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參加這個比賽,香香怕不怕。」

「一會兒參加這個比賽,香香怕不怕。」

静婕 香香搖頭,她一向很能懂得孟夢的意思,這次做出的決定,顯然是對他們最有利的。

「只是不相干的人,夢夢姐姐放心。」

/啊!節目組這也算是給他們放水了吧,香香小朋友一看,就是這群孩子裏面最輕的幾個之一。/

/我就想知道,這個主播是不是真的已經猜出來節目組的用意了,怎麼感覺她一點都不驚訝?!/

/別想那麼多了,我就想知道,對面的三組家庭會不會有意見,畢竟他們可沒辦法有那麼多選擇。/

/有什麼意見,兩個男人和兩個最輕的孩子都在他們那邊。/

/對啊,而且,一般來說自家孩子也不放心交給別的人才對吧。/

/難能可貴啊!小姐姐一進來就能找到好相處的室友,我這下子放心了。/

/我就想知道,他們接下來怎麼分配,小姐姐是準備背關哲涵小朋友,還是背自家香香。/

既然節目組已經做了決定,孟夢就算知道他們是想把香香提出來找話題,她也不會過多的阻止。

真以為她出門前剛做的護身符是擺設啊?!

於是,鏡頭裏面,另一邊三個家庭涇渭分明,這邊孟夢他們湊做一堆。

「關叔叔,王磊就交給您可以嗎?」

關澤自然沒有意見,他畢竟是這裏唯一的男人,總比另外兩個好多了。

「那,關哲涵小朋友,你就跟着我吧。」

王素娜自覺可以減輕一個重力級別已經很好了,沒道理讓小朋友幫他們的忙。

孟夢拉住了王素娜往關哲涵那裏伸出來的手,看着香香從自己身後走出去。

「王阿姨,關哲涵小朋友還是交給我吧,咱們剛好換著交流一下感情。」

說着,孟夢轉頭看着關哲涵,臉上帶着笑意。

「怎麼樣,跟着姐姐去做這個遊戲,怕不怕?」

關哲涵小臉通紅,搖了搖頭,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

「我不怕,夢夢姐姐,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孟夢點頭,她也從來沒有說過,不讓別人這樣叫啊。

「我看過你的直播,帶洛洛的時候,你抱他抱得很穩,我不怕的。」

孟夢:……

這讓自己怎麼說?當時她那不是掐了訣吶,但是這次自己又不打算那樣。

臉上表情不變,孟夢在心裏千迴百轉的,猶豫要不要告訴小朋友真相。

「可能姐姐沒有那麼厲害,但是一定不會讓你受傷的。」

關哲涵兩眼亮晶晶的,從他說了那句話,洛洛就直接對着他又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後只是懶懶的收回眼神。

關澤和王素娜都覺得有些好笑,這小傢伙怎麼一聽跟着孟夢,就和見到偶像一樣。

這追星的姿態,做的還挺標準的。

關澤接受到王素娜調侃的眼神,他能說他也很無奈嗎?不過,他也挺贊成孩子的選擇的。

/哈哈哈哈!所以,這是追星現場?/

/感覺看到了曾經守在港口的我。*噗/

/關小朋友在爸爸面前成功追星成功,慶祝/

/我是沒想到,這個小姐姐竟然主動把關哲涵要了過去,粉了粉了。/

/對啊,本來以為那個政策一出來,她本來年齡就最小,會趁機要求背最輕的。是我看走眼了,洗眼睛。/

/其實如果她不出來說那句話,她自己依舊可以選自己家裏最輕的吧,這就是專門為了王老師問的。/

/之前那些胡說八道的,怎麼現在都說不出話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看的,竟然睜着眼睛說瞎話。/

