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野長康只感覺身側突然間變得熾熱起來,接着一個火紅色的,燃燒着烈焰的圓球急速的越過了他,恰好墜落到了眾多強盜的中心,接着轟然炸開。

前野長康只感覺身側突然間變得熾熱起來,接着一個火紅色的,燃燒着烈焰的圓球急速的越過了他,恰好墜落到了眾多強盜的中心,接着轟然炸開。

大量泥土和草屑劈頭蓋臉的朝他砸了過去,同時還混合著大量的鮮血和碎肉,讓前野長康變得十分的狼狽。

但是此刻的他卻根本沒有心思去擦拭那些污物,他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爆炸發生的中心地帶。

在那裏,被火球直接命中的強盜已經被炸成了兩截兒,周圍的強盜們也沒能落得太好的下場,起碼有四五個強盜被炸斷了胳膊或大腿,正在地上不住的翻滾著,似乎想要以此來撲滅身上仍然燃燒的烈焰。

這還不算完,火球直接將周圍的草木點燃了,現在幾乎所有強盜都處於烈焰之中,撲面而來的灼熱氣息甚至讓他的呼吸都感覺有些困難。

「這,這是大筒嗎?」

鐵炮,一般指最近幾十年逐漸興起的火繩槍。

大筒,則是鐵炮巨型化的產物,它和鐵炮都是採用的同樣的擊髮式結構,就是口徑放大了許多倍,所以有時也被稱為大炮。

這種同樣由南蠻人帶來的火藥武器,通常都有數米之長,威力遠比普通的鐵炮要強得多,是一種極為罕見且昂貴的戰爭兵器,傳聞其攻擊時聲宛若雷霆,落地后連巨石都能直接炸碎。

前野長康只聽說最擅長鐵炮的專業雇傭軍雜賀家,在他們老窩裏里有大筒的存在,但他還未真正見識過。

可是在看到那一發兒火球的威力之後,雖然從未真正見過大筒,前野長康還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它。

畢竟,除了大筒,還有什麼東西會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呢?

可是當他會轉過頭去時,卻發現視野中並沒有任何能和大筒沾上邊的,他只看到了一男一女,兩名全副武裝的精銳武士,正在朝他奔來。

如果是在平常,遇到一名姬武士的話,前野長康必定會十分的驚訝,可是現在他的注意力卻全都被那名男性武士給吸引過去了,因為在奔跑的同時,對方的手中赫然閃耀着赤紅的光芒,並且逐漸凝聚成一個圓球。

前野長康頓時張大了嘴,心中第一時間升起了一個驚人的想法,不是大筒,這會是大哥曾經說過的法術嗎?

「那邊的武士,不要絕望,我們來救你了!」一邊說着,淺井長政再次伸手一指:「火彈之術!」

隨着熾熱的火球再次騰空而起,在炸飛了五六個強盜之後,也徹底肯定了前野長康的猜測。

儘管心中仍然滿是驚訝和疑惑,但是這次他卻沒再遲疑,幾乎連滾帶爬的來到了淺井長政的面前:「在下川並眾前野長康,非常感謝大人的救命之恩!」

國人眾,一般指擁有一定武力的獨立組織,有可能是武士、豪族、地頭、庄官、甚至是富農或者強盜所組織起來的小型割據勢力。

雖然一開始他們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在有些時候,他們也會兼職雇傭兵、護衛,或者乾脆是強盜。

川並眾正是美濃地區的國人眾之一,而且還幾乎是其中勢力較大的一支,在橫跨了齋藤家和織田家的木曾三川上很有威名,齋藤家和織田家都曾經試圖招攬他們,只不過被他們的首領蜂須賀小六拒絕了而已。

