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莉嫌棄的擦了擦臉上的口水,手掌再一次朝葉清苒另一邊的臉上扇了過去。

吳莉嫌棄的擦了擦臉上的口水,手掌再一次朝葉清苒另一邊的臉上扇了過去。

葉清苒用力的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趙雲鵬都有些佩服葉清苒的勇氣了,皺著眉頭說了起來:「莉姐,你坐一會,我來就好冷不要髒了你的手。」

吳莉點了點頭,轉身坐回了剛剛的位置上,從包里取出了一跟女士香煙抽了起來。

煙霧繚繞的環境讓葉清苒的頭腦越發的沉悶了起來,趙雲鵬一遍接一遍的詢問環繞在腦海里,可她的心裡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帶那些女孩出去。

趙雲鵬看著眼前完全沒有聽自己講話的女人,猛地一個用力朝著葉清苒的腹部擊打了過去,巨大的疼痛感讓葉清苒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吳莉隨意的將煙頭扔在了地上,看了看時間說了起來:「河源是不是該到了?」

趙雲鵬快速的點了點頭:「那莉姐我這就下去接吳老闆。」得到應允后,他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吳莉操作著被放在桌上的錄音筆,裡面只剩下了剛剛錄下來的片段,吳莉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將錄音筆扔進了身後的魚缸里。

原本平靜的水面激起了一片水花,魚兒嚇得四處亂串,可吳莉卻笑了起來。

精神病院里,李歌雨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將手裡的藥劑塞進了護工的口袋裡,順帶著還從包里取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

護工自然知道那裡邊是什麼,快速的裝進口袋裡,眯著眼睛說了起來:「李小姐,你就放心好了。」說完還不忘拉著李歌雨的的手撫摸了起來。。

李歌雨也不氣惱,繼續囑託了起來:「這葯可是我花了大價錢才買到的,你可不能給我搞砸了,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我做事你放心就好了。不過後面的錢?」護工的力氣逐漸加大了起來,像是要把李歌雨揉進骨子裡。

李歌雨猛的拍掉了他的手掌,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起來:「你不要得寸進尺,事情辦成了,錢自然少不了你的,我醜話也說在前頭,要是辦砸了,沒你好果子吃。」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這裡,護工看著她誘人的身材,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路邊等到著的李夢玉看到門口走出來的包裹嚴密的身影,立刻發動車輛行駛了過去。兩個人默契配合,很快就消失在了路上。

「事情辦的怎麼樣?沒有人發現吧。」李夢玉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漆黑的道路。

「沒有人發現,葯跟錢都給他了」李歌雨一邊說話一邊摘下了口罩跟帽子,隨手從車窗上扔了出去。

躁動的音樂刺激著李夢玉的心,但一旁的李歌雨卻一直皺著眉頭,李夢玉猜出了她心煩的原因,伸手將音樂聲調小了一下。

「我的乖女兒,我都給你安排好了,你還擔心什麼啊?」李夢玉真的是想不明白。

李歌雨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在擔心什麼。」

李夢玉打了一把方向盤,將車停在了路邊,拉著李歌雨的手說了起來:「你也看到了,我給你找的都是最優秀的整容醫生,好多明星都找他。」

甚至拿出了身後早已準備好的文件:「我也給你改好了名字,偽造好了資料,真的不用擔心的。」

聽完李夢玉的話李歌雨的心也變得平靜了下來,握緊李夢玉的手說了起來:「媽,我不擔心了,我們出發。」

李夢玉欣喜的點了點頭,激動的拍了拍李歌雨的手說了起來:「走,我們出發,我們母女兩個朝著光明的未來出發。」

看著已經關機的手機,李歌雨還想要再確定一下有沒有墨凌霄的傳來的消息,可還沒拿到手裡就被一旁的李夢玉搶走了。

李夢玉將手機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語重心長的解釋了起來:「不能開機,有心的人能夠按照手機信號定位到你的位置。」

