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截教?青丘狐族?簡直是一派胡言!瘋了,看來夫君你在五十年前就已經瘋了!罷了,既然我們的兒子現在正生活的家庭美滿,也就不需要我的照顧了,我還是下去找你吧。」

「修仙?截教?青丘狐族?簡直是一派胡言!瘋了,看來夫君你在五十年前就已經瘋了!罷了,既然我們的兒子現在正生活的家庭美滿,也就不需要我的照顧了,我還是下去找你吧。」

話音剛落,只聽見一聲刀劍入體的聲音,白鷺的身體緩緩倒在血泊當中,她竟是拔出了匕首自盡而亡!

……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葉九朝和白錦又是接連一起度過了五個輪迴。

在這五個輪迴中,葉九朝雖然一直無法控制覺醒的時間,但好在不管在哪一世,他都能成為白錦在夢境世界中的戀人或者是夫妻。

其中白錦轉世的身份都有所不同,既當過公主,也淪落過青樓;既行過商,也上過朝。

相比之下,葉九朝就顯得非常普通了,他的身份一直都非常簡單,那就是一介布衣,不過唯獨在第八世的時候,他居然轉生成為了一條狗!

然而不幸中的萬幸是,他雖然是一條狗,但是他覺醒的早,而且還出生在白錦所住的富貴人家裏,所以還是沒有那個機會嘗過奧利給……

況且每當葉九朝一旦覺醒,他都會用各種能夠刺激白錦大喜大悲的方法作為手段,以此來喚醒白己內心深處當中對於自我的認知,從而喚醒她的靈性。

如此一來,經過整整八個輪迴的反覆拯救(zhemo),白錦幾乎已經可以隨時醒來,如果不是每到關鍵時刻,夢蠱的虛影就會出現搗亂,要不然他早就成功兩三回了!

葉九朝每每念及於此,都是十分鬱悶,不過好在,這夢蠱每一次的出手都應該有着代價,到了現在,天空上的巨蟲虛影已經是不足為慮了。。 柳思明帶着楊晨軒他們看了幾個地方,有縣城中心地帶的,也有比較偏的地方;有新房子,也有陳舊的老房子;有要出售的,也有要出租的。

不過楊晨軒一直沒有拿主意,直到柳思明帶他去看了最後一棟房子,一棟還沒有完工的四層框架結構爛尾房。

這一棟房子在去工廠的路上,門口就是馬路,位置不錯。

不過看這房子估計停工已經有一年以上了,主體上都已經開始長青苔,堆放的磚頭也已經長出蕨類植物。

「這一棟房子不錯啊!」楊晨軒看到的時候,頓時就來了興趣。

這房子雖然是爛尾房,但用料看得出來,還是很足的,而且是款架勢的架構,自己想怎麼改都可以,可塑性強。

柳思明說道:「這個房子是可以,不過人家只賣不租,而且要的價格很高。」

「要多少?」楊晨軒問道。

「兩萬五。」柳思明說道:「其實兩萬五也不算高,畢竟四層樓,但你買下來,還要自己建、裝修,你前前後後花下來,估計要五六萬。」

楊晨軒點頭:「差不多要,那就這一棟了,麻煩柳叔叔幫忙聯繫一下,到時候就用依琴的名義買。」

「啊?」柳思明吃了一驚,雖然楊晨軒把七羽一半的股份給了柳依琴,但現在的七羽其實不值五六萬。

這一棟房子要是放到柳依琴的名下,以後就算楊晨軒想要拿回去,只要柳依琴不願意,他根本就拿不回去。

不過,楊晨軒這樣的決定也讓柳思明心裏很高興,這說明楊晨軒對自己女兒是真心的啊!

