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領導,林翰和程全不是應該在姚小姐那層守著的嗎?領導一個貼身保鏢身材那麼好,長得那麼帥,姚小姐不睡,非得找兩個矬漢,這是玩啥呢?」光頭絡腮鬍一臉疑問的嘀咕著。

「這領導,林翰和程全不是應該在姚小姐那層守著的嗎?領導一個貼身保鏢身材那麼好,長得那麼帥,姚小姐不睡,非得找兩個矬漢,這是玩啥呢?」光頭絡腮鬍一臉疑問的嘀咕著。

一旁叫岑華的大塊頭,已經拿著手機聽了半天的鈴聲,根本沒有人接:「領導不接電話呀。要不我問問林翰跟程全。」

說著,岑華一個電話給林翰打了過去——

就在姚窕阻止電梯門關上的半分鐘里,面前突兀地出現了兩個男人,這讓姚窕瞬間措手不及。

原本以為只有一個的……

她假笑著,按下電梯鍵,秀了秀纖長白皙的美腿,然後電梯門緩緩地將三人關閉在電梯之中。。 藍銀王府。

花園涼亭內。

原本得知雲川歸來,所以興沖沖的跑來找他的千仞雪,一眼就看到了正圍着心上人不斷叫「爸爸」的兩隻小龍女,頓時就宛若晴天霹靂!

當時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

究竟是哪個騷狐狸精捷足先登了?

難不成是胡列娜那個小狐狸精?

千仞雪心中猜測。

於是柳眉倒豎,怒氣沖沖的就開始責問了起來。

「雲川!你給老娘解釋清楚!」

「這兩個小女孩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到底是和哪個狐狸精生的?!」

此時的她,早就把什麼淑女。什麼叫優雅,通通都丟到一邊去了。

而看到千仞雪竟然如此失態,甚至都直接自稱老娘了。雲川趕緊解釋道:「雪兒,你別誤會。這兩個小傢伙不是我的親生女兒,是我外出的時候撿回來的。我保證!絕對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呵,你把我當傻瓜了嗎?!」千仞雪看到他竟然還敢狡辯,頓時怒極反笑道:「這兩個小女孩和你的氣息如此相近,同出一源。你跟我說她們和你沒關係。還把我當成小時候那個能夠被你輕易哄騙一起洗澡的天真小丫頭嗎!」

「我真的………」雲川剛想解釋。結果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兩隻小龍女不樂意了。

只見兩小隻就像護犢的母雞一樣伸出纖細的雙手擋在雲川面前,然後睜著清澈無邪的大眼睛,一冰藍一朱紅兩雙眼睛惡狠狠的瞪着千仞雪,奶聲奶氣的道:「壞女人!不許欺負爸爸!」

小祖宗哎。你們倆就別添亂了。

雲川頓時有種想捂臉的衝動。只是看着這兩個小傢伙如此維護自己,心中也是難免有些感動。覺得這兩個小傢伙沒白養,都知道護著爸爸了。

「哼!你還有什麼話說。」

千仞雪居高臨下的瞟了兩小隻一眼,隨後對着雲川橫眉冷對道:「這兩個小丫頭可是叫你爸爸!小孩子總不會說謊吧!事到如今,你還不肯和我說實話嗎?」

說到這裏。

千仞雪的眸光暗淡下來,心情異常低落。如果說一開始知道雲川原來已經有了兩個這麼大的女兒,她只是生氣的話。那麼現在看到他極力否認,死不承認的模樣。她就真的是有些傷心了。

其實倘若雲川乾脆利落的承認這是他的女兒,千仞雪最多生氣一小段時間,但是很快就會原諒他,甚至願意嘗試着接受這兩個小傢伙。畢竟對於以後會有很多姐妹,她早走很久以前就有心理準備了。

結果,現在明明證據確鑿,雲川卻還死不承認,甚至極力否認。這下就真的是觸碰到她的禁忌了。

因為,她這輩子最討厭謊言和欺騙!

「雪兒,我……」雲川看着千仞雪淚光閃閃的憂傷美眸,本來還有很多話想要說。卻不知為何再也說不出口……心中最柔軟的部分被觸動。

一個閃身,將女子柔軟的嬌軀抱入懷中,雲川在其耳畔低聲道:「對不起!」

千仞雪原本還想掙扎,結果耳邊傳來的聲音。卻彷彿一下子抽空了她渾身的力氣,滿腹的委屈也隨着這一聲抱歉徹底煙消雲散了。

女孩子其實是很容易滿足的。

她有時候想要的,其實只是你一句道歉就足夠了。

雲川不是什麼鋼鐵直男,儘管這件事是千仞雪誤會了。錯根本不在他。但是當前這種情況,身為一個男人。認個錯又怎麼了?受點誤解又怎麼樣?

人家一個女孩子都不介意你擁有其他女孩子,願意和其他女孩子一同分享你。讓你享齊人之福了。

你還和人家女孩子計較那麼多幹嘛?