/啊啊啊!王老師又有小蘿莉可以抱了,我羨慕!*口水/

/一樣,我現在只想告訴王老師,放開那個小蘿莉,讓我來!/

/我怎麼從香香臉上看出來一種名為無奈的寵溺感?真不是我看錯了嗎?/

沒錯,香香現在的確很無奈,不說其他,就自己現在被抱着已經揉了好久的尾巴,她覺得等回去,都會因為靜電炸起來。

「王阿姨,我們馬上要準備了。」

香香忍不住提醒,想讓王素娜好歹先放過自己的尾巴。

「嗯嗯,放心吧,香香晚上想吃什麼?告訴阿姨,我們都贏回來!」

孟夢:……

關澤:……

觀眾:……

香香忍不住搖了搖尾巴,看着不遠處的一隻雞,眼睛眯了眯。

「我想吃那隻雞。」

「但是夢夢姐姐肯定可以幫我們拿回來,我們就保證安全第一就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擼大尾巴!看起來手感好好的樣子。/

/舉報了,那條大尾巴一直搖來搖去的,就是在勾引我!/

/只有我覺得,香香看到那邊那隻雞時,眼神好可愛嗎?想要又克制的樣子,偷偷看可還行?!/

/小姐姐一定把他們養的很好,不然怎麼這麼有信心,姐姐一定能拿到,這得多信任啊。/

/忽然覺得,半獸人真的挺好的,如果都這麼優秀還可愛的話。/

/哪裏來的迷惑發言?不是獸人半獸人的問題好嗎?所有可愛的崽崽,就是可愛,才不分種類。/

/對!小姐姐一直都在說,要可以公平的看待所有,獸人有好有壞,半獸人自然也是。不過,我是幾個崽崽的死忠粉,你們誇她們,我好高興!*開心*轉圈/

/蹲一個比賽結果,感覺他們比另外幾組好玩多了。/

/輕鬆一句話,給自家姐姐增加無數壓力和話題,這孩子有前途。/

孟夢很無奈,心裏很滄桑。

自家崽崽對她寄予厚望,別人家崽崽對她崇拜莫名。

她能怎麼辦?她也只能拼了! 想到這裏,林衛運轉精神力,在對方身上掃視了幾遍,並沒有找到第二件極品玄器,緊接着,林衛便對着對方的屁股,直接一腳踹出。

「嘭!」

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法戰的身體,呈大字狀,趴在了地上,樣子倒是跟陳塵當時的情況,如出一轍。

片刻之後,法戰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而後一下子便站了起來,顯然是他身上的麻痹感,已經基本消退了。

「你個混蛋!強盜!快把魅惑還給我。」法戰雙眼通紅的看着林衛,一臉憤怒的喊道,卻是沒有衝上擂台的意思,很顯然,他的樣子,看起來雖然一臉憤怒的樣子,但卻是沒有失去理智。

一來是因為林衛的實力,就算他上去,估計又會被踹下來,二來,他估計也上不去,還會引來上面的不滿,畢竟,之前可是有着陳塵這個前車之鑒,對方在他的一手促成下,成為了被整個蒼瀾大陸所知曉的笑柄。

「為什麼還給你?這可是我的戰利品。」聽到法戰的質問,林衛卻是已經把手上的發冠給收了起來,而後雙手攤開,一本正經的說道。

「戰……戰利品?」聽到林衛如此正義凜然的話,法戰神色一愣,而後臉上露出勃然大怒之色,怒聲喊道:「這是比賽,又不是真正的戰鬥,那來的戰利品?你分明就是覬覦我的戰器,故意搶奪,你好歹也是一位聖階級別的強者,怎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不怕被人恥笑。」

「嗯!言語很犀利,但實力不夠看,說再多也沒用。」林衛點點頭,淡然一笑,而後沒有再理會法戰的意思,轉而把目光投向台下的其他人,淡淡的說道:「還有誰要上來一戰?」

「……」

雖然聽到林衛的話,讓周圍的人,心中十分不爽,但再跟林衛的目光對上之後,卻是紛紛低下了頭,沒有一人敢應戰。

「沒有人嗎?」等待了片刻,見到沒有人上台,林衛轉身看向評判席的方向,大聲說道:「各位前輩,這樣算不算我獲勝了?」

「嗯!按照規定,半個小時之內,如果沒有人挑戰你,那你便直接晉級下一輪。」龍崎點點頭,笑着說道。

「好的!我明白了。」林衛點點頭,而後卻是直接在擂台上,盤膝坐了下來,彷彿已經認定,已經無人敢上去挑戰他了。

至於那法戰,則是灰溜溜的離開了,林衛不搭理他,他又不能重新上到擂台去,也不敢再上去,總不能繼續開口大罵吧?那跟市井的潑婦,也沒啥區別了,更何況,看林衛之前的樣子,顯然也是臉皮夠厚的人,根本不怕被他罵。