柳思明不是一個愛佔小便宜的人,但他不希望自己女兒吃虧,如果楊晨軒願意的話,他也不會反對把這房子放女兒的名下。

柳依琴的想法倒是很簡單,她就認定了楊晨軒,她不是那麼稀罕物質上的東西,她更喜歡精神上的契合,她心裏其實並沒有把自己和楊晨軒分的那麼清。

「這個事情你們兩個自己商量,我不管你們!」柳思明驚訝過後,說了一句看似公平,其實還是向著自己女兒的話。

「那就這樣決定了。」楊晨軒問道:「柳叔叔,那我們什麼時候和這個房主見面?」

「現在去吧!跟我來。」柳思明說着朝前面走去:「我跟你們說一下這房主的大概情況。」

「這人叫戚家成,我們縣城最早一批起家的人,最風光的時候估計賺了有一二十萬,後來染上賭博,被人下套,所有當家都輸光了,傾家蕩產還賭債,到現在還欠了兩萬五,所以這房子他一口就要兩萬五。」

楊晨軒聽到戚家成的時候,心裏暗暗一驚,這可是未來市裏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大企業家。

柳思明應該很早就認識他,柳思明上一世雖然也算有錢,但也僅僅在縣城算有錢,和戚家成的身價相比,還是不夠看的。

戚家成落魄的這一段時間,幾乎是眾叛親離,妻子跑路,自己一個人帶着兒子,學費都交不起。

只有柳思明經常接濟他,雖然每次只是幾十一百,對於柳思明來說不算多,但卻幫戚家成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候。

所以,戚家成每年過年,都會在大年初一過來給柳思明拜年。

柳思明被丁青山算計,生意失敗的時候,戚家成就幫了他的忙。

戚家成這個時候能力應該是有的,畢竟他八十年代初就已經開始下海,在商場摸爬滾打近十年。

楊晨軒問道:「柳叔叔,這個戚家成現在在做什麼?」

「在市場擺攤,殺豬賣肉。」柳思明說道:「現在他應該收攤了,去他家就能找到他。」

楊晨軒又問道:「柳叔,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

柳思明奇怪的看了楊晨軒一眼:「你問這些做什麼?你想請他?」

楊晨軒點頭,說道:「現在要找一個好的管理太難了,他八十年代初就開始經商,一直都在做生意,讓他去七羽服飾,幫依琴管招商的事情,問題應該不大。」

柳思明沉思了一下,說道:「其實他這個人還不錯,也很大方,要不是沾上賭博,估計他的生意會越做越大,要說做生意,我覺得你的那些想法有點天馬行空,屬於奇招的話,他這個人就是穩,你可以請他試試。」

柳思明這麼說,楊晨軒心裏更有底氣,畢竟戚家成是去七羽的,戚家成沒兩把刷子的話,柳思明肯定不會這麼推薦。

「那行,萬一我邀請,他不願意來,等下柳叔幫我說說話。」楊晨軒說道。

「行!我估計問題不大,你買了他這一棟樓,算是幫他解決了最大的難題。」柳思明說道。

楊晨軒跟着柳思明走進一條村道,這邊以後都會被徵收,但現在還是縣城邊上的一個小村莊,跟農村也沒有太大的區別的。

柳思明走到一棟破舊的蓋瓦木屋前,還沒進門就喊道:「老戚,在家沒?」

「哎……在在在!」一個看起來三十齣頭,卻已經開始長白髮的中年男人從屋裏跑了出來,身上還戴着圍裙,看到柳思明,立刻笑着說道:「老柳,快進來坐,我這剛好做飯,等下一起喝一杯,小侄女,還有這小後生,快進來!」

柳思明倒是很隨意,走進屋裏,楊晨軒也跟着走了進去。

屋子裏採光並不好,外面天色已經開始黑下來,屋子裏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一個五瓦的白熾燈泡散發着昏黃的燈光,只能讓人勉強看清腳下的路,後面的廚房沒有燈,用的是煤油,燒火灶前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正在燒火,鍋里還在煮白菜。

戚家成從身上摸出兩塊錢,遞給小男孩:「兒子,去七爺爺那裏買一壺米酒,記得帶瓶子去,剩下的錢,算你的私房錢。」

「好!」小男孩接過錢,然後去外面的堂屋裏拿了一個鹽水瓶子,跑去打酒。

柳思明也沒有阻止,在灶前坐下,幫忙生火:「老戚,給你介紹一個人,他叫楊晨軒,想要買你那一棟房子。」

戚家成愣了一下,隨即笑着對楊晨軒說道:「楊老闆,我知道你,彩票我沒買,不過我去看了兩天,真是厲害;你的服裝店我也去看過,也很厲害,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孤巷少女心 楊晨軒掏出煙,給戚家成和柳思明發了煙:「戚叔,您過獎了。」

