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淵轉過頭,就發現韓雨柔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凌淵轉過頭,就發現韓雨柔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你們,這是……」

指著凌淵和小識,韓雨柔有些勉強的笑道。

「朋友?你認識的人嗎?」

這時,小識拿著一間內yi走了出來。

韓雨柔:「……」

氣氛一時間尷尬至極。

。 三人走了許久,方才自太淵城的街上找到了可供落腳的客棧。在住下之後,自然又是如同往常一般一通胡吃海喝,很快一桌子的菜肴酒水以及熱湯就是便三人席捲一空。再往後,三人便是又重新回到了街道之上逛了一會兒,直到入了戌時才準備回客棧休息。

回到客棧,自是分別回了自己的房間。經過這幾日的奔波,青木若何的精神也是消耗的厲害,其躺下后,很快便閉上了雙眼進入了夢鄉。只不過在夢中,卻是另一番情景。

青木若何的夢中,是一片鳥語花香之地,一個清雅秀麗的女子於水榭閣樓之上正輕揮著水袖曼舞。於其附近,則是一位又一位的少年天驕,一個個頭角崢嶸、英俊不凡。有的帶著江湖俠氣,有的卻是想書生般文質彬彬,又有的文靜秀氣,還有看起來如同未經世事的小公子那般的天真無邪之人……

一眾天驕皆是讓人自行慚愧,而此時卻是齊聚一堂,似是在追求那女子,又似是只有那女子才可為他們起舞助興。

漸漸的,便是有一位文弱秀氣如同女子的天驕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為那起舞的女子輕輕低唱了起來,其歌聲輕柔婉轉帶著許多的纏綿悱惻,而後還有著些許的凄婉又夾雜著少少的孤芳自賞之意。

「君不見,妾起舞翩翩。君不見,妾翠消紅減。君不見,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顏;君不見,妾鼓瑟綿綿。君不見,妾泣涕漣漣。君不見,妾一縷青絲,已凝霜。寒闕疏影,圓缺流轉又一年,至元夜東風花千樹,今夕依舊無眠。共清樽,鳳簫傳九方,小樓風景依是如舊,同瑤台共飲。燈珊,話從前……」那天驕越唱便越是動情,越長便越是陶醉,那凄婉的歌聲飄蕩在這水榭閣樓之中,將那天仙一般的女子映托的更加不如凡塵。

隨著文弱天驕的歌聲漸入佳境,便又有一位身著暗紅金絲大氅的天驕將一把古琴輕置於桌上,依著他的歌聲又彈起了曲子。一時之間,這水榭歌樓中便是如同天上宮闕一般。

「這些人,究竟是誰,雖然只是遠遠的看著,但卻讓我覺得這些人都是當世最卓越的天驕。那種高不可攀的氣質,我又是怎麼感受到的,這明明是我的夢,可我為何感覺像個看客一般…」望著水榭歌樓中那一眾飲酒作樂的天驕,青木若何不禁是於夢中暗思了起來,隨後則是羨慕起了這種天上人間的生活。

接著,青木若何便是看到,有人如痴如狂的鋪開紙卷提起靈筆奔放作畫,有人在那女子之後也開始縱情起舞,還有人坐在椅子上講起了書……

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那些天驕縱情過後便是於樓閣中紛紛離開,留下一地的酒痕墨字,留下滿桌的杯盤狼藉,又留下已經燒完的香灰自爐中獨自寂靜。

然而,接下來青木若何的目光卻是不自覺的跟著之前那起舞的女子走了起來。跟著她的雕欄玉車,自小路上賓士,穿過崇山峻岭,又穿過大江大河,直到那寶車被一眾不知境界的修士攔下。

在一陣的廝殺之後,那仙子的僕從和家丁還有護衛便皆是死在攔路的修士手下。至於那位仙子,也是在殺了許許多多的攔路修士后,被打成了重傷。

「晨曦仙子,對不住了,有人雇我們殺你。不過你死之前帶走我們這麼多兄弟,也不算虧了!」那一戰,打的附近的樹木和滿是狼藉,打的腳下的路面猙獰不堪。當著那個叫做晨曦的女子被打成重傷,只得跌坐在玉車之上時,便是有一位看起來還算是俊雅的修士提著一柄長刀站了出來。

「你們動手便是!」晨曦仙子坐在玉車之上,於重傷之下顯得臉色蒼白。雖然已是上天無處、入地無門,但那種婉若天仙的氣質和淡然卻依舊沒有變。

「可惜啦,若不是那家族背後的勢力太大,我還真不想殺你。畢竟你是個不世的天驕,我天資亦是非凡,英雄難免有相惜之感,若是堂堂正正的敗了你,然後再殺掉你才好。」提著刀的俊雅修士,惋惜的看著晨曦仙子,眼中沒有絲毫其他的意思,很是純凈。

