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呵呵~」

三姨太也冷笑一聲,道:「大小姐,我承認你這些年有多恨我,可是,你搞清楚了,你丟了臉不要緊,孟家丟了顏面,我也是有損失的。

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哭死哭活了,趁著那邊的戲還沒結束,趕緊商量怎麼挽救吧!

你心心念的如意郎君賀州琦和雨嫣小姐在隔壁院子裏正顛鸞倒鳳呢!」

「你,你,你胡說……」孟靜怡尖叫道。

「哼。」

三姨太冷很一聲,道:「這些吃力不討好的破事,你以為我那麼稀罕管?」語落,她眼底起了冷如鋒芒的戾氣,看眼一臉冷靜的葉明城,「葉帥,勞煩您移步到隔壁說話吧!」

離開房間時,三姨太對婆子說:「大小姐收拾好了就到議事廳來。」

隔壁院子是孟家的二姨太和大少奶奶帶着孟家的大姑母,也就是夏雨嫣的母親去捉姦。

捉姦拿雙,孟家今晚可是幸運過了頭了,一次就捉了兩雙。

這事兒,孟廣禮是不會親自出面解決的,一是,他離開了戲園子,那客人們定會懷疑出事了,孟家丟不起那個人。

二一個,這事兒,任誰看都的出被人暗算了,但,現在不是考慮調查到底是誰一箭四雕,同時暗算了葉明城和賀州琦,還暗算了孟家和夏家,但,顯然,對孟家來說是有利的。

三姨太盧明芳八面玲瓏,長袖善舞,孟廣禮相信,她有本事把事情處理好。

同樣不可思議的賀州琦和夏雨嫣倆人也是用了幾秒鐘的時間才反應過來的。

夏雨嫣當時的反應可比孟靜怡大多了,她的哭嚎聲可以說驚天地泣鬼神了,畢竟,今天和她一起來秦城參加表姐訂婚宴的還有她的青梅竹馬啊!

她是最接受不了的那個人,也是,最無辜的那個人。

三姨太和幾位姨太太,大姑姐商量了一番,眼下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讓夏雨嫣嫁給賀州琦,孟靜怡嫁葉明城了,不然還能麼辦?

同樣,賀州琦被帶過來議事廳之前就已經知道了葉明城把孟靜怡給睡了,倆人都清楚,他們被人暗算了,可面對起來還是那麼的不爽。

雖然,賀州琦對孟靜怡沒有什麼感情,可,今天,他和孟靜怡的訂婚宴請了那麼多名流,媒體也都知道了,那接下來,麼辦?

誰他媽也不知道怎麼辦啊!

夏雨嫣哭的停不下來,夏夫人呵斥她不許哭,可她還是哭的哽咽著被婆子押來了議事廳。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葉帥、賀帥,您二位說吧!怎麼辦?」夏夫人冷聲道。

葉明城夾着煙沒有點燃,就那麼夾着,看向賀州琦。

賀州琦別開臉,脖子上被抓破的幾道血紅的指印特明顯,說:「一定有人做了手腳的,我要徹查。」

「呵。」

三姨太冷笑一聲,說:「賀統領好霸氣,好威風,我也贊成徹查,免得我們大小姐搞得像是我這個惡毒的三姨娘乾的似的。可眼下,難道不應該是先解決事情嗎?

我們孟家可是這西北乃至全國有頭有臉的人家,大小姐是金枝玉葉,夏家也是一樣的富貴人家,雨嫣小姐也是金枝玉葉。兩位大小姐受了這般委屈,你們倆位都是秦城和越城一二把交椅上的大人物,難道就不打算給我們家兩位姑娘一個交代嗎?」

葉明城這才淡淡道,「三夫人要什麼交代?」

三姨太說:「趁著報社還沒把今兒個訂婚的消息報道出去,第一,先讓人去今天來了現場的幾家報社打個招呼。

今天,和孟家大小姐訂婚的是葉明城葉帥,半月後完婚,相片一張都不許發出去,順便,把他們今天拍的照片底板收回來。第二,同時要他們報道,今天,是兩對新人訂婚,另一對是賀州琦和夏雨嫣,也就是說,今天,孟府有兩對訂婚宴。」