「不過獎!不過獎!我看得都心裏都佩服的緊啊。」戚家成從灶台邊上拿起火柴點上煙:「楊老闆,老柳應該已經跟你說過我那房子的價格了吧?老柳能親自帶你來,那我也不跟你拐彎抹角,這個價格,換了別人,我一分錢也不會少。但看在老柳的面子上,我可以降一些,兩萬二,最低價了,再降一分也不可能。」

楊晨軒也沒有拖泥帶水:「行,今天匆忙,我也沒帶錢過來,明天我擬好合同,到時候我們直接簽字給錢。」

戚家成見楊晨軒這麼痛快,心裏也是一喜,他以前欠兩萬五,現在他還了三千,還差兩萬二就能還完,只要這房子賣了,他的賬就還清楚了,以後他想做什麼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楊老闆爽快,等下多喝一杯。」戚家成說話的時候,已經轉身去取臘肉,他雖然富裕過,但現在也是省吃儉用,即便是賣肉的,除了給兒子留一點肉,自己平時都捨不得吃,就算吃,也都是一些豬下水和骨頭,這個年頭大家都喜歡吃肉,骨頭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上面的肉沫都恨不得削下來賣。

。。 霍辰燁臉上透出思疑,眉心不自覺地皺起。

下意識覺得岑麗華手裏這視頻是關於顧汐和霍霆均的。

他知道,霍霆均對顧汐的感情,不比他的淺。

這場婚禮演變成這樣,霍霆均想要乘機而入也不足為奇。

至於顧汐,她對霍霆均是有感覺的……

霍辰燁眼底黯沉,而當他見到岑麗華手機里的內容時,他的目光又是狠狠地一震。

瞳孔顫裂。

這裏面並非他想像中的顧汐和霍霆均的親熱視頻,而是他和程子默倆個人在島上別墅的窗口前擁吻的片段……

直面地看見他和程子默昨天晚上這場纏綿火熱的深吻,他感覺一陣陣的羞愧難當。

當時,他是真的鬼迷了心竅,當程子默吻上他的時候,他滿臉子都是彼此過去美好的畫面,分不成這是現實還是回憶,才會差點鑄成大錯。

沒想到,他根本不願意再去回想的事,被岑麗華和顧夢偷拍了下來!

他憤然地盯緊面前這個女人:「你和你女兒果真手段一流!」

無人島上有霍家的保安看守着,但她們卻能讓人潛上去偷拍。

如此齷齪的手段,這倆母女似乎用得很得心應手!

岑麗華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三爺,您和程子默重溫舊情這段視頻,如果被顧汐看見,她會怎麼想呢?」

「你敢!」霍辰燁嗓音變得陰沉。

岑麗華:「我現在當然不敢,但如果三爺把我的身份拆穿,我就把這段視頻播放給老太太、顧汐還有那倆個孩子看,看看他們的好兒子、好丈夫、好爹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啪」地一聲,霍辰燁拍桌而起。

岑麗華仍在笑:「俗話說得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霍三爺,我也是為了自己女兒的終生幸福,才出些下策。」

霍辰燁咬牙切齒:「難怪顧夢如此惡毒,原來是繼承了你這個母親!」

岑麗華徹底撕破臉皮:「大家彼此彼此吧,你也高尚不了哪裏去,別忘記了,你跟我們現在同坐在同一條船上的,我們的船翻了,快到你手裏的顧汐和倆個便宜兒子,也就跑了!」

她根本就是有恃無恐!

然而,霍辰燁現在卻又拿她不是辦法。

當初,他為了得到顧汐,同意幫岑麗華隱瞞身份,操控了倆個孩子的親子鑒定結果,還對顧汐撒下了彌天大謊。

現在,他被岑麗華反過來要脅,也是活該!

霍辰燁看着岑麗華若無其事走出去,繼續去扮演她「忠心耿耿」的管家這個角色。

無力地跌坐下來。

他開始自問,自己這麼做,是不是等於養虎為患?