李歌雨想要問她是不是電影看多了,但想了想還是沒有開口,放平座椅,拉下眼罩:「那我睡一會,到地方叫我就好。」

「睡吧睡吧,等你睡醒了我們也就到了。」李夢玉的話充滿了激動。

。 在拯救小舞這個久遠目標的支撐下,唐三屢敗屢戰,一次不成就兩次,兩次不成就三次。他堅信,父親讓自己做的事一定有他的道理。為了變強,他咬牙忍了下來。

在失敗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後,唐三漸漸掌握了一點技巧,開始判斷那塊圓石的光滑程度,開始判斷水流的衝擊力。尋找最好的切入點站上石頭。開始努力的規避水流的衝擊,利用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去卸力。

沉重的鑄造錘無疑幫了他,自身重量越大,就越不容易被衝下水潭。

而唐昊一直都在自己之前轟出的洞中打坐修鍊,對於唐三的事不管不問。只是心中對於他的天賦卻不免有些失望了。畢竟凡事就怕對比啊,同為雙胞兄弟,和雲川一比,唐三的表現就顯得……不是一般的差了。

但沒辦法,這個兒子畢竟是他最後的希望了。好歹也是雙生武魂,成長起來的話,還是可以期待一下的……至少比他這個父親強就是了。

唐三的儲物腰帶之中儲存有大量的飲水和食物,足以讓兩個人堅持一個月。

所以,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裏,唐三並沒有去採摘果子。每當他上來休息的時候,都會分出一些食物送到父親的洞窟里,擺在父親面前。吃過東西后立刻休息,精力一恢復再重新撲入水中。

唐昊偶爾睜開眼睛,目光會自然而然的落在唐三身上,雖然對他的天賦有些失望,但是眼看着兒子一次又一次的被衝下再爬上,他眼中都會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欣慰。

傻小子,你知道么?這瀑布對你來說,就是一柄鑄造錘。它錘鍊的,是你的身體。

我要做的,就是將你自身鍛煉成一件真正的神器。

五秒。

終於堅持到五秒了。

到了第五天,唐三在圓石上已經能夠堅持五秒的時間。雖然他沒有魂力的幫助,但是站在石上,他的身體卻可以按照鬼影迷蹤的特性輕輕律動,來卸掉瀑布的衝擊力,儘可能找到那最好的平衡點來承受衝擊。哪怕是呼吸困難,他也儘可能的多堅持一會兒。

對於唐三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開始。

正所謂萬事開頭難。最初的堅持無疑是最痛苦的。唐三不但要承受着瀑布的強橫衝擊,還要承受自身無法施展魂力的痛苦。就像一個大人突然變成了小孩子,力量瞬間縮小,總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

而五天的時間,正好也就是這個適應的過程。

五天以來,不斷在水流中受到衝擊,唐三對於無法使用玄天功的痛苦逐漸恢復過來,憑藉着自身遠超常人的悟性,漸漸掌握了方法。

從第六天開始,他在圓石上停留的時間幾何倍數增加,手中的鑄造錘也終於可以開始揮舞了。在光滑的圓石上發力無疑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但唐三並沒有着急開始練習亂披風錘法,而是先儘可能的適應在瀑布中戰力,努力的控制在平衡點上。任由瀑布水流沖刷。

當唐三終於能夠在瀑布下站穩,不會再被衝到水中時。唐昊終於對他進行了第二個指示。修鍊,修鍊魂力。

當然,對於唐三來說,就是修鍊玄天功。

唐三一度很詫異父親的說法,自己的玄天功內力已經被封住了,還如何修鍊?

