是帝皇,便是因為萬萬千千的國人百姓。同樣的,嬴政更喜歡在《荀子·王制》的那句: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

「諸子百家儒生,也是我大秦的國人百姓,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殺戮,除非儒家叛亂,才能出兵。」

嬴政目光如炬,望著王賁與王綰搖了搖頭:「黑冰台確實可以在一夜之間殺盡天下儒生,但是殺不盡天下國人百姓。」

「殺盡天下儒生,卻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不能這樣做。」

……

有些話,不能直白的說出來。

皇帝之位,帝王之術,有些東西,只應該是皇帝一個人掌握。信息的壟斷,信息的不對稱性,本身便是皇權巍巍的保障。

……

「陛下,宣傳署設立的目的是什麼?」半響之後,蒙毅站起身來,對著嬴政肅然一躬,道。

三件事!

第一件好辦,只需要國府之中,一張詔書便可以。

蒙毅心裡清楚,這三件事,第一件事基本上已經算是解決了。如今只有第二件與第三件,只是這需要一件一件來解決。

聞言,嬴政輕笑,凌厲的目光掠過每一個人的臉上,最後朝著蒙毅,道:「宣傳署,又名:大秦帝國中央宣傳署,其主要職能是管控意識形態、著書立作,甚至於民間輿論傳播。」

「它對大秦帝國之中諸子百家,學宮等文化傳播相關的各種組織的監督以及審查,以保證不至於有人妖言惑眾,蠱惑人心。」

「同時宣傳署也是大秦帝國朝廷向天下國人百姓宣傳朝廷政策與政令的官署……」

「第一,宣傳署負責指導大秦帝國之中忠君愛國主義的研究、學習和宣傳,第二,負責引導民間輿論,指導協調朝廷與地方官署的政令公布。」

「第三,規劃和部署全局性的思想政治宣傳與教育。」

……

嬴政心裡清楚,有些事情必須要宣傳出去,才能讓地方的國人百姓不至於畏懼大秦朝廷如虎。

特別是秦法,只有真正意義上向山東諸郡普法,才能讓六國之地上的民眾心裡清楚,秦法昭昭,並非嚴刑峻法。

特別是諸子百家思想橫行,在未來嬴政必然會推出大秦主義以及大秦文化與思想,在這個時候,宣傳署就顯得很有必要。

「朕縱觀朝野上下,各大官吏皆有所職,再三考慮之後,決定以僕射周青臣任宣傳署。」

「諸位愛卿,意下如何?」

……

面對嬴政的介紹與詢問,這一刻,書房之中安靜無比,幾乎所有人都清楚,宣傳署一事,基本上便是蓋棺定論了。

畢竟,這一次的小朝會之上,在場的人,都是嬴政的心腹,基本上沒有反對的可能。

而且宣傳署,在他們看來,很有必要。這簡直就是諸子百家的剋星。

「陛下,宣傳署有利於大秦帝國的穩定,臣贊同設立,至於僕射周青臣,其人對於帝國忠誠,又是一個博學多才之輩,就任宣傳署可行!」

這一刻,在心中思考許久,王綰不由得站了出來,朝著嬴政,道。

「陛下,設立宣傳署利大於弊,臣我贊同設立,至於僕射周青臣,也算是博士學宮之中比較安分守己,將自己視作大秦臣子的官吏,臣認為可行。」

與此同時,尉繚也表達了自己的態度,畢竟宣傳署的建立,也不會分割太尉府官署以及國府官署的權力。

反而會加強朝廷的權力,對於滿朝文武百官,只會更有利。

……

。在花動刀的同時,這旁邊的那些妖族同時取出了他們的武器,擋在了花的前面。

雖然他們好像是新的長老會,不過看這架勢,倒是更像是松文的護衛。

倒也沒錯,他們這裏大多數人本來的工作就是護衛,或者是從護衛一步一步升上來的。

只是都當上長老了,做事還一股龍套護衛的樣子,和其他人

《綻靈記》第092章.龍套 時間不論你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它依舊是那麼一秒一秒的前進著。

此刻還有三分鐘。

不管是各個網站,還是各個平台,其最顯著的位置上都標註著同一標題「天賜王者歸來,個人微博開通倒計時……」隨後就是一個正在處於倒計時的秒錶。

彷彿就在這不到一百八十秒的時間裡,整個世界的空間猶如進入到了一個真空的領域,顯得是那麼的毫無一點雜音的寂靜。

不管是沈天賜的支持者、忠實的粉絲們,還是喜歡和不喜歡或者是純粹就是圖一個看熱鬧的朋友和眼紅者和路人們在當世界進入到最後六十秒的時候,都不約而同的將手上的事情放了下來,然後進入了同一步的操作進入到了個人微博的主頁。

三十秒…

很多的人屏住了呼吸,因為他們感覺到了自己的呼吸竟然有些不受控制的急促起來。

十五秒…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刻,很多的人都能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臟搏動的聲音。

十秒…

怎麼回事兒?為什麼手突然顫抖了起來呢?

……

五秒…

四秒…

三秒…

握住滑鼠的手抖動的有些厲害了……

二秒…

……

零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