這個華嫂多待在霍家一天,就等於綁着一個定時炸彈。

只要一失控,就會把霍家上上下下炸得粉身碎骨……

岑麗華從霍辰燁的書房裏出來。

打開門便見到站在外面的顧言希。

小傢伙眨著一雙無害的大眼睛,盯住她。

她微微地嚇了一驚,露出溫慈的笑容:「希希小少爺,你在這裏做什麼?」

顧言希小奶音故意壓低:「我想跟我爹地說說話,華嫂嫂,我爹地他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剛才好像聽見他在裏面罵人。」。 靠,她不就是失憶了嗎,至於用這麼可憐的眼神看着她嗎,她又沒喪偶喪父母的。

不對,想到這原主的丈夫,蘇葉不由得滿頭黑線,她現在的身份不正是喪偶了么,所以這太夫是可憐她失憶又喪偶?

好吧,為了圓滿失憶這個事情,她就勉強的接受這太夫的可憐眼神吧。

「你是說我失憶了?那我是誰,你們又是誰,你們是不是壞人,把我帶來這裏幹什麼。」聽到了太夫的話蘇葉適時的裝出了一幅害怕且迷茫的樣子。

「姐姐,姐姐,你不要怕,我是你的弟弟蘇哲啊,他是我們的爹爹,這個是我們的娘親,她是你的孩子妞妞,還有他是給你看病的太夫,你受傷了記不得我們了,但是姐姐不用擔心,我們不是壞人,是你的家人啊,姐姐就算失憶了,小哲也不會離開姐姐的,以後有小哲保護姐姐和妞妞,姐姐別怕。」

小小人兒說着還安慰性的拍了拍蘇葉的手背,那小心翼翼生怕蘇葉害怕的小模樣,讓蘇葉心中一軟。

這才八歲的孩子,就已經那麼懂事了,而且因為長期營養不良,本該八歲的蘇哲看起來卻像是四五歲的孩子一般,瘦弱得不行。

莫名的,蘇葉心中生出了一份對蘇哲的心疼。

「家人?你們是我的家人?」聽到蘇哲的話,蘇葉隨之表現得鬆懈了一些沒有之前的那樣害怕。

蘇葉的舉動明顯讓蘇哲高興壞了,營養不良的面容上漏出了大大的開心笑容。「是的姐姐,我們是你的家人,所以你不要害怕。」

「恩,我知道了。」蘇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后就不在說話,而是轉過頭去看已經醒了正睜著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奶娃。

「小哲乖,去外面玩去,讓你姐姐好好的休息。」見到蘇葉精神不太好,婦人趕緊的說道。

而蘇勝天,此時已經帶着太夫出去了,估計是讓太夫開藥方抓藥去了。

「好的,那等會小哲再來看姐姐,姐姐好好休息。」蘇哲說着就聽話的出去了,只是那一步三回頭的不舍樣,惹得蘇葉是忍俊不禁的,這小孩,可還真是惹人憐愛。

「葉子,你先好好休息,娘去煮點東西給你吃,這一天都沒進食,你一定餓了。」婦人說着伸手就想要摸上蘇葉的臉。

不習慣這樣的蘇葉下意識就躲開了,婦人沒有摸到蘇葉的臉頰,神色不由的落寞了幾分,不過卻也沒繼續的伸手過來。

而是收回了手,滿是疼惜愛憐又是難過的看了蘇葉一眼,什麼也沒說起身離開了。

人都走光了,只留她和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奶娃,蘇葉不由的盯着房頂思考人生。

根據夢中的記憶和醒來后自己所看到的,這個家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簡直不為過。

以前有原主的丈夫這個家才勉強的生活的過去不至於餓死,現在這便宜丈夫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這個家唯一的經濟來源也斷了。

以前好不容易積累的積蓄,恐怕是她這一受傷全都拿出來了還不帶夠的,而這原主的老爹還是個殘疾的蹶子。

這老病殘的家庭,蘇葉只覺得心好累,不過好在她還有個種田空間,至少可以讓蘇葉對生活燃氣了希望。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老天如此安排,那就讓她帶着種田空間來場華麗的逆襲吧。

想要生活過得好,她就趕緊的利用起種田空間,發家致富之路簡直就是刻不容緩啊。。 此刻的掌門,迫切無比地希望自己的這些長老,能夠將秦風擊敗。

至少,將秦風的內勁消耗一空。

這樣到時候,如果自己真的出手,只需要輕鬆松地緝拿秦風,倒也不會那麼難看。

只是現在場上的局面,並沒有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樣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