去找上面的那些長老,顯然是不現實的,他們是不可能,為了一件看似有些雞肋的極品玄器,去跟林衛對上,畢竟,林衛所擁有的力量,並不比那些長老差,後台也很硬。

所以,法戰選擇去求助宗瑞,卻是直接被對方,絲毫不留情面拒絕,反而被奚落了幾句,只得一臉憋屈的離去。

接下來,他又去找了另一位黑暗神殿的聖子,也就是那位在萬獸秘境,一事無成,反倒是丟失了黑龍的郭立,對方雖然沒有像宗瑞那樣的態度,但也是拒絕了他的請求,直言不諱的告訴他,自己不是林衛的對手。

自己這邊,戰力最強的兩人,都不願意替他出頭,法戰這才死了這條心,準備重新挑戰別人,他雖然失去了一件強大的底牌,但他的修為,在剩下的人裏面,也算是站在上層的,獲得進入下一輪的名額,還是有一定的機會的。

再反觀擂台這邊,林衛自然是無人敢挑戰的,而另一邊的蘇婉,再經歷了幾場戰鬥之後,最高的戰績,是擊敗了一個皇級五星的人,而後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同樣是無人敢繼續挑戰。

一部分的原因,自然是蘇婉自身的實力,在林衛給與的戰器幫助下,戰力是直線上升,擊敗那個擁有皇級五星修為之人,也沒有廢太大的勁,最主要的原因,自然還是因為林衛。

法戰的下場,眾人有目共睹,十分的凄慘,就連唯一的一件,珍貴無比的極品玄器,都被林衛搶了,而在眾人的意識里,林衛這是在為之前的時候,法戰對陳塵所做的事,報仇雪恨呢!

要不然,這裏有這麼多擂台,林衛為何會偏偏挑中法戰的擂台,所以,眾人一個個的,都怕被報復,所以,根本沒有人去挑戰蘇婉。

哪怕是法戰,雖然十分憎恨林衛,但也不敢繼續挑釁林衛,生怕在獲勝之後,在第三輪晉級賽的時候,萬一再次碰到林衛,那他的下場,都不用估計了,肯定會比之前還慘。

相比於林衛,蘇婉對於眾人看向她的目光,卻是十分的尷尬,她自然明白,眾人是把她當成了林衛的女人,對此,她雖然並不反感,卻也是感覺十分的不自然,但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便只能紅著臉,一臉糾結的樣子,這或許就是痛苦而又快樂吧!

守擂戰的時間,花費的比淘汰賽要長,直到夜幕降臨,一共有四十個人,獲得了進入下一輪,晉級賽的資格,比預期的要少許多,畢竟,所有人雖然擁有無限挑戰的機會,但卻是只有兩次守擂的機會。

…………

「這兩件戰器,相互之間,果然是有聯繫的。」林衛看着手中的發冠,而後又取下那枚妖魅耳釘,兩相對比之下,頓時發現了許多相同之處,不由得一臉欣喜的想到。

於是,林衛便開始煉化發冠,只有這樣,他才能驗證自己的猜測,是否是正確的。

精神力從眉心湧出,中間還夾雜着一絲靈魂之力,而後便直接湧入發冠之中,卻是感覺到了一些阻礙,對此,林衛卻沒有感到一絲意外。

這件發冠,經過法戰的溫養,已然是跟對方十分的契合,而他則是強力搶奪而來,屬於法戰的氣息,依舊殘留在上面,煉化起來,比之那些從屍體上剝離的戰器,更加的麻煩,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溫養消除隔閡。