「死在你這種人手裡,雖有不甘,但也還算是不辱身份,動手吧!」晨曦仙子對於那俊雅修士的話,並沒有絲毫的懷疑。只不過其死意已決,自然也就不願再墨跡。

「那就成全你!」俊雅修士聞言,忽然間神色便是猙獰了起來,但其心中未曾顯露殺意。只是煌煌的一刀斬出,帶起如同驚鴻一般的刀光向晨曦仙子的脖頸斬去。

「賊人休得放肆!」就在晨曦仙子將要香消玉殞之時,一桿長槍便是不知從何處挑了出來,將長刀撥走。隨後,一聲中氣十足且頗具氣勢的少年聲音,便是自眾人的耳中響起。

雖然夢中的一眾人等還未見到此人,但做夢的青木若何卻提前知道了此人的模樣。接著,在那月夜之下,便是有個少年引著馬繩持著長槍,將他那英勇的身形印在了眾人的眼睛里。

「你是何人,休要多管閑事!」那提刀的少年修士登時眼中顯現凶光,朝著白馬上的身影大喝到。

「在下黑石城,校尉先鋒官胡瀚海!」一道英武的身影自馬背上而下,手持著長槍神色嚴肅的看著提刀少年,也是大喝了回去。

「白風,你去將那玉車扛到肩上,帶著那女子逃出去!」接著,那黑石城的先鋒官胡瀚海,便是頭也不回的對著自己的白馬講到。

「你們追上去殺了軒轅晨曦,等我殺了這個礙事的傢伙,再去找你們。」提刀少年聽了胡瀚海的話,也未曾驚慌,只是平靜地對著身後的吩咐到,在他看來重傷的軒轅晨曦就算是有眼前這個藉藉無名的傢伙相救,也必定是逃不出他們的掌心……。 溫妤說著,不等他回答,便直接伸出手去,將那個紙卷拿在手裡,緩緩展開。

傅君年有些不高興,伸手將那張紙搶在手裡。

是一張線條簡單流暢的素描人像,畫上的人一看上去就是傅君年,但是被余卿卿給刻意醜化了。

她將他畫得很胖,鼻子畫得像一頭大蒜,臉上還有幾顆痘痘——

對於資深畫手余卿卿來說,醜化和美化一個人,對她來說都不是難事。

澜冉 以前在南大讀書的時候,她就喜歡傅君年,經常追在他後面,軟磨硬泡,求他給自己當模特兒。

那時候的傅君年,傲嬌得要死,怎麼商量都不肯同意,余卿卿就用畫漫畫醜化他的方式,小小的報復了他一下,氣得傅君年一張臉頓時黑成了鍋底。

余卿卿好不容易成為了他的傅太太,也成了他心尖尖兒上的女人,結果他失憶了,將從前的一切也都一筆勾銷——

彷彿是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一夜之間歸零了。

余卿卿不服氣,故技重施,好好氣一氣傅君年。

她想,這大概是最溫柔的報復他的方式了吧?

溫妤也歪著腦袋,湊過來看,道:「這是——余卿卿畫的?」

這幾天,溫妤已經派人去桐城,將余卿卿的資料全都給調查清楚了。

看起來軟糯無用的小女人,倒也不是真廢物,她手下有一個經營得還算不錯的基金會,還有一個陶冶情操的畫室。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傅君年愛上的女人,必然是有過人之處的。

傅君年的眉頭蹙起來:「腦子有病!」

嘴上如是說,雙手卻將那張畫紙重新卷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放進了自己的西裝口袋裡。

溫妤不動聲色的看著這一切,然後道:「中午了,一起吃個飯吧,我剛好有事情要跟你談!」

傅君年猶豫了下,才道:「好吧!」

溫妤今天想要跟傅君年談工作,吃飯只是順便填飽肚子而已。

溫氏集團表面上是一個蒸蒸日上的大集團,但是內部鬥爭卻早已如火如荼。

傅君年來溫氏集團任職起,就聽說了不少的流言蜚語。

除了形容他跟溫妤之間的不堪關係,便是溫妤跟她同父異母的哥哥,溫華斯之間的明爭暗鬥。

溫家的家業再大,錢再多,可是繼承人卻只有一個。

哥哥溫華斯靠著老天爺賞賜給自己的性別,再加上是溫家唯一的男丁,在父親溫景鴻心裡佔據著極其重要的位置。

若溫妤是個泛泛之輩,那麼溫家繼承人的位置,便非他莫屬。

但是偏偏,溫妤是個爭強好勝的人。

而且,在管理公司這方面,她的手段天賦,都頗有其父溫景鴻的風采,就連董事局裡那些挑剔的股東們,也都對她讚不絕口。

這一兒一女,一個贏在了性別上,一個贏在了能力上,雙方勢均力敵,誰都不甘心輸掉。

所以溫景鴻對他這一兒一女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

競爭,能使人變得優秀,他也樂見其成。

溫妤對溫家繼承人的身份是志在必得,她知道父親一直有收購LT集團,壟斷波士頓船舶業的打算。

但是LT集團在波士頓盤踞已久,也是一家實力雄厚的大公司,不是那麼容易被收購的。

為了獲得父親的賞識,也為了證明溫華斯是個草包蠢貨,所以溫妤主動主動請纓,將這根硬骨頭給接了下來。

她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所有人證明:她才是能帶著溫氏集團走向巔峰的女人。

澜冉 而溫華斯,卻是一個只會開遊艇泡妞,一無是處的花花少爺。

不過,收購一家實力雄厚的公司,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剛好她又得到了傅君年這麼個人才,當然得用到刀刃上。