可當他真的修鍊起來,卻發現父親給自己的封印非常奇特,雖然不能使用玄天功內力,但修鍊卻並不受影響。每當他在虛無的身體里開始修鍊,積蓄起來的內力在循環一周后,就會自然而然的融入那火熱的封印內部,與自己原本的內力融為一體。

颖悦 雖然這樣做唐三無法感受到玄天功進步的程度,但在修鍊過後,身體恢復的速度明顯就會加快。所以,唐三從這天開始,每天都以三個時辰進行修鍊,剩餘的時間在瀑布下鍛煉。

噗——鑄造錘在瀑布中砸出一個不大的水花,循環一周,回到唐三頭頂。

成功了。

唐三大喜,不過也只是歡喜了一下,就因為心志不穩,被瀑布衝下水潭。今天已經是他來到這裏的第十五天,經過不懈的努力,他終於能夠成功的揮出亂披風第一錘,在發力時不會從圓石上滑落。

有了第一錘就有第二錘。隨着唐三不斷的鍛煉,亂披風錘法開始在他手中展現出來。鑄造錘畢竟不是昊天錘,重量沒有那麼可怕,而且它自身的重量也能幫唐三穩定在石頭上的身形。

漸漸的,他的亂披風錘法在瀑布中練習的越來越純熟。從開始的只能濺起一朵朵水花,到後來舞動的風雨不透。

在瀑布下就像一個圓形的屏障,不斷阻擋着瀑布水流衝擊,濺起大片水花。鑄造錘揮動的次數在快速而穩定的增加著。

轉瞬間,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轟——最後一錘甩出,唐三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衝天而起,迎著衝擊而下的瀑布直上十米。

十米以內,瀑布水流被反擊的逆流而上,在他身形的帶動下,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就連那橫跨水潭的彩虹,在這一刻也被攪動的紊亂起來。那當然不是唐三現在力量所能達到的,而是亂披風錘法的特性。一錘強過一錘,一錘的力量疊加一錘。

如果不是唐三本身的身體素質極其強悍,但是那巨大的衝擊力,就足以將他身上的肌肉全部撕裂。

當九九八十一錘全部完成的瞬間,八十一次疊加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哪怕他現在不能使用半分魂力,在那一瞬間恐怖的攻擊力也超越了他最巔峰的時刻。

砰——力量消逝,唐三在瀑布中的身體被重重的砸入水潭之中,但此時此刻他心中的興奮卻難以形容。

三個月,自己終於完成了父親的要求,終於揮出了第八十一錘。

當水流反卷的一瞬間,端坐在石洞內的唐昊已經睜開了雙眼,有些欣慰的看着唐三,雖然還是比不上另一個兒子。但是這個兒子的天賦無異比起自己強上許多,畢竟當初,他完成這一步,也是足足用了半年的時間。

而唐三,在拯救小舞的執念和天賦的幫助下,竟然只用了三個月而已。遠比他當初還要優秀!

7017k 孫悟空看著那群小妖瑟瑟發抖的樣子嘴角抽了抽,說道:「你們既然已經化形,那就算有靈之物,然繼續放任你們,怕又有生靈遭劫,要是殺掉你們,又不免太過殘忍,這樣,你們且到那水簾洞里報道,就提美猴王姓名,若有人敢私自逃竄,別怪老孫的棍子不留情。」

孫悟空揮舞了兩下棒子,那群小妖頓時瑟瑟發抖,他突然想到什麼,揪住一個小狼妖,問道:「我來問你,你那水臟洞中可有俺老孫的猴子猴孫?」

那小狼妖剛才見到凶威,此刻被他抓到手裡,竟然嚇得屎尿齊流。

孫悟空一把將那小狼妖扔到一邊,喊聲「晦氣」,轉頭看了看其他小妖,具是戰戰兢兢的樣子,離他足有一丈有餘,於是無奈的擺了擺手:「你們直接去那水簾洞吧,中間若有妖魔敢阻攔你們,就念老孫姓名。」