將心比心,如果是一個女孩子想要同時和眾多男性交往的話。你心中會是什麼想法?

雲川其實一直都非常慶幸,慶幸自己前世今生兩輩子,始終都生活在一個以男子為尊的世界。所以一個男人三妻四妾擁有眾多女人,只會被叫做風流,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而女人如果敢這樣子則會被叫做盪、婦、***。

這公平嗎?

很不公平,但無奈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遮天里的收藏家 無論是在上輩子的地球,還是在斗羅大陸這個異世界。其實女性一直都是處於弱勢地位。人們潛意識裏總是覺得男人風流並不是什麼罪過,哪怕就是在上輩子那個一夫一妻的現代社會……人們對於男性出軌,拈花惹草,也最多就是吐槽幾句渣男,然後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如果女性敢這樣……那麼迎接的就將是整個社會的唾罵排斥。

明明男女雙方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但為什麼受到的待遇卻截然不同呢?

很簡單,因為這與大眾的價值觀不符,與數千年男權文化養成的潛意識認知相悖!

所以雲川對待自己的女人一直都很寬容,也從未覺得自己招惹那麼多女人是對的。源自前世的教育告訴他,一生一世一雙人才是正確的愛情觀。他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但是卻從未想着去遵守前世的規矩。

因為他很貪心,也很好色。

他的心告訴他:想要美女,越多越好!

所以,自然就只能對不起那些被他禍害的女孩子了。

雲川這個人是非常誠實的,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訴別人,自己就是好色。自己就是想要美女!他從來沒有掩飾過自己的慾望,也不會對任何女人說我只愛你一個。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錯的,但他就是不想改,也不願意改。

……

雲川緊緊的擁抱着千仞雪,兩人誰也沒有說話,靜靜的感受着這片刻的安寧。

而一旁的兩隻小龍女,看到原本還劍拔弩張,眼看就要開打的兩人,這時候卻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氣氛溫馨的模樣。頓時都茫然了。

小孩子難以理解其中的彎彎道道。

兩隻小龍女對視一眼后,就彷彿心有靈犀一般。直接朝這對男女沖了過去,然後想要擠入兩人中間,把緊緊擁抱的兩人分開來。

這兩小隻雖然外表看似是五六歲的小女孩,但實則本體乃是遠古巨龍,儘管是剛剛出生的幼龍形態。但是力氣卻也是非常大的,兩個小傢伙使勁渾身力氣,竟然真的把緊緊擁抱的兩人擠開了。

雲川和千仞雪被驚醒,隨後兩人低下頭,滿臉無奈的望着下方身高還不到腹部處的兩小隻。真是的,這氣氛都讓你們兩個給破了。

7017k 「喂,剛剛我什麼都沒看見,還有,今天謝謝你」。

下樓的時候,陳悠悠總算是鼓起勇氣,對著林澤喊著。

「說到底,林澤將那個孫寧從樓上丟下去,也都是因為我」陳悠悠心中自言自語,心情逐漸平靜下來。

孫寧平日裡面沒少禍害人,此時從樓上墜落,可以說是自己失足跌落。

「嗯」林澤輕輕嗯了一聲,沒有多言。

陳悠悠咬了咬嘴唇,跟在林澤的身後,下了樓。

到了一樓大廳的時候,火已經被撲滅,然而大廳已經燒的不成模樣。

眾多的酒店賓客都聚集在了酒店外面。

酒店外,停著一輛火巡邏車和一輛巡邏車。

孫寧的屍體躺在地上,沒有了聲息,旁邊的警察急急忙忙拉起了警戒線。

剛剛他們是接到報警,說是有人在天海大酒店裡面鬧事兒,這才趕了過來,沒成想,剛剛車子還沒有停穩,就聽到砰的一聲,孫寧的屍體一下子砸在了地上,失去了動靜。

陳悠悠心驚膽戰的看了眼那邊的警察,深怕那些警察趕了過來,將林澤給抓了回去。

林澤卻是雙手插兜,看也沒看那邊一眼,走到了街邊。

直到離開了天海大酒店,陳悠悠的心情才緩緩地平靜了下來。

「喂,你……不要緊吧」陳悠悠看著林澤的背影,周圍路燈昏黃。

少年單薄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寂,然而他的身姿卻又異常挺拔,如劍。

「我怎麼會有事兒」林澤搖搖頭:「你還是回家去吧,以後少去酒吧,沒事別惹麻煩」。

今天陳悠悠被馮拓城給罵了一頓,讓陳悠悠心底非常難過,本來想要讓張嫣嫣陪著自己出來喝酒,然而剛打電話,陳悠悠就在酒吧,被孫寧給盯上了。

以前陳悠悠非常的迷戀馮拓城,就是因為馮拓城的球技超然,從初中開始就以一顆足球,成為全校當之無愧的校草級人物。

但是下午,在球場上。

當馮拓城帶領的三班,一個半場的時間內,被林澤一個人隨意的碾壓,玩弄於股掌之間之後,陳悠悠突然發現,原來足球綠茵場地上,從來戰無不勝的馮拓城,居然也會輸!