不過好在,林衛並不着急使用這件極品玄器,有着足夠多的時間,去慢慢溫養。

十分鐘之後,這件名為魅惑的極品玄器,被林衛煉化,留下了屬於他的靈魂烙印。

一股信息湧入林衛的腦海之中,正是對於這件極品玄器的介紹。

這頂魅惑發冠,乃是天狐套裝之中的一個部件,其中便包括了林衛原先的那枚妖魅耳釘,只不過,這耳釘原本應該是一對兩枚,這樣說來,他的這件極品玄器,本身還是殘缺的。

「怪不得總感覺這妖魅怪怪的,之前給我的信息也不全,原來是還少一枚。」林衛心中恍然大悟的想到。

天狐套裝,一共有九件,分別是一對戒指、一對手鐲、一對耳釘、一條項鏈、一頂發冠,還有一副面具。

九件套裝部件,全部都是極品玄器級別,每一件都能單獨使用,但疊加的效果,卻是更加強大。

而這天狐套裝,其實並不是人類所鍛造的,而是來自獸人帝國的天狐一族,是天狐一族的傳承至寶,集齊一整套,威力便相當於一件極品聖器,並且,這天狐套裝,應該是屬於女人用的戰器。

而林衛現在擁有兩件,組合之後,契機相連,便相當於一件下品聖器,如此強大的威力,林衛哪裏還會去管,這是不是女人用的,二話不說,耳釘跟發冠,全部都進入了氣海之中,被林衛的元力溫養起來。

他之所以把妖魅耳釘,隨同魅惑發冠,一同收入體內,自然是想要藉助妖魅耳釘,加快對魅惑發冠的溫養,畢竟,兩件戰器,是同源而出,相互之間,有着無法分割的聯繫。

意外收穫一件聖器,林衛自然是十分的興奮,而且,在不久之後,他還將擁有另一件聖器,雖然都是下品聖器,但對於這個連極品玄器都非常匱乏的世界,能擁有下品聖器,而且還是兩件,林衛已經感到十分的滿足了。

畢竟,想雷暴跟上官浩陽他們,用的也都是極品玄器,據說只有龍曦晨,擁有一件下品聖器,具體是什麼聖器,林衛卻是不知道。

魅惑發冠的能力,跟妖魅耳釘一樣,都是精神力增幅,就連所擁有的三個附加技能,也是一模一樣,這一點,在之前法戰對陳塵施展的時候,林衛便已經有所察覺了,不過他當時,只是感覺到,有些熟悉而已。

雖然不知道,兩枚完整的妖魅耳釘,能夠增幅多少精神力,但一枚妖魅耳釘,卻是只能提升林衛一層的精神力。

而單獨的魅惑發冠,同樣也是一層左右,不過林衛很期待,等這頂發冠,被他完全煉化之後,跟那枚妖魅耳釘組合,將會提升多少效果,畢竟是達到了聖器級別,總不能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吧!。 這短短一個星期,對秦舒來說,卻彷彿經歷了幾世輪迴。

死亡、復活、再死亡……再復活。

到最後,她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死是活。

燕景所謂的「大禮」,就是用各種殘忍的方式,將她一遍遍的虐殺。

拇指粗細的麻繩捆住她的脖子,一點點收緊,任由她張大嘴巴徒勞掙扎,卻呼吸不到一絲空氣。

紙用水打濕,蓋在她的臉上,封住她的五官,然後隔着紙灌水,水順着她的口鼻嗆進肺里,卻咳不出來,慢慢感受肺部炸裂的痛苦。

或是直接將她丟進灌滿的水箱裏,蓋上蓋子。

再不然,就是喂她毒藥,燒心灼肺的毒,疼得她四肢百骸都忍不住痙攣,每根頭髮絲都在顫抖,最後活活疼死。

經歷著這煉獄一般的生活,秦舒已經忘記了身體的疼痛,真正飽受摧殘的是她的精神。

每一次復活,睜開眸子的時候,她寧願自己已經死了。

死亡,意味着在黑暗中沉眠,不會被打擾,也沒有折磨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