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瑟琳說著說著,竟然抽泣起來,把自己變成了受害者。

凱瑟琳說著說著,竟然抽泣起來,把自己變成了受害者。

。 一聽到兒子女婿的話,兩人瞬間沒了開玩笑的心思,相視一眼,立刻上前欲搶一一,生怕一一被真的被扣了。

沒辦法,雖然她們倆是長輩,但要和楊昭霖爭一一她們還真爭不過。

娅蕾 何況眼前的這人還是個佔有慾極強又很霸道的人。

「好啦,別嚇媽媽了,我回來給你帶好吃的。」一一抬手勾着他的脖子,踮起腳尖,蜻蜓點水似的在他的薄唇上輕輕一吻。

費力的抬高手臂,楊昭霖像是看出了她的意圖,微微頷首。

一一如願的摸摸他的頭,輕聲細語的安撫,就像是哄小孩一般。「乖,我很快就回來了。」

聽着幼稚的不得了,讓人忍不住啼笑皆非,但楊昭霖卻毫不在乎,反而很享受她安撫。

「嗯,好好玩,注意安全,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那你好好工作,我和媽先走了。」

楊昭霖低沉的「嗯」了一聲默默的送她們離開,看着電梯門緩緩地合上,他才收回視線轉身返回辦公室。

「寶貝,媽想八卦八卦你和昭霖。」

「……」一一嘴角抽抽,被自家老媽的直白給震驚到了。

我的媽呀,就算是想要八卦,也該婉轉點,怎麼能這麼直白呢?就不怕人會尷尬嗎?

「怎麼了?不方便說嘛?」

見一一沉默,默認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剛剛的話有什麼問題,反而繼續追問。

搞得一一都不知道做出什麼反應才算正常。

坐在一一另一邊的劉玉韶想要提醒親家母,可是中間隔着一一小動作不好做,直說反而更容易引起尷尬,思來想去還是算了。

怎麼說,人家也是親母女,就算是八卦也都是原於關心,也沒什麼。

「媽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一一看看左邊的婆婆又看看右邊的媽媽,無奈的嘆氣,輕佻了一下下巴。

「這可是你說的」

我要不答應,你能放過我嗎?

一一忍不住在心底腹誹。

「其實我就是好奇你們倆什麼時候交往的?聽你婆婆說你們高中就認識了?」

「是啊,不過你們不要誤會,我們沒有早戀,我們是大一的時候才在一起的。」

「那都有四五年了吧,都這麼久了,怎麼感覺你們像剛認識剛在一起一樣,如膠似漆的。」

「可能是對彼此比較了解,也做到了坦誠,也比別人更加懂得珍惜的緣故吧。」

說到這,她突然有些想霖了,明明剛分開不久。

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工作,有沒有走神?

見她有些出神,兩位媽媽掩嘴偷笑,別開臉看向窗外。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迎賓的服務員客氣的打了聲照顧

「四位。」

「這邊請」服務員做了個請的手勢,在前面帶路。

一一看了眼服務員安排的位置,「有沒有靠窗的位置?」

她不喜歡坐在中間,在靠窗的位置眼前明亮一點,讓人有個舒服的感覺。

「有,不過在二樓上。」

一一偏頭詢問的看向婆婆和媽媽,兩人不約而同的微微一笑,「二樓就二樓,麻煩帶個路。」

並不是她們不熟悉這裏,而是人家這裏有規定,位置的安排都是聽服務員的,當然有要求也是可以提前說出來的,就像她們現在這樣。

「媽,還有誰要來嗎?」

邵夫人撫摸女兒的頭髮,「還有媽的一個朋友,正好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一一不經意的蹙了下眉。

早知道她就不來了,見一個陌生人還不如陪自家老公呢。

一一後悔自己先前的決定,可是這個後悔只持續了短暫的幾秒,因為當她看到媽媽的朋友的時候,被她的時尚感驚艷到了。

不管是穿着還是談吐舉止,她給人就是一個極有氣質的人,如果在年輕幾十歲,絕對屬於貴族名媛那一類,並且還有排著長長隊伍男孩追求。

「親愛的,好久不見。」

邵夫人起身與人親密的擁抱了一下,「好久不見,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兒,親生的,她身邊那位是我親家母。」