去調查余卿卿的同時,她也調查了一下傅君年,知道他的本事,所以讓他幫忙做收購策劃案。

集思廣益,這樣成功率才能大大提升。

這樣一來,兩人從餐廳里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傍晚了。

從餐廳出來,溫妤拉著他的手腕,道:「今天用腦過多,我再帶你去醫院複查一下吧。你放心,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傅君年卻緩緩抽回了手,道:「謝謝,不過,我覺得我已經好了,不用再去醫院了。今天先這樣吧,我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接著商議收購的事兒。」

「嗯……那好吧」,溫妤沒有糾纏,「那明天見!」

「嗯,明天見!」

傅君年說著,去停車坪那邊,開車離去。

現在,他開的車,還有住的單身公寓,都是溫妤出錢幫他置辦的,說是掛在公司的賬上,將來從傅君年的工資里扣除——

這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作為一個男人,長時間住在另一個人的家裡,是不太現實的。

尤其在溫家的莊園里,溫夫人和溫家二小姐,對他的存在都頗有微詞。

而且,傅君年覺得,他需要獨處。

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開了車上的導航,去了波士頓的一家醫院,拍了個腦部ct片子,跟醫生又聊了很久。

到了深夜時,才開車回家。

把車停在停車位上,傅君年上樓去自己的公寓。

剛打開門,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

他愣了下,隨即伸手按下門旁的燈掣。

頓時,整間公寓都變得明朗起來。

「你回來啦……」

余卿卿坐在沙發上,沖著他微笑,隨即又有些嗔怪:「怎麼這麼晚?時不時又去跟誰鬼混了?」

傅君年:「……」

見鬼了!

這個自稱是他老婆的女人,白天去公司騷擾他,畫漫畫醜化他,晚上還不消停。

他回頭看了看自己完好無損的門鎖,道:「你怎麼進來的?」

余卿卿抬起手,一串鑰匙,掛在她嫩白纖細的手指上:「當然是用鑰匙開門進來的,不然呢?你以為我爬窗子進來的嗎?」

開什麼玩笑?

這裡可是十九樓,鳥兒都飛不上來!

傅君年蹙起眉頭,伸手打開了身後的門:「出去!」

「我不!」

余卿卿說著,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夫妻都是要住在一起的,好好的鬧什麼分居?」

他的冷漠,余卿卿並不在意。

以前他不喜歡她的時候,她尚且可以厚著臉皮硬貼上去。現在,他只是失憶了,並非是不愛她,她當然有勇氣,也有理由來死纏著他,直到他想起自己為止!

。白季第一次見到了劍秀谷的掌門,在此之前,好像他所見到的劍秀谷一切大小事務,都是由耿青青負責。

這種現象一度讓白季心有悱惻,覺得劍秀谷吃棗藥丸。

如今,看到了眼前這位氣質高雅,明亮的眼神中都閃爍著智慧光芒的掌門,白季才知道之前的偶爾臆想顯然只是臆想。

「白少俠,久仰大

《你可能對我的劍有什麼誤解》第五百六十四章到山莊 「本皇倒是想聽聽你們的故事了!」熾皇心裏確定,只要冶伽說的是真的,她真的來自未來,那麼她就一定知道未來將發生什麼。

可熾皇想套話,冶伽怎麼可能一無所查:「我和他的故事沒什麼好說的,與你稍稍有些相似,只不過他的處置比你好些罷了!」

「嗯?」

「他比你好!」

熾皇蹙緊眉頭,心中着實有些氣。不過仔細一想,情人眼裏出西施,不論傾皇是個什麼樣的男子,冶伽都會覺得是好的。

見冶伽不願說,熾皇也就不多問。以免自個露了破綻,讓冶伽知曉他的目的。

冶伽瞧他閉嘴了,薄唇微微勾起,不過只是瞬間的事。

她整日待在熾皇的身邊,觀察他的一舉一動。知道他是個心思縝密之人,自然不會輕易吐出什麼來。

回靈都比去時節省了將近一半的時間,大軍沒有跟着,就熾皇一人,因此行程加快。

桦丽 冶伽絲毫不耽誤他的時間,跟在他後面也十分輕鬆。

她不覺累,不覺餓,也不必歇息。在這種時候,冶伽倒是挺慶幸的。

瞧著熾皇累極的靠在樹下歇息,冶伽的眼中就帶着一絲同情。不過這一絲同情中也有戲謔的成分。

堂堂熾皇,為了趕回去成親,也真是拼了。

靈都還是保持着大軍出征時的繁華熱鬧,街上的百姓和商隊來來往往,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在熾皇熟睡歇息的時候,冶伽獨自跑出來走在了街頭。

「按照你拚命趕路的勞累程度,不到天亮你是醒不了了,放你自己待會吧!」冶伽揚起唇,在街頭逛了起來。

瞧著街頭買的琳琅滿目的商品,冶伽眼睛都看花了。有些東西就連她都沒有見過,難道是失傳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