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樓,向著門外看去,只見二狗子正從在車裡拽出了兩個年輕人,我看著二人的模樣,這倆人正是我在樓梯口看到的人。

。我上了樓,向著門外看去,只見二狗子正從在車裡拽出了兩個年輕人,我看著二人的模樣,這倆人正是我在樓梯口看到的人。

陪伴亦是友 我也並沒有什麼感想,就這麼徑直坐在了客廳中的沙發上,點燃了一根煙。

由於這幾天天氣也合適,所以入戶門大部分時候都是直接敞開著的。

……

《陰屍帝命》221章暴躁二狗(一更)感謝我好餓餓啊兄弟的打賞 「主子,你先走!屬下和狐狸斷後!」

嚴鶴一刀抹了兩個刺客的脖子,沉聲道。

狐狸退到樹后,一拍馬屁股,馬兒跑出來。

「主子先走!」

秦北舟揚手,袖箭猛地朝狐狸射了一箭

狐狸心一緊,身後一個刺客轟然倒地。

「多謝主子!」

秦北舟袖箭一掃,射倒了一圈黑衣人。

狐狸和嚴鶴讓主子先走,他們斷後。

可黑衣人早有準備,暗處有人放出一支冷箭,直接射死了馬兒。

沒了馬兒,秦北舟想走也走不了。

主僕三人背靠着背,周圍被黑衣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太子這回是下了血本了!

錦州刺史大人聽聞太子殿下來了,那還不是連爬帶滾的跑來見太子。

「下官錦州刺史,拜見太子殿下。」

年過十五的刺史大人隨孫盟匆匆趕來,急出一腦門兒的汗。

「免禮。」慕子銘威嚴道。

「謝太子殿下。」刺史大人擦了擦腦門兒上的虛汗:「不知殿下駕臨,下官有失遠迎,還望太子殿下恕罪…..」

「李刺史不必多禮,本殿是來接定北王的,聽聞王爺在你府上接風洗塵?」

慕子銘似笑非笑道。

這話卻聽的李刺史剛擦的汗又冒了出來:「回稟殿下,王爺未曾去過下官府上…..」

李刺史不知道太子和定北王之間的彎彎繞繞,只知道王爺和太子他都得罪不起。

「哦?定北王不在刺史府?」慕子銘哼笑,語氣冷厲:「這麼說定北王不在軍中了?」

「陸文璟,你欺上瞞下,該當何罪?!」太子殿下一拍桌,冷聲質問。

這就開始發飆了。

陸文璟雖擔心秦北舟,卻不會被他太子嚇唬兩句就怕了。

他不緊不慢的勾唇道:「殿下急什麼?方才清含也只是說王爺有可能去了刺史府,沒說王爺一定在刺史府,王爺出去巡查,指不定一會兒就回來了,王爺事事親力親為,怎麼太子殿下要怪罪王爺嗎?」

這話,也是相當猖狂。

秦北舟征戰沙場,平定漠北邊疆,功高蓋主。

若只是因為不知太子前來而出外巡查,便被太子怪罪,落人口實遭人詬病的只會是他這個太子。

慕子銘縱有一肚子的火氣也發作不得。

軍帳內這濃濃的火藥味兒,是個人都聞的出來,刺史大人默默地閉緊嘴巴不敢吭聲。

本來還想表現一番,為太子接風洗塵,但現下看來,太子殿下十有八九是沖着定北王來的。

距離錦州五十里…..

「主子,太子這次,怕是連家底兒都掏空了吧?」

刺客一批接着一批的埋伏。

一路殺到這兒,後邊兒還追着一堆尾巴。

「太子的家底兒怎麼着都不止這麼點兒吧?」狐狸鄙夷的輕哼。

「閉嘴。」

主僕三人殺光了刺客,打劫了刺客的馬。

前方有兩條岔路,嚴鶴道:「主子,我和狐狸走另外一條路,引開追兵,主子走…..」

「小心!」

秦北舟目光一冷,迅速從馬背上飛身而起,嚴鶴和狐狸反應慢了半拍,身下的馬兒便被弓弩射到在地。

兩人在地上滾了一圈,立馬翻起來拔劍。

秦北舟用他的袖箭,在半空中嗖嗖幾箭,藏在樹上的黑衣人摔了下去。

下一秒,秦北舟他們又被包圍了。

狐狸不耐煩的說:「這時候如果溫九傾在就好了,炸的他們灰飛煙滅!」

嚴鶴:「…..」

秦北舟默然不語,冷冽的眉眼間卻因聽到溫九傾三個字而微微動容。

他走了…..她會生氣?還是無動於衷?

每隔五十里埋伏一批殺手,狗太子是豢養了多少死士?

再厲害的人,也經不住車輪戰的消耗啊,他們又不是充氣娃娃,消耗的內力和體力哪有那麼快補充回來?

何況還連夜趕路到現在…..

這他娘的就是牛也撐不住啊!

一批黑衣人提到圍了過來。

狐狸嘆氣:「我覺得我要折在這兒了。」

「呸!閉上你的狐狸嘴!主子在這兒,折什麼折!」

嚴鶴提劍哼氣。

「能和主子折在一起,是屬下的榮幸。」狐狸嘴一向比嚴鶴嘴欠!

秦北舟一身的肅殺之氣,幽深的眼眸冷的像利劍,寒光凜冽,嗓音低沉:「今兒你折在這兒,本王封你做忠義戶。」

狐狸:「…..主子,沒折也封嗎?」

開玩笑,當然是做活着的忠義戶好了!

死了就算拿金山銀山給他陪葬,那也是無趣的。

「封。」

秦北舟一個字,頓時叫狐狸幹勁滿滿。

提劍就沖了出去。

果然,人要有目標,才有動力。

結果乾勁兒沒維持兩秒,就泄了…..

