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諾諾很想打斷李方,她雖然是女性,但是並沒有很喜歡粉色,從她平常的穿著以及房間的布置就可以看出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其實諾諾很想打斷李方,她雖然是女性,但是並沒有很喜歡粉色,從她平常的穿著以及房間的布置就可以看出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然後,你在我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比任何東西都要高貴,那麼它一定是個diamond。diamond既有鑽石的意思,又有方片的意思。所以我沒猜錯的話,你手中的牌應該是方片Q。我說對了嗎!」

諾諾被李方的話逗笑了,將方片Q扔回給他,說道:「我信你個鬼,你肯定是作弊了!」

「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作弊。浩浩也可以作證,他一直看著我呢。」

「對,姑父沒有作弊,我都看著呢。姑父,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李方又收拾起桌上的牌,繼續說到:「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們再玩一個好了。」

「假設從A到K,代表著1到13這13個數字,你隨便說兩個數字,從A到K中,隨便哪兩個都行,其中一個數字代表你,另外一個數字代表我。」李方把牌成彎月一樣攤開在諾諾的身前。

「嗯?」諾諾覺察到了不對,但是又不知道問題在那裡,眼睫毛撲閃撲閃的,疑惑地看著李方。

「如果我們的羈絆很深的話,那麼其中就會有這兩個數字挨在一起。」

「什麼意思?」

諾諾雖然表面上雲淡風輕,可內心已經波濤洶湧。從李方的話中,她已經隱約感覺到了李方要說的下一句話了。

「如果很淺的話,那麼這兩個數字就不會在一起。」

「這……」諾諾咬著下唇,看著李方有些猶豫了起來。

李方側著頭,摸著浩浩的頭,一臉壞笑地打量著諾諾。

看著李方的樣子,諾諾搖了搖頭說道:「這什麼破遊戲?我才不要玩。」

「為什麼呢?」

「因為……因為……」面對李方的問話,諾諾又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是怕命運嗎?」李方問到:「是害怕我們的羈絆是深還是不夠深?」

「……」

看著諾諾看向自己的目光,李方突然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

諾耨感受到了來自李方手的溫暖,兩個人的手就這樣靜靜地握著。

過了一會兒,身旁的浩浩看不下去了,對著倆人說道:「你們在幹嘛啊,不是玩遊戲嗎,繼續啊。」

「好,我們來繼續玩遊戲,來試試吧。」他把撲克牌遞給諾諾:「隨便說兩個數字吧。」

「真的要玩嗎?」

「只是來驗證一個既定的事實而已。」李方笑了笑。

「……」

諾諾沉默了兩秒,微微點頭說道:「那就2和5吧。」

「好,讓我們來看看,這兩個數字會不會出現挨在一起的情況吧?」

三個人從頭到尾挨個搜索著,在這一堆牌堆裡面,果然如李方所說的,出現了一張黑桃2和紅桃5挨在一起的情況。

在見到這兩張牌的時候,李方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呼氣聲,他轉頭看向諾諾,發現她整個人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你看吧,命運都表示我們應該在一起。」

「哼,才不信。」諾諾眼神帶笑,根本不相信李方說的鬼話。

再看看一臉壞笑的李方,她眉頭微蹙,對著他說道:「這是個魔術吧?你是不是對撲克牌動了手腳了?」

諾諾拿起撲克一張張檢查起來,把正反面還有牌上的花紋都仔仔細細看了好幾遍。浩浩聽了,也跟著一起檢查起了撲克牌。

李方笑著看著兩人在那裡看牌,對著諾諾說道:「我可沒有作弊,也沒有動什麼手腳哦,如果要說什麼的話,大概就是天意如此吧。」

實際上,不管任何兩個數字,其實有大概80%的概率出現挨在一起的情況。這是數學,不是占卜。

這是李方在上大學的時候,一堂課上老師講解的內容,李方覺得好玩,就給記下來了。

當然,如果出現了那20%的情況,他肯定就會說:「我覺得肯定是我們剛才不夠用心,我們再來一次吧。」

諾諾盯著桌上的撲克牌,想著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在幾分鐘后,她突然間就想通了:「我懂了,這是個概率問題。我說的對不對!」

做為一個設計師,對數學這方面還是很敏感的。諾諾在思考過後,就想到了這個點上面。

的確,正如諾諾所想的,這就是一個典型的概率題。

牌堆里有4張1,假設每張1的旁邊有2個位置。

那麼就有8個位置。

從剩下48張中抽8次,填充進這8個位置,只要其中一張是4就行。

然後這48張中有4張都是4.