「太好了,」女人真心為自己的閨蜜感到高興,「我們語汐真漂亮……」

聽着女人親密的叫着自己語汐還不斷的誇讚自己,一一就有些不好意思,禮貌的起身向她打了聲招呼,「阿姨好。」

女人上下打量着她,越看越喜歡,視線下移,無意中看到她隆起的肚子。

「語汐懷孕了?」

一一有些木愣的點點頭,「嗯。」

「看你這肚子七八個月了吧?」

一一搖搖頭,有些尷尬的傻笑,「不是,才六個月。」

「看來是個大胖小子啊。」

「男孩女孩都一樣,不過要是白白胖胖的,那更好。」劉玉韶抬手拉着一一坐下,「你好,我是劉玉韶,語汐的婆婆。」

「劉玉韶」女人低聲重複了一邊,若有所思的看着對方,禮貌的伸手與之交握。「好熟悉的名字,感覺經常聽到。」

劉玉韶微微一笑,打岔,「可能是重名吧。」

邵夫人笑着招呼好友坐下點餐,便開始敘舊。

「怎麼了?今天出來不開心?一個勁的嘆氣。」

娅蕾 「可不是嘛,本來我還想着等找到語汐,我們倆家就聯姻,好閨蜜做親家多好啊,可誰曾想語汐竟然都要做媽媽了。」

一聽到有人要和自己搶兒媳婦,劉玉韶當場就急了,摟着一一的肩,一臉警惕的看向對方,「不帶這麼撬牆角的。」

畢竟都是在生意場上走的,有都是豪門,學識家境讓她們很容易找到共同的興趣愛好,話題。

三人相處融洽,就連劉玉韶都像是她們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樣……

女人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劉玉韶跳跳眉,慢慢往右移落在一一的身上,「語汐,你要是在婆家過的不好就來……」

「你……」

「媽,淡定,」一一看這即將暴怒的劉玉韶,伸手幫她順了順背,「你是不相信我,還是對霖沒信心。」

「對啊」劉玉韶恍然大悟,剛剛被某人的激將法一激,失了分寸。

「乾媽,你就被逗我媽了,改天有空讓我媽帶你來家裏玩,我讓霖休息好好招待你。」。 葉清苒用力的思考著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誰,大腦里突然閃過了一個想法,那個人口裡的墨家人不會就是他吧。

想到這裡,葉清苒有一種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可等她再次看過去的時候,那裡只剩下了空蕩蕩的桌椅。

「我出去一下啊,很快就回來。」說完連服務員的回答都顧不上聽,就快步朝著剛剛離開的背影尋了過去。

夜晚的風已經有些涼意了,街道上時不時有貓咪的叫聲傳來,卻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葉清苒看著這景象,有些失落的搖了搖頭,抱著自己的手臂轉身推開了清吧的大門走了進去。

「清苒,怎麼了?你真認識那個帥哥?」火急火燎的闞佳看著眼前差點撞進自己懷裡的葉清苒,忍不住低聲的詢問了起來。

像是大夢初醒一樣,葉清苒連忙解釋了起來:「沒,不是,我在想家裡的事。」看到闞佳收拾妥當準備出門的模樣。

葉清苒轉移話題似的詢問了起來:「你這是要出去?」

聽到這話,闞佳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打起精神來,語氣帶了些歉意與疲倦:「對,我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要出去一趟,又要麻煩你收拾店裡了。」

爺比黄金纯01 葉清苒聽出了闞佳的疲倦,輕輕當然拍了拍眼前人的後背:「不麻煩不麻煩,你快過去吧,不要讓人家等太久。」

闞佳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這裡,直到那車輛的尾燈消失在轉角處,葉清苒才拖著滿是寒意的身子回到了清吧里。

漫無目的的呆在吧台里,手裡的熱水也失去的熱氣,被簇擁出來的服務員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眼前,看著發獃的葉清苒,鼓足了勇氣詢問了起來:「清苒,人都走完了,該…」

聽到了聲音,葉清苒這才反應過來,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站成一排的同事們以及牆上的鐘錶,笑著說了起來:「對對對,到時間了,你們快回去吧,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服務員還是有些不放心,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葉清苒推著走了起來。

葉清苒看著一個一個離開的同事們,臉上的笑容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活力,緩慢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強迫自己打起精神,處理起了清吧一天的賬目,越來越明細的賬單讓葉清苒的心情有些變好的跡象。

可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卻陡然傳來了開門的聲音,葉清苒下意識的握進了手裡的鋼筆,身體也有些顫抖。