「我不同意……我不要……」夏雨嫣尖聲大叫着就要往出跑。

「把她給我摁住。」夏夫人大呵道。

倆守門的婆子把夏雨嫣給摁在了地上。

夏雨嫣抬頭看着母親,淚眼滂沱,「娘,明明是他強/奸了我……」

「啪。」

夏夫人氣的渾身發抖,一個耳光就摑在了女兒的臉上,夏雨嫣被打的臉一偏,眼前一黑,人直接暈倒在地上了。

賀州琦眉心一擰,臉色冰渣似的看了眼三姨太和夏夫人,脫下外套把地上的女孩包住,抱了起來,「我同意三夫人的。」語落,直接把人抱走了。

三姨太看向葉明城,「葉帥,您呢?」

「我還有別的選擇嗎?」葉明城嗤笑道。

「不,我明兒一早就去尼姑庵當姑子。」孟靜怡道。 李茹菲當然不會不能接受。

李茹菲道,「天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林天成道,「我雖然幫過你們。但菲姐和小藝也救過我一條命。」

李茹菲用痛心的目光看着林天成,「這樣的話以後都不要再說了,你是因為我們差點送命,就算我們治好了你,但現在萬世侯還是要置你於死地。」

停頓了下,李茹菲又問,「你的傷現在沒有很嚴重吧?一個人幫你治療,是不是就夠了?」

林天成道,「夠了。菲姐,你真好。」

他沒有分毫要李茹菲和李小藝一起的念頭。

李茹菲道,「好。你先回房間。」

林天成心情激動地回了房間靜候李茹菲的到來。

本以為李茹菲和李小藝之間的事情會很難解決呢,沒想到禍福相依,萬世侯請高人出馬,竟然讓自己順利解決了這個頭痛的問題。

只要李茹菲再次和自己那個,她總不至於再讓李小藝和自己在一起吧?李小藝也會理解的。

在林天成回房間后,李茹菲去了李小藝的房間。

她抱的,幾乎是和林天成一樣的想法。

只要這次李小藝給林天成治療了,李小藝應該就會默認她和林天成之間的關係,李茹菲就沒有什麼事情了。

「媽?」李小藝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李茹菲。

雖然李茹菲已經明確表示,她是李小藝的小姨,但李小藝遲遲不願意更改對李茹菲的稱呼。

李茹菲道,「小藝,明天萬世侯六十大壽,已經給天成下了請柬,這對林天成來說,很可能就是一場鴻門宴,天成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好,需要你再幫他治療一下。」

李小藝本能地不相信,「怎麼可能?明明已經好了。」

李茹菲道,「傷的那麼重,哪有那麼容易好的?他只是不希望我們擔心,故意說好了。」

事情本來就很嚴重,李茹菲也不打算給李小藝反應時間,她緊急道,「明天天成去參加萬世侯的壽宴,肯定是危險重重,不能讓天成帶傷過去,你現在就去幫他治療。」

關心則亂,李小藝來不及多想,立即起身下床。

這個時候,李小藝看見李茹菲眼眸中露出幾分如釋重負,心中突然一驚。

旋即,李小藝恍然。

我明白了!

媽媽為了自己能夠和林天成在一起,故意說林天成傷還沒有好。

李小藝重新坐回床上,「媽,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但我已經說過,我對林天成沒有那個感情。」

李茹菲知道李小藝在懷疑什麼,她道,「小藝,媽沒有和你開玩笑,天成親口說的,他的傷還沒有完全好。」

李小藝躺了下去,背對着李茹菲,「如果真是那樣,你可以幫他治。」

李茹菲耐住性子,「我們就不能推心置腹,好好談談嗎?這事關林天成的性命。如果你不相信林天成受傷,你可以親自問他。」

李小藝坐了起來,「他傷真的沒好?」

李茹菲肯定地點了點頭,「小藝,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李小藝搖了搖頭,「就算他受傷了,你也可以治。而且,你的治療效果比我還要好。」

李茹菲道,「怎可能呢,天成心中的人是你,當時是你先幫他治療,後來才是我,是我撿了你便宜……」

感覺到這個理由並不是很充分,李茹菲嘆了口氣,苦笑了笑,「好吧,其實剛剛聽到天成說他受傷了,當時我確實沒有想太多,就想幫他治療,不過被天成拒絕了。」

「拒絕了?」

李茹菲點了點頭,「不錯,他說他只把我當姐,對我沒有那個意思,不能一錯再錯。」

李小藝還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李茹菲道,「小藝,天成危在旦夕,現在只有你能幫他,但如果你覺得勉強,就算了吧,我相信天成他吉人自有天相。」

聽到李茹菲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李小藝不敢去賭。

她想了想,起身下床,拉着李茹菲的手一起離開。

她不會拿林天成的生命開玩笑,但也不會相信李茹菲的一面之詞。

看見李小藝和李茹菲一同進入自己房間,林天成大吃一驚,見李茹菲在對他使眼色,他隱約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看樣子,李茹菲壓根就沒打算給他治療,而是要李小藝給他治療,但兩人還是在相互推託?