然後,他徑直走進洞里,一路上滿是血漬,又有骯髒之物,弄得這洞里烏煙瘴氣,噁心至極。

那孫悟空有大品天仙訣護體,於是屏住呼吸,走入洞中深處,也見到諸多血肉模糊的景色,最終看到了數只老猴,具被綁在山石上。

孫悟空吹了口仙氣,將一眾老猴鬆綁。

那一眾猴見到孫悟空,已知是自家大王,忙是將他圍在中央,只是流淚:「大王,您可終於回來了」。

孫悟空認得這正是與他從小長大的猴兒,只是他們沒有修行,壽元將到,所以盡顯老態,孫悟空想了想,說道:「你們受苦了,不過,眼下那魔王已被除去,而老孫又得延年益壽之法,我們一道回去,可盡顯歡樂。」

「大王,那邊的傢具都是魔王從我們洞中搶來。」其中一隻猴子指了指桌子上的石鍋石碗,孫悟空看了一眼,其上已滿是血漬,腥味十足。

他擺了擺手,說道:「些許身外之物,既被那妖魔使用,我們回去再造就是了,你們且閉上眼睛,大王帶你們回家。」

那些猴兒聞言,自覺閉上眼鏡,孫悟空使手段喚來狂風,瞬息間以跨過數座山頭,來到水簾洞中。

「妖怪妖怪!」那風剛剛停下,洞中就有聲音響起。

原來那一種猴兒狂風襲來,以為又是那老鄰居混世魔王過來,他們心中害怕,具是找地方躲了起來。

孫悟空見此,一個跳躍,站在美猴王的石座上,喊到:「孩兒們,不要害怕,那妖魔已被除去,現在是你們的大王回來了!」

孫悟空說話間,驅動神力,凝出神光,霎時間照亮了整個洞穴,將洞內陰氣邪氣全部祛除,只剩下亮堂堂的洞府。

一眾猴兒被神光照亮,也才發現那站在座位中央的正是自家大王,忙是一股腦的湧出來,向自家大王哭訴。

孫悟空只是安慰一番,那些猴兒心中方定,孫悟空又細細詢問他走後洞內的諸般事宜。

原來他走後十多年,作為他們領居的混世魔王也發覺了這水簾洞,他見此處景色優美,是個洞天福地,於是生了覬覦之心,想要將洞內所有猴兒收歸麾下。

然而這群猴子卻始終記得自家大王,於是奮起抵抗,然而始終難敵有道行的混世魔王,幾次被逼到絕境,然而這時候總會來一陣突如其來的惡風,即算是那妖魔也抵不住,只得就此退去。

孫悟空心中知道這是五師兄之功,只在心中暗暗感激。

那些猴子猴孫說完花果山上的事情,又問道:「大王當初曾說外出訪道,如今看來可是學成本事了?」

孫悟空點點頭,說道:我當年別了你等,就隨波逐流,飄過東洋大海,來到南贍部洲,學作人類模樣,著人類衣服,穿人類之履,擺擺搖搖,雲遊八九年餘,更不曾有道;后又渡西洋大海,到達西牛賀洲地界,訪問多時,幸虧遇到一位老祖,傳了我與天同壽的真功果,如今我也是與天同壽的得道之士了。「

那眾猴聽到孫悟空如此說話,頓時連連稱賀,說道:「大王這種遭遇果真是萬劫難逢也!「

孫悟空想了想,又笑道:「小的們,我此番不僅得到,更喜我這一門皆有姓氏。「

那一眾猴兒聽到這種話,具是興奮不已,問道:「大王何姓?「

孫悟空說道:「我如今姓孫,有個法名悟空。「

眾猴聞說,鼓掌忻然道:「大王是老孫,我們都是二孫、三孫、細孫、小孫、-一家孫、一國孫、一窩孫矣!「

於是一群猴兒排輩論資,一起跪拜美猴王孫悟空,並抬來大盆小碗的,椰子酒、葡萄酒、猴兒酒仙花、仙果,真箇是合家歡樂!