整個店裡只有她一個人,況且已經是深夜了,自然是有些害怕的。

葉清苒的眼睛不斷的在房間裡面尋找著,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一個木棍,有了它的加持,葉清苒也沒有那麼害怕了,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可還未等她看到來人的真實面孔,就感受到了巨大的酒味,雖然一直在這裡工作,卻是第一次聞到這麼濃重的酒味。

葉清苒的眉頭都忍不住皺了起來,可就在這時一個男人的身影突然從黑暗角落裡竄了出來。

「啊~救命~」感受到巨大的衝擊力,葉清苒高聲的呼救了起來,可這也不是辦法。

眼前的人用一隻臂緊緊的抱著葉清苒,另一隻手不斷的撫摸著葉清苒的後背。

溫熱的手掌讓葉清苒的身體忍不住的起了雞皮疙瘩,此刻,葉清苒也明白了過來,停止了自己的呼救聲。

有些艱難的緩慢的挪動著自己的視線,終於看到了眼前人的長相,竟然是他。

「為什麼在這裡啊你,不在家裡好好獃著?」喝醉了的墨凌霄說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顛三倒四的。

葉清苒想要回答卻被墨凌霄捏住了下巴,那粉嫩嫩的紅唇一張一合,對墨凌霄產生了莫大的吸引力。

像是櫻桃一樣,讓墨凌霄想要吞進肚子里,沒有任何的猶豫,墨凌霄低頭親了上去,葉清苒瞪大了眼睛,猛地一個用力將墨凌霄推開了。

「流氓,你個臭流氓。」葉清苒不斷的用手擦著自己的嘴唇,忍不住輕呼了起來,臉上也變得極其紅潤了起來。

此刻已經心滿意足的墨凌霄,踉蹌了兩步,最終以一種奇怪的方式倒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已經這樣的墨凌霄還不忘笑了起來。

看著沙發上的墨凌霄,葉清苒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用抱枕打了兩下,可沙發上的人卻一動不動,竟然睡著了。

葉清苒像是認命了一樣,嘆了一口氣,微微蹲下身子,不斷的在墨凌霄身上翻找了起來,居然沒有。

這可怎麼辦才好呢,不能把他一個人扔在這裡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自己可擔不起這個責任啊,想到這裡,葉清苒再次翻找了起來,可還是一無所獲,別說手機,他身上連一張紙都沒有。

葉清苒的大腦飛速的運轉著,突然想起了闞佳那裡有他助理的電話,想到這裡卻又猶豫了一下,會不會打擾到闞佳啊。

可眼前這個才是最大的麻煩了,最終還是將電話撥打了出去。

葉清苒簡單的說了一下現在的情況,自然是將親吻隱瞞了下來,再說了n遍自己沒有受傷之後,闞佳的詢問才停下來。

「我現在就給他助理打電話,我這邊可能還需要一定時間,你照顧好自己。」闞佳一遍接一遍的囑託著。

電話掛斷之後,清吧里再次陷入了安靜之中,葉清苒尋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沙發上的墨凌霄嘴邊依舊是那甜甜的笑容,這讓葉清苒臉上剛剛消失不紅潤再一次浮現了出來。

為了不再想起那些,葉清苒轉身回到了剛剛的位置上,繼續處理起了今天的賬目,將所有的東西都歸於原位之後,開門的聲音再次傳到了耳邊里。

助理一推開門就看到了沙發上以一種奇怪姿勢睡著了的墨凌霄,強忍著笑出聲的感覺,抖動著身體,腳步聲傳來,他一秒恢復了過來。

要是讓沙發上的爺知道自己笑話他了,那自己就一命嗚呼了。

。張媽送粥上去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一大跳。

「這、這是怎麼了?!來人呀,叫醫生叫醫生!」張媽退了出去,朝樓下大喊著。

接著樓下又是一團亂。

那兩人反倒是在無聲對峙似的。一個在默默流淚,一個固執地抱著人不鬆手,對傷口的事無動於衷。

……

《唐棗》306一團亂西釗彷彿做了一個噩夢。

噩夢裏,一堆渾身肌肉大漢圍着自己,而且還只穿着個三角褲,對自己露出邪惡的笑容。

他跑,他們追,他插翅難飛。

然後在大漢們一臉邪笑着撲向自己的時候,西釗醒來了,然後看見五個大漢圍着自己。

不過還好,五個大漢是穿着衣服的。

「他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