李小藝俏臉冷冰冰的,看着林天成,「你的傷,是不是沒有痊癒?」

林天成點了點頭,「是。」

補充電量相當重要!

而且,就算林天成說沒有,李茹菲也不會相信。即便他能想辦法讓李茹菲相信,那他之前謊稱受傷的動機就令人懷疑了。

李小藝道,「我媽能不能幫你治?」

不等林天成開口,李茹菲便道,「小藝,剛剛我已經說了,被天成拒絕了。」

說着,李茹菲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林天成遲疑了下,「是。」

他不知道李茹菲和李小藝具體說了什麼,如果揭穿李茹菲,說不定會讓李茹菲李小藝兩人之間產生矛盾。

他也想好了,承認一下沒有關係,只要他堅決拒絕李小藝,李茹菲肯定會偷偷來幫他。

李小藝道,「為什麼拒絕?」

林天成不知道怎麼回答。

李茹菲趕緊解圍,「因為他需要你幫他治療。」

林天成嚇了一跳,「不是。沒有。我雖然傷勢沒有痊癒,但幾乎沒有什麼影響,不需要治療。」

浮生浅忆旧梦心 李小藝道,「那我就放心了。」

說完李小藝轉身就走。

她以前是任性了一些,但不代表她傻。

現在,她能夠斷定,林天成傷沒有好,需要治療是真的。但林天成並沒有拒絕李茹菲。

李茹菲一把拉住李小藝的手,「小藝,你覺得如果天成的傷沒影響,他會說出來嗎?」

李小藝目光直視李茹菲,「他又真的拒絕你了嗎?」

怎渡余生 現在,李茹菲和李小藝兩人都是心知肚明——兩人都要把林天成讓給對方。

李茹菲道,「小藝,媽真的不會幫林天成治療,你忍心看天成明天死在你面前嗎?」

李小藝道,「你都忍心,我為什麼不忍心。」

李茹菲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李小藝,「小藝,媽真的不行,媽現在還沒有恢復,不能那樣。」

李小藝俏臉微紅,「我、我那裏也疼。」

看見李小藝又要走,李茹菲用力拉住李小藝的手,轉頭看着林天成,「天成,你來選,你要誰治。」

…… 在市區晉級賽的前一天,青羽要和往常一樣去老師家練習,剛要出門就被爸爸攔下了。他給青羽請了假,說是要帶青羽見一個很重要的人。

「爸爸,我們要去見誰啊?」青羽一臉好奇,看著父親行色匆匆,感覺這會是個大人物。

「等你見到了你就清楚了。」唐父對青羽慈祥地笑了笑,把車使進了市中心最高級的商業城。

下了車以後,唐父帶著青羽去了頂樓。

青羽來到頂層就有些意想不到了,看著爸爸直奔目的地,青羽拉住了他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問他:「爸,這裡消費很高!一頓飯幾千幾萬的……」

「咱們家又不是吃不起,你跟我來就好了。」唐父沒理會青羽這些無畏的擔心,拉住青羽的手就進了頂樓最豪華最高檔的餐廳。

唐父來取自己預定的包廂,青羽一看價格表,上面的零她都數不清。

繞過奢華乾淨的走道,青羽進到包廂的時候看到了一個陌生的面孔。

怎渡余生 「唐先生你好。」陌生女人站起來與唐父禮貌地握了個手,她的目光落在青羽身上時,青羽就忍不住緊張。

「這位就是令千金了吧?」陌生女人的目光溫柔地注視著青羽。

「是的,唐青羽。」唐父可不想干站著說話,落座以後就開始點餐。

青羽沒敢看菜單,不用想都知道這的東西貴得流油,她這時候不想點自己想吃的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