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這樣的勝利他只是個跟隨者,但這種久違的滋味卻十分讓人舒坦。

儘管這樣的勝利他只是個跟隨者,但這種久違的滋味卻十分讓人舒坦。

他這邊正號著,身後一顆小石頭嘣的一聲砸在浪頭上,將他剩下的嚎叫砸回了肚子裡面。李鑫岩艱難地坐下來,臉色不善道:「這裡是戰場前線!你這麼叫,會把機械獸們引過來的!」粒子彈爆炸的威力即便是他現在的身體還是難以承受,除了腿上的幾個亂石飛濺穿出的彈孔,他的胳膊、臉上也被亂石劃出一道道傷口,此刻也有鮮血滲出來,總之此刻的李鑫岩,渾身都是血。他現在一動那些傷口就牽動神經,疼痛就加劇一分。

斯特羅格回過頭去,李鑫岩從隨身的背包中找出兩卷繃帶,將褲子褪了下來,開始處理腿上的傷口。

爆裂的碎石雖然鋒利,卻沒有子彈那樣能夠穿透肉體的形狀,阻力稍大,就在皮肉裡面嵌了進去,而沒有如同子彈那樣從另一面穿出來。李鑫岩心裡微微有些慶幸。一般來說子彈如果穿透身體,子彈的穿出點會將大量的皮肉帶離,轟擊的效果會造成碗口大的傷口,那將會是要命的,因為這種傷口十分難以止血,而幸虧自己沒有被那些粒子子彈擊中,而機械翼鳥也並沒有裝備實體子彈。

血看起來有些不對。

儘管這血也是紅色的,但是從剛才受傷到擊落了三隻翼鳥,總共也就是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像手指大小的傷口沒有按壓、包紮等處理,平常人血液根本不會凝結,即便稍有凝結,至少也不會這麼快,大多數傷口應該還繼續往外冒血才對。

可他的傷口基本都已經被血液凝結成塊堵住了!

李鑫岩心中一動,用手指沾了一點腿上的鮮血,放進了嘴巴裡面。「血」微微有些鹹味,但是……卻沒有血腥味。

李鑫岩呆住了。哪裡出了題?

李鑫岩的眼前浮現出一雙混血兒眼睛帶著說不出來的韻味瞅著他的眼睛。他望向左邊,這眼睛在他眼前,他望向右邊,這眼睛又順著挪到他的右邊。他往後退了退,這才看出面前是一張女人的臉,而且是相當精緻的一張女人臉。只不過,女人臉不再是青春滿滿而是帶著少許少婦的味道。少婦看人沒有這般毫無顧忌,而眼前這雙眼睛似乎已經沒了那種微微的羞澀,卻像急狼餓虎般令人有些不適。那是孫佳麗。

畫面一轉,那是下夜的星空,一雙紅唇壓在他的嘴上,血脈噴張的他迷迷糊糊聽得那一句:「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經歷過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找到你。」

吳坤的臉隱約出現了:「……不過出乎意料的是你這一睡,足足睡了七天,真是讓人不得不讚歎安平的武器設計能力,真是一次比一次讓人驚嘆……」

再一變,那是郭天明的臉:「……好了,你的房間也安排好了,你所需要的一切都記在門口那張紙上,有人每天過來打掃的時候就會給你補上。啊,對了,離開醫院的時候孫醫生說了,讓你每隔三四天就回去中心醫院一趟,做個檢查。……」

緊接著是佟麗婭微笑的臉:「……你今天就出院了,喏,這是送給你的葯,記得隔一天就用一些,用溫水和開,對你的傷有好處。……」

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似乎都不太對。

就算他自己是克隆出來的,血液應該不會是假的啊,他也曾經受過傷,正常的血液在嘴巴裡面肯定不是這個味道!

看到李鑫岩突然獃獃坐著不動彈,斯特羅格跑了過來,伸出爪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殿下!你……怎麼了?」李鑫岩一臉茫然,眼神都顯得有些獃滯:「沒……沒什麼。」

「你別動,我來處理你身上的傷口。」斯特羅格用狼爪拱了拱李鑫岩的胳膊,示意他躺下。李鑫岩心不在焉地躺了下去。「如果我不是人,為什麼會有人類的痛覺?為什麼……還能有人類的情感?為什麼還能……發生性關係?」似乎一切變得不可理解,那滿天星辰下讓他意亂情迷的紅唇,燃燒著他的神經,讓他的思維在混亂不堪的基礎上開始向著每一個方向衝擊突。

如果他是克隆人,一切似乎還解釋的通,他的力氣變大了,那可能是在基因裡面加入了其他物種的基因片段,可是再這麼樣,構成人體血液的東西是不會變的。

李鑫岩有種掉進了陰謀的感覺。

斯特羅格速度極快,一隻狼爪變成了錐狀工具,不知用什麼方法,竟然控制了李鑫岩的神經,讓他感覺不到疼,然後另一隻狼爪變成了以把小鉗子,極準確地夾住嵌入李鑫岩皮肉之間的石子,輕輕一拽就將石塊碎片夾了出來。機械狼不知從哪裡學的這些東西,手法看起來很熟練,將傷口中的碎石清理乾淨后,拿過李鑫岩的繃帶,細細將傷口包紮好,然後替他將褲子提上來。