那麼這個時候概率是

448乘以8

也就是3248=0.6666

大概67%的概率。

但是這只是個理論計算值,實際上要精確計算的話得用下面這個方式:

每次填充位置,都要消耗一張牌,所以——

計算不放回的話,應該是用全概率減去8次都沒有抽到4的情況:

首先,我們得知道4個1各自有2個空位的概率是多少:

1不能在頭尾,並且各自的旁邊都不能為1,彼此間至少隔了兩個空位,這個概率是:

(1-(2*452))*((1-(4851)*(4750))+(1-(4850)*(4749))+(1-(4849)*(4748)))=0.19

8次都沒抽到4的概率為:

0.19*(4448)*(4347)*(4246)*(4145)*(4044)*(3943)*(3842)*(3741)

=0.19*0.91*0.91*0.91*0.91*0.91*0.9*0.9*0.9

=0.08

然後計算7個位置,也就是4個1中,有兩個1挨在一起,或者有1個1處於牌堆的頂端或者底端,導致位置數少1的情況。

首先是4個1中有2個1挨在一起的概率:

先有1個1,它的旁邊有兩個位置。

這個概率為:

(1-(4851)*(4750))+(1-(4850)*(4749))+(1-(4849)*(4748))

=0.11+0.08+0.04

=0.23

再來看1在頂端或者在尾端的情況。

等於是從52張牌中抽出1張來放到頂端或者尾端,並且其他的位置1和1之間都留有位置的情況。

概率為:

(2*452)*(1-(4850)*(4749))+(1-(4849)*(4748))

=0.15*(1-0.96*0.96+1-0.98*0.98)

=0.15*(0.08+0.04)

=0.018

那麼7次都沒抽到4的概率為:

(0.23+0.018)*(4448)*(4347)*(4246)*(4145)*(4044)*(3943)*(3842)

=0.11

通過上述辦法,可以計算出需要抽6次牌的情況:

同樣的道理:

5次沒有抽到4的概率為:

0.001

4次都沒抽到的概率:

……

一直到最極端的4個1都挨在一起,並且處於首尾時,只有一個位置的情況:

概率為:

2*(452)*(351)*(250)*(149)*(448)

=2*0.07*0.05*0.04*0.02*0.08

=0.000000000448

這個概率為1減去其他不可能的概率情況。

也就是1-0.08-0.11-0.01-0001……

最後的結果,差不多0.8,也就是說80%的概率會有1個4出現在1個1的旁邊。

「你就不怕出現小概率事件嗎?」諾諾想通了以後,有些慍怒地看著李方。

「不怕。」李方笑了笑,坐到諾諾的身邊,握住了諾諾的雙手繼續說道:「因為我現在已經跟你在一起了,還有了我們兩個人的孩子,這可是上天註定的,所以我們倆個是跑不掉的,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

。。。。。。。 周裕一直到臨近吃午食時才回來。

回來時不免更加好奇的將顧七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嘖嘖稱奇道:「沒看出來,你這小丫頭還真是個買賣人。

商市的做法瞧著倒是很新鮮。裏頭的東西說多吧,倒也沒多到哪裏去;可說少吧,還真是什麼都齊全。

只是,我這來來回回的逛了好幾圈,就看到一些尋常物件,看多了便也無趣的很。」

顧七不甚在意,輕笑:「商市的定位就是面向尋常老百姓的。平日裏能買個零碎的物件,用不着滿街找鋪面,省事省心罷了。

至於像周三少爺這般人物,確實不該來鄉野地方湊熱鬧,免得平白失了身份,我看應當去尋個多寶閣逛逛才是。」

什麼身份不身份的,陰陽怪氣的。

周裕聞言不滿:「你這丫頭怎麼這麼大的氣性。」

見顧七隻淡淡撇了一眼,便沒有繼續理他的意思。周裕有些尷尬,又忍不住訕笑道:「你這裏的醬鴨味道確實不錯,竟然比福滿樓的燒鴨味道還特別些。」

「福滿樓?」

「福滿樓是江陵郡郡城內最大的酒樓,裏頭的大師傅是專門從上京請來的。聽說祖上還在前朝做過御廚,手藝了得。福滿樓的燒鴨也襯得上是江陵郡一絕。」

「怎麼,這福滿樓比你們周氏的酒樓生意還好?」顧七好奇問。

「自然要好的多。福滿樓可是在江陵郡開了十幾年的老店了。一直名聲在外,其他家酒店可比不上。」周裕搖搖頭,實話實說。

轉而又自誇道:「不過咱們周氏酒樓的生意雖比不上福滿樓,比起其他家卻還是綽綽有餘的。

特別是我大哥之前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一些野生干山耳。這玩樣又稀缺又金貴,一下子就將咱們周氏酒樓的牌面在江陵郡拉了起來,一時間也算風頭無二。

只可以那干山耳數目委實太少了些,入冬后就更看不見了。」

說着,周裕來了興緻,對顧七道:「等來年,你若去江陵郡玩,我帶你去福滿樓嘗嘗鮮。

還有那個干山耳,周氏的酒樓里雖然沒貨了,但我知道大哥那裏還留了些。到時候也讓人做了給你試試味。怎麼樣,我夠意思吧。」

「確實夠意思。」顧七挑眉看向周璃。

周璃輕笑,並沒有解釋。顧七見此便也沒再說什麼。

*

只是好巧不巧,中午幾人上桌吃飯。上菜時何娘子不僅上了主菜和一疊切片醬鴨,竟然還上了一盤涼拌山耳。

周裕盯着那碟涼拌山耳,一臉茫然。

周璃看了周裕一眼,淡淡道:「周氏的山耳,便是我從顧姑娘這裏拿的貨。」

「……」周裕。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

一頓飯吃下來,三人逐漸熟絡,周裕再說話時也比之前放開了許多。這會正搶著一盤蛇排吃得雙眼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