烈性浪女 哪怕這裏並不是他們川並眾的地盤,但在平常的時候,報上了他們的名號,也幾乎沒什麼強盜敢招惹的。

這也是前野長康帶着幾個兄弟就敢外出行走的原因,可惜沒想到他們這次碰到了要錢不要命的硬茬子。

淺井長政輕笑着點頭,卻並未多說什麼,只是和阿秀一起,朝着數量眾多的強盜們沖了過去。

敵方數量雖多,可是連身高超過一米五的都沒有幾個,簡直像是高中生暴打小學生,他並不認為會有什麼危險存在。

更何況在剛剛一個火彈之術幹掉了好幾名敵人之後,他的體力和法力也因此得到了補充,現在他最不怕的就是持久戰了。

只不過,他心底也生出了一絲疑惑甚至是恐懼,如果自己屠戮人類也能獲得力量的話…

。 這個時候,只見一個渾身上下穿的光鮮亮麗的美女走了過來。

這個美女大概一米六七的樣子,裙子下是兩條筆直修長的長腿,站在那裏給人一股視覺衝擊。

她還沒有走近,大家就聞到了一股好聞的香味。

看來她用的香水也不便宜,說不定還是進口的。

不過這個美女雖然看起來挺漂亮的,但是臉上的粉底打的太厚,看不出原來的臉容,屬於標準的網紅臉。

這個美女就是就是佳怡小姐了,是很有名的網紅,聽說唱歌和跳舞很厲害。

其實專業技術也不是厲害,主要是喜歡她的粉絲很多,所以在網上很受歡迎。

「你怎麼弄的啊?」蘇佳怡有些不悅的看着朱經理。

聚仙閣的朱經理看到蘇佳怡,頓時一臉諂媚的對她說道:「佳怡小姐,您稍等,我這邊馬上就好。」

說完,朱經理冷冷的看着胡天。

「你們可以走了,不然我就叫保安過來了。」朱經理面無表情的說道。

其實放在平時,朱經理是不會做出這種舉動的。

但是蘇佳怡是他的女神,他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神在自己的店裏受委屈呢。

所以一時間,他也是瘋狂了起來。

胡天有些驚訝的說道:「你沒有搞錯吧,我們可是你的顧客啊,你難道不知道顧客是上帝嗎?」

「什麼狗屁上帝,你算什麼顧客,你口袋裏有錢嗎?窮叼絲!」

蘇佳怡雙手抱在胸前,一臉嘲諷的看着胡天。

「你怎麼說話的啊,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名人就了不起,大家都是一樣平等的。」張琪琪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蘇佳怡這才注意到,坐在這個叼絲對面的竟然是兩位美女,她眼裏閃過一絲驚訝。

因為她雖然也是美女了,但也只是一般的美女而已。

但是眼前的兩位美女,比自己漂亮多了啊!

她心裏不禁升起了一股慍怒和嫉妒,用一種充滿優越感的語氣,對胡天幾人說道:「我可是超級網紅,粉絲上百萬呢!」

「哦,那又怎麼樣?」胡天淡淡的說道。

「怎麼樣?粉絲上百萬你知道代表什麼嗎?年收入至少上千萬!」

「上千萬你知道什麼概念嗎?把錢取出來,這張桌子都碼不下!」蘇佳怡很得意的說道。

胡天有些無語的說道:「暈了,你年收入上千萬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就是想告訴你,我是這個社會的上等人,而你,只是一個窮叼絲!」

「你有什麼資格坐在這裏吃飯,還不想讓卡座,我看你是活膩了!」

蘇佳怡說話的語氣非常難聽,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那種罵街的破婦呢!

林梅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說道:「喂!你說誰活膩了呢!」

「說你呢!」蘇佳怡一臉譏諷的看着林梅。

「你,你!」林梅被氣的不輕。

如果不是因為胡天在場,她都想上前扇這個網紅的臉了。

蘇佳怡氣完林梅后,又很得意的看着胡天。

她一臉嘲諷的說道:「身為一個大男人,居然沒有一點男子漢氣概,哎……」

「我還以為你有點骨氣呢,沒想到也是個軟東西啊!」

「哦,我軟不軟,你可以來試試!不過,你太丑了,沒有資格試。」胡天冷冷的說道。

「什麼?竟然說我丑!」蘇佳怡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緊接着,她怒氣沖沖的對胡天說道:「你再說一遍!」

「長的到底有多醜,旁邊就有鏡子,你難道不知道照一下嗎?」胡天說道。

「我,我要弄死你!」蘇佳怡抓狂的說道。

說着,她就要來揪胡天的頭髮。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樓梯口突然衝上來了一個女的。