「你是跟我打過一架的機械戰士。」李鑫岩看著替自己包紮好傷口的機械狼斯特羅格,冷冷的說道。看著斯特羅格忙活,李鑫岩的目光逐漸變得冰冷,一個機械戰士,卻懂得如何治療人類的傷,這即便是傻子也會覺得有問題。

斯特羅格爪子一抖,在地面上坐了下來,有些意外,但是沒有否認。「你知道了?」他問。

「你的聲音、你身上的條紋,我猜的。」李鑫岩淡然道。

斯特羅格望了望他,狼嘴第一次微微咧了咧:「猜對了。」

而李鑫岩的語氣依舊生硬:「你為什麼叫我『殿下』?你跟那些人是不是一夥的?不管我是克隆人還是別的什麼,你們將我復活造出來有什麼目的?我現在還是在你們的控制之中么?你們控制我想要什麼?」

李鑫岩問出了一串問題。

。 月蝕王域。

得到自己的封令以後,月無痕就直接趕往了月蝕王域。

此次庭議。

月蝕一族得到了極大的好處,獨掌一重天,併兼掌人族御之十三部的單獨一部。

這般殊榮,對於月蝕族上下來說,都是一個頗為震撼的消息。

別看此代人王現在好像人手不夠。

但事實上,王路之地內的人族降臨者數量堪稱無量。

人族是一個貫穿亘古歲月,無盡寰宇的悠久族群。

那些一起混过的日子 小到凡俗之界,大到大千世界,幾乎都有人族的痕迹。

也就是說只要此代人王能夠長存於世。

人族自王路之地起始,到結束,都有人族彼岸者投靠。

而且越到後期,人族彼岸者的實力就越恐怖,有些降臨者甚至不輸於一些弱小的王者。

月蝕族對於人族來說,並非無可取代。

反之,對於他們月蝕族,人族才是那個不可取代的主族。

此代人王給出的待遇,萬界古族幾乎不可能允諾。

月無痕相信只要今天的庭議傳出去,王路之地會有許多小族搶破頭的要依附人族。

他們甚至都不敢奢求有月蝕這般的待遇,只要此代人王露出一絲善意,人族便將多出一群「忠心耿耿」的附庸。

………………

通過王庭內的九州道台傳送。

月無痕與一眾月蝕強者回到了月蝕王域內的月蝕宮內。

跟王庭的輝煌不同,月蝕王域顯得冷清了許多。

但一眾月蝕諸眾,現在對於這些都沒有太大的在意。

他們現在還沒有從,剛剛庭議的驚喜中回過神來,就迷迷糊糊地回到了這裡。

進入月蝕宮后。

月無痕端坐在高座之上,看著下方還處於驚喜,難以置信的等複雜神態的月蝕族人。

「本君月無痕,人族九州王庭月蝕天之主,御之十三部——御火部之主。」

說話的時候,月無痕緩緩掃視著眼前的一眾月蝕諸眾。

「現奉人王殿下之令,組建御之十三部——御火部,凡月蝕王部所屬,今後皆歸屬於御火部之屬,本君為御火主帥之君。」

月無痕深深吸氣,在心中暗下決心。

月蝕族的榮耀,將在他的手上重拾。

月蝕諸眾臉色肅然,躬身拱手道:「吾等謹遵君令!」

按照王庭之法,掌王庭至高權柄之主,尊王,而後是掌王庭天宮權柄之主,掌一重天之主,尊天君,其次是掌王庭御之十三部權柄之主,尊御主。

這便是九州王庭現有的權柄結構。

而他們月蝕之王月無痕,在王庭權柄體系內,主天君之位,輔御主之權。

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權力有權力。

可以說是除人王顧川之外的第二人。

根據王庭月蝕天內的權柄介紹,月蝕族除了人王顧川外,可以不聽從任何人族之命。

但王庭之法雖是這麼規定的,月蝕族卻不敢如此行事。

人王顧川,禁衛御主王權富貴,御羽部御主丁恢。

這三人都是月蝕諸眾,通過今天的庭議所了解到的權柄之主。

在他們看來。

五月无忧 除人王外,剩餘二人都是月蝕族需儘力討好之人。

……………..

月蝕宮內。

月蝕諸眾皆望著高座之上,臉色肅然的月無痕。

他們在等待新的命令,此番王庭之行,讓他們現在還感覺如夢如幻。

誰也沒有想到,人王竟會對月蝕如此恩賜。

能夠參加王庭的月蝕族人,最少都是月蝕王部的大將,其修為最少都有坐照之境。

除了老一輩的護道者外。

他們的骨齡最多不超過三十年,都是月蝕族新生代的佼佼者。

五月无忧 但此時,饒是以他們的智慧,也無法猜測出此代人王的想法。

這到底是人族千金買馬骨,還是打算收買月蝕族?