而林澤那副總是對什麼都沒有興趣的臉,總是能夠以一種極度平淡的方式做出讓人咋舌事情的林澤,卻讓陳悠悠越發的看不透起來。

喝酒的時候,陳悠悠的腦袋中浮現出林澤球場上,技壓群雄的超然球技的時候,讓陳悠悠的心緒變得越發混亂起來。

想到林澤,陳悠悠總感覺有些其他的情緒在心底泛起。

不遠處,正好來了一輛計程車。

林澤招了招手,等計程車停下,不等陳悠悠說些什麼,林澤拉開車門,看了她一眼:「回去之後,給張嫣嫣打個電話,我能夠救你一次,但是不能每次都救你」。

陳悠悠咬了咬紅唇,一言不發的低著頭上了車。

本來她想問林澤要不要上車,然而當她上車之後,林澤便直接將車門給一下子關上了。

計程車司機踩動油門,陳悠悠坐在車內,豁然回頭,看向車后,越來越小的少年背影,只見到少年的背影在路燈之下拉的老長。

那一刻,時光豁然轉身,日後的陳悠悠,總會在腦海中,陡然之間閃現出這一夜,少年的身影,瘦弱卻挺拔。

目送著那輛計程車離開,林澤這才緩緩轉過身子,語氣冷冷:「出來吧,總是跟著我,難道不累嗎?」。

林澤說完話,周圍依然是一片沉默,沒有人說話。

「給你三秒鐘」。

「三」。

當林澤開始數的時候,道路一旁的角落中,一個人影緩緩走了出來,眸光閃爍。

「你知道我在跟著你?」甄偉強距離林澤十米的距離,他換了一身休閑的黑色短袖,此刻看著面前少年蕭條的身影,語氣中帶著幾分複雜。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往這條路上走?」林澤嗤笑一聲,斜靠在路旁的路燈,冷眼看著那邊的甄偉強:「說吧,給我個不解決掉你的理由」。

「你今天一晚上收拾掉了閔行豹趙飛虎,還有孫家的孫寧,林天玄,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甄偉強說完的時候,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面前的林澤。

最開始在皇家KTV見面的時候,他只是覺得眼前的少年擁有和他年紀不匹配的實力。

第二次見面,眼前的少年捏著甄偉強的脖子,讓甄偉強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

現在,再次見面,甄偉強感覺面前的少年就像是一柄孤冷的劍,帶著讓人心悸的鋒芒。

甄偉強已經有些後悔,跟到了這裡。

「我林天玄是什麼人,何須告知於你?」。

林澤站在那裡,目光淡漠的看著那邊站著的甄偉強。

對付甄偉強,林澤即便現在還沒有踏入築基,沒有真正神通修法,然而依然是反手之間便可斬殺。

甄偉強感覺今晚的夜風有點涼的厲害,風吹在身上,讓人感覺生冷異常。

僅僅只是幾句話的功夫,甄偉強發現自己的背部居然徹底濕透。

在今晚之前,甄偉強面對眼前少年的時候,最多也只是感覺到幾分恐懼,但是現在,這一次,甄偉強是從心底深處產生的一種被威壓的感覺。

像是一柄劍,高懸在頭頂。

「你做的這一切,似乎都留了手,沒有把事情做絕」甄偉強沉默良久,終於緩緩開口,看著林澤的眼神中,目光閃爍。

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加的正常。

「雖然趙家那些人全都活著,但是他們趙家也差不多算是滅了,而孫寧在孫家的地位也不低,你可能會有麻煩」。

「這對我而言就不算是麻煩」林澤搖了搖頭:「之前說好了的六百萬,我希望明早之前進我的卡里,至於孫家,他們即便不來找我,我也會抽空親自去一趟」。

「甄偉強,你最好放聰明點,我和你的約定是那一場拳賽,也僅此而已,如果你還有別的什麼心思,最好藏好了,別讓我知道」。

「否則,我不介意親手收拾了你」。 陳八牛那傢伙一句話,一下子就讓我有些語塞了起來,甚至於那一刻,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過於疑神疑鬼了。

雖然產生了自我懷疑,不過我還是堅信這小心駛得萬年船的做事原則。

「八爺,您甭着急,咱都到這兒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咱先看看!」

陳八牛看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得得得,誰讓九爺您是咱這支隊伍的軍師智囊呢,咱就是個衝鋒陷陣的猛將!」

「您說了算!」

雖然陳八牛這傢伙語氣有些不耐煩,可的的確確,這傢伙是打心裏頭認同我的每一個決策的,即便有時候我的決策是錯的,大概就是所謂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