大批人馬的聲音傳來,聽聲音,是騎兵。

身穿盔甲的鐵騎每人手握弓箭,迎面對準秦北舟他們…..

「放箭!」

帶領鐵騎的統領冷聲下令。

弓箭像雨一樣射向秦北舟他們….. 我立刻明白過來,他就是剛才張文耀提及的李昌林,漢正國際副總裁。

林佳怡眉頭一皺,問道:「李總,這位是誰?」

「林總,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國內有名的玄學大師,唐光遠唐大師,是我專門請來,解決這次這件事的。」

「可是……」

林佳怡正要說什麼,我搶先說道:「沒事,林小姐,我畢竟初來乍到,無論什麼事,有人商量著辦也好。」

聽我這麼說,林佳怡點了點頭:「既然是李總請來的,歡迎。我們正好在開會,就請三位入座吧。」

李昌林迎著唐光遠朝著主席位旁邊的空位走去,林佳怡卻將二人攔住,

「唐大師,您的位置不在這兒。您坐那兒吧。」

林佳怡將手指向會議室盡頭,那兒還有幾個空位。

唐光遠臉色微微一沉,李昌林的臉也立刻垮了下來,因為那幾個位置,又稱末座,一般只有身份最低的人才坐那兒。

但現在,整個會議室除了主席位旁邊這個空位之外,也就剩那幾個空位了。

李昌林說道:「林總,唐大師畢竟是國內的玄學泰斗,而且是我專門請來的貴賓,要不……」

沒等他把話說完,林佳怡打斷道:「但李總你事先沒跟我說這事,這個位置,是我為唐川特意準備的,他是我正式聘請的風水顧問。」

李昌林轉頭看我一眼,眼中滿是看不起的神色,不過我已經習慣了這種眼神。

「林總您看,論年紀,唐大師要大得多,也應該……」

「我們漢正國際什麼時候按年紀排資論輩了?要是論年紀,該坐那後面的是我,李總您是這個意思嗎?」

李昌林被懟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我算是聽出來了,林佳怡與李昌林不和,像漢正國際這樣的大公司,難免出現這種情況,不過這與我無關。

李昌林終究擰不過林佳怡,只得對唐光遠說道:「唐大師,是我疏忽了,要不您就在那兒先坐著,聽一下情況,晚上我請您吃飯,再當面賠罪。」

唐光遠臉色鐵青,但也沒辦法,只得領著孟傑朝那幾個空位走去。

林佳怡沖我微微一笑,道:「唐川,你過來坐吧。」

「林小姐,我坐那兒不合適吧?」

「怎麼不合適,你可是我專門聘請的風水顧問,今天請你來,一是介紹你跟大家認識認識,二是公司遇到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想請你幫忙處理。」

林佳怡說到這,對眾人大聲說道:「現在我向大家隆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我們漢正國際深圳分公司新聘的風水顧問,唐川唐老師。」

林佳怡話音剛落,張文耀帶頭鼓掌,會議室內響起了一片掌聲,但李昌林與坐在他那一側的一幫人幾乎都沒怎麼鼓掌,頂多就是象徵性的拍了幾下,而且他們看我的眼神,充滿了質疑的神色。

沒辦法,年齡擺在這兒,我畢竟才十八歲,估計沒幾個人相信我居然懂風水玄術。更何況,這家公司顯然分成了兩派,林佳怡一派,李昌林一派。雙方涇渭分明,我既然是林佳怡聘請的,自然而然也就被劃歸到了林佳怡一派。

林佳怡向眾人介紹完我,轉頭對一名戴眼鏡的男子說道:「老陳,你現在介紹一下項目的具體情況吧。」

「是,林總。」

老陳打開PPT,向大家介紹起來。

他介紹的,是漢正國際在鵬城與惠城之間開發的一個房地產項目,該房地產項目剛剛動工沒多久,尚在平整地皮階段,然後就在前幾天,發生了狀況。

平整地皮的工人從土地翻出了許多朽木,這些朽木上生有大量白色的「木耳」,形狀與經常食用的黑木耳相似,但呈白色,聞著有一股獨特的香氣。

一開始沒人敢吃,也不知有誰說,這是白木耳,是木耳中的珍品,價格比黑木耳貴十倍,工人們搶著將這些白木耳摘了回去,當成了美味佳肴,據說味道很是不錯。

然而就在第二天,只要是食用過白木耳的工人,身體全都出現了狀況,渾身上下生滿了密密麻麻的紅疹子,而且一個個渾身乏力,甚至神志有些不清。

項目管理處的人將工人們緊急送醫,又是洗胃,又是注射藥物,但並沒什麼作用,所有工人的癥狀並不見減輕,而且奇怪的是,經過驗血,大家身體各項指標明明都是正常。

因此有人懷疑,他們其實是中邪了,因為據說那塊地,原本是塊邪地,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曾經作為刑場,經常有人在那一帶碰到無法用科學解釋的邪乎事。

待老陳講述完,林佳怡沖我問道:「唐川,你有什麼看法?」

我轉頭看向唐光遠,

「不如還是請唐老先說說吧。」

唐光遠並未回答,而是對一旁的孟傑說道:「孟傑,你來跟大家解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孟傑點了點頭,抬起頭來說道:「是白無常。」

一聽白無常,會議室內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大家竊竊私語,小聲議論起來。

「白無常乃是邪物,不得貿然服用,那些工人將白無常當做白木耳誤服,導致邪氣侵體,難免受盡折磨。」

孟傑說得頭頭是道,林佳怡壓低聲音沖我問道:「他說的對嗎?」

我點了點頭:「基本沒錯。」

李昌林聽見了我說的話,立刻問道:「聽唐老師你的意思,是有什麼不同看法?」