但不論此代人王是作何打算的,月蝕諸眾現在對於人族,以及月蝕未來都充滿了希望。

良久。

月無痕大手一揮,體表迸射出絲絲縷縷的月華之輝,繚繞於體,化作一具月華戰甲。

他一襲戎裝,看著宮殿內的月蝕諸眾,輕聲道:「從族內抽調三十六名拓疆族人,三百九十六名坐照族人,負責鎮守王庭門戶。」

月無痕一出聲,其餘月蝕諸眾頓時也回過神來。

王庭四大門戶的鎮守者,皆是由月蝕族人掌控。

聞言,一名月蝕王部的大將,當即出列,面向月無痕躬身一禮。

「啟稟天君,吾族王部現有拓疆族人五十人,坐照族人五百五十人,涅空族人五萬九千四百人,共計六萬族人……」

話音剛落,月蝕諸眾臉色皆有些變化。

月蝕雖族運歷年被禁錮,導致族內聖境大能數量稀少。

但因為種族天賦的原因,月蝕族人在塵世六境的修行速度很快,坐照,拓疆之境的族人也很多。

此番王路之行,月蝕族根本就沒打算爭奪氣運。

他們的目的,只是來為月蝕族尋找新一代的庇護大哥,所以只帶領了很少一部分族人。

六萬族兵,兩名王境,一尊王。

這便是月蝕族在王路之地的全部家底了。

再多月蝕族不是拿不出來,而是沒有必要。

就這,還為了應對一些意外情況,再多就怕引起萬族猜疑,得不償失。

另外,月蝕族的大本營。

月蝕秘境內的月蝕族人,也才千萬之數,族群生靈數量太少了。

面對諸多月蝕族人的焦慮的目光。

月蝕族的另一名王境強者月冷穹出聲,肅然道:「王庭門戶至關重要,吾族就是傾盡族力,也不能辜負殿下的恩重。」

「組建御火部之事,對吾族來說,也不可捨棄。」

「吾族依附古族萬萬載,為古族戰死的族人早已不少千萬,億萬族人到今日,族人僅剩千萬之數。」

說到這,月冷穹環顧四方,輕聲道:「人王殿下將人族戰部體系一部,交由吾族掌控,這代表了什麼,你們應該能明白。」

月無痕,月蝕諸眾看著月冷穹那副為人族百般盡心,忠心耿耿的模樣,不由臉色一肅,神色凝重。

他們何嘗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月蝕一族依附人族,就是將自身族運交由人族把控。

人王可以輕易地拿捏月蝕族氣運,也可以如萬界古族那般,在月蝕族群內下禁錮,限制月蝕族內強者的誕生。

雖然古族逼迫太甚,月蝕族還可以斷臂求存。

但到了那個時候,月蝕族的下場可想而知。

所以除非到了族滅這等生死攸關的大事,不然即將古族壓迫太甚,月蝕族也只能默默承受。 木源谷來了六人,皆為女性,為首的是名黃衣老嫗,名為苦杏神婆,乃二重天靈神。

靠著另一邊最邊上的是玄陽宗,為一流勢力,以暗靈修與火靈修為主,共有七人,帶頭的是名黑衣老者,臉上滿是黑斑,面無表情,名為墨陽真神,乃三重天靈神。

目光向前投去,第二排已被佔據的區域是八與九。

前者為寒泠洞,呂翔與寒浚皆在其中,為首的是名身著雪白長袍,有一頭銀色長發的中年男子,其名雪月天神,乃初入三重天靈神。

後者為武魁門,乃一流勢力,宗門注重肉體修鍊,喜好戰鬥,善於攻殺,是蕩寇樺聖之前所在的宗門。該勢力來了七人,為首的是名身材矮小、皮膚黝黑的大漢,名為武曜,乃三重天巔峰靈神。

蕩寇樺聖為秦楓專門介紹了這個宗門,在那大漢身旁還有一名有著一頭金色長發,身著銀色鎧甲的女子,被稱為女武神,為初入二重天靈神。

是武魁門當世第一天驕,被寄予厚望,靈體蘊含五種元素之力,更是擁有萬煉戰神體,此乃百戰鬥聖體的升級版,在戰鬥中不斷淬鍊自身,不斷突破強大。

蕩寇樺聖當初遵守與秦楓的承諾,主動脫離了武魁門,雖然做了些補償,但他依舊心懷愧疚,畢竟該勢力對其不薄,有著栽培之恩。

秦楓默默記下這個宗門,之後若有機會,替蕩寇樺聖為此宗門做些事,好讓其心安。

在武魁門右邊的十號區域也有人落座了,正是之前在外面碰到的天罡門,雙方顯然熟識,相談甚歡。

至於身後的幾波人馬,秦楓沒有刻意轉身去看,也沒有釋放精神力去探查,閉上眸子靜靜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