一番酒宴過後,孫悟空只留下眾人竟皆散去,只留下四隻老猴,其中兩位是赤尻馬猴,兩位是通臂猿猴。

原來孫悟空仍舊記得夢中之事,那西方如來曾言世間有四大靈猴,而赤尻馬猴與通臂猿猴皆在其內,他有心培養這四隻猴兒,看看會不會有朝一日真的變成傳說中曉陰陽、會人事以及縮千山、拿日月的靈猴。

那兩隻馬猴,兩隻猿猴一起跪下,道:「不知大王留我們有何事情?」

孫悟空默默開動法眼,那金睛中光芒閃爍,將四隻猴兒攏在其中,過的片刻,方才收了神光,說道:「我剛才看你們頗有修道資質,不如索性傳你們法門,我等一起享受永久歲月,豈不快哉。」

原來那悟空心下依舊惦記夢中之事,擔心這四猴真是什麼人安插下來的細作,索性檢查個剔透,如果是真的一棒打死了帳,然而,他運用法眼觀察四猴,從肉體到靈魂都沒有看出任何端倪,就是花果山裡土生土長的猴。

再說那四猴聽到美猴王這樣說話,連連叩拜,道:「多謝大王恩典,多謝大王恩典!」

孫悟空笑了笑,說道:「都是自家猴子,說甚麼外話,我今為你們起個名字也好使喚,你叫作孫馬,孫流,今後就為我水簾洞中元帥,負責我水簾洞中兵馬訓練之事。」

那兩隻馬猴聞言,即扣頭拜服,說道:「寫過大王恩賜。」

往事写成诗 孫悟空又對那兩猿猴說道:「你二人依舊取孫為姓,你名為崩,你喚作芭,你們兩人就作為水簾洞中將軍,與馬、流元帥一道掌管水簾洞中諸般事宜。」

那兩隻猿猴聽得此言,同樣謝過恩情。

孫悟空又將新的鍊氣口訣傳於四人,這口訣並非大品天仙訣,而是其他的鍊氣之法,是得自於七師兄之手,雖不如大品天仙訣,但也是延年益壽之法。

這倒不是孫悟空小氣,不傳他大品天仙訣之術,而是因為一來那大品天仙訣乃是祖師門中秘術,未得允許不可輕傳,二來是那大品天仙訣奪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機,是逆天之法,常人難以習得,否則會有永墮煉獄之苦。

孫悟空傳了四人鍊氣之法,又道:「你們下去好好修行吧,以便早日得道,享受長生之樂。」

孫悟空說著,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轉頭說道:「記得把洞里的那些排泄之物與諸般污穢之物記得處理,另外修建茅房,勒令猴子猴孫不得隨地大小便。」

原來孫悟空回到水簾洞中,也才發現他的水簾洞比之水臟洞也乾淨不了多少,除了沒有各種血肉,那便溺之物也是不少,他心中也有所理解,畢竟一群沒有得道的小猴子,本來就不通人事,又怎會懂得這些東西。

那四猴應聲稱是,孫悟空又道:「那水臟洞中小妖也該到我洞中,他們若提我名字,就交由你們安排。」

孫悟空想了想,又繼續說道:「另外,你再傳下命令,從今日起,凡我水簾洞中生靈,一不得隨地便溺,二不得生食血肉,三不得吃那有靈之物。」

馬、流元帥連連稱是,崩、芭將軍也是連連稱好。

心歇 他四人離開之後,孫悟空則將鐵棒放在一旁,心裡思索著以後該怎麼辦才能保齊水簾洞中基業,讓一眾孩兒不至流離失所,遭受性命之憂。。 幾天後特效藥被批量的製作出來,並直接注射到了第一被接受的精靈身上。

喬伊小姐帶著方寧的路卡利歐從裡面出來,看著他笑了笑:「恭喜,現在你的精靈已經全部恢復健康了。」

方寧感謝道:「謝謝喬伊小姐。」

「這多虧了庫庫伊博士,自己親身拿自己的精靈試驗,我們這才敢往他們身上注射」喬伊小姐看著方寧順。

方向從自己身上拿出自己昨天剛製作的精靈食物,直接遞到了喬伊小姐的手裡:這是我剛做的精靈食物,你拿去給幸福蛋和花療環環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