這個女的看起來三十多歲,給人的感覺比較成熟穩重。

她急匆匆的跑到了蘇佳怡身邊,拉住了她,說道:「佳怡,你怎麼跑這裏來了?」

這個女的叫吳姐,是蘇佳怡的經紀人。

畢竟蘇佳怡也算是網絡名人,也像模像樣的學明星弄了一個經紀人。

蘇佳怡生氣的對吳姐說道:」吳姐,我出來吃飯呢,沒想到碰到了幾個喜歡裝比的窮鬼,太搞笑了。「

吳姐看了一眼胡天三人,小聲的對蘇佳怡說道:「佳怡,你現在好歹也是名人了,在公共場合說話,一定要注意分寸才行的!」

「不然容易被人留下話柄,到時候公關團隊那邊處理起來,會很麻煩的。」

聽到吳姐這麼說,蘇佳怡跺了跺腳,臉上非常的不甘心,但她又不得不注意影響。

她對胡天說道:「你給我等著!今天這事不算完!」

說完,她就跟吳姐走了。

旁邊的經理瞪了胡天一眼,然後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賠罪。

等這個無理網紅和經理走了后,胡天笑着說道:「不好意思,看來是我選錯了地方。」

「沒事的,就算你選其它地方,一樣也會有素質低的人存在的。」林梅安慰道。

這個時候,張琪琪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她笑着對林梅說道:「對了,梅姐,這個餐廳的老闆你不是認識嗎?」

「聚仙閣?哦,我想起來了,這個餐廳是我一個表弟開的。」林梅邊說邊從包里拿出了手機。

很快,林梅就撥通了她表弟的電話。

「喂,表弟,我在你的餐廳受到了欺負,你請的這個經理太牛了,比市衙的大佬還牛……」

林梅氣呼呼的說完,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胡天笑着說道:「梅姐,你表弟不會把那傢伙給擼了吧?」

「不清楚他會怎麼做,不管了,我們先吃飯吧。」林梅笑着說道。

菜已經陸續上齊了,看起來很豐盛,而且色香欲俱全,很誘人。

畢竟這一桌的菜品上萬塊了,質量應該不會差的。

胡天點了點頭,笑着說道:「快趁熱吃吧。」

說完,胡天就給兩位美女舀了一碗湯。

在南方很多城市,吃飯之前都喜歡喝一小碗湯的。

張琪琪喝了一口鮮湯,笑着說道:「好喝,這湯真不錯啊。」

「是嗎?我也嘗一下。」林梅也拿着湯勺低頭喝湯了。

就在這個時候,剛才那個走了的經理,竟然跌跌撞撞的跑過來了。

他的樣子非常驚恐,好像被什麼東西嚇的屁滾尿流了。 事情鬧到天快黑才算完,村長和蘇琪因誣告陷害被拘役,估計要去看守所住幾天了。

而葉沙本著自己最後的體面,問葉長生能不能把視頻刪了時,得到的回答卻是

「我沒有拍到你們的視頻,我剛剛只是隨便找了個小視頻放的,只不過你們心理防線太差了!」

……

整個事件收下來,最難受的還是葉奇和村長媳婦陳嬸。

通過電話詢問了陳大為的意見,又徵求了陳嬸的意見,長生將她送到了陳大為家。

還在陳嬸並沒有怪罪長生,這讓長生鬆了一口氣。

李銘晚上也給長生髮了一張臨時工合同,並義正言辭的說:「你這段時間先實習著,以後變現好給你轉正。哦對了,今天表現不錯!明天記得來上班!」

至此,葉長生終於在鎮派出所真正意義上站住了腳,得到了領導的認可。

「人生或許就是這樣!」

長生趴在賓館那已經洗的發白的被子上,難得憂鬱起來。

「前兩天還是個小混混二流子,今天就進了體系工作!」他自嘲的自言自語了一句,又想起了曾經少年在學校那些事!如果沒有意外,自己現在還在上大學吧!那個女孩或許也還在自己身邊!

「我葉長生將來可是要站在世界之巔的男人!」

“對對對,就你葉長生是須知少年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

往事歷歷在目,那個女孩的一顰一笑依舊在這裡腦海里霸佔著一席之地。

「曾經不敢想,現在有機會了。重新走上正路呢,不得好好拼一把?站在那個女孩面前?是吧,葉長生?」

他從床頭爬起,來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看著鏡子里那個滿臉滄桑自己,露出了一個朝氣又傻氣的笑!

他的逆襲之路,也開始真正的踏上了旅途。

……

第二天,葉長生換上了昨晚李銘給他的制服,從賓館出發前往鎮派出所。

路過那條紅燈巷時,他身上這身制服著實給路邊的小姐姐們嚇了一跳,在那一瞬間整條街開始雞飛狗跳。女人們從開始的振臂攬客到閉門謝客,P客們穿著條短褲從二樓三樓跳下,瘸著腿就開始滿大街的跑路,生怕被